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论文 > 宪法论文 >
人权理论研究的开拓者(3)
www.110.com 2010-07-24 11:27

  (五)普遍人权与特殊人权

  普遍人权观念产生于人们对法西斯残暴践踏人权的反思,成型于战后人权立法的过程,确立于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之中。之后,普遍人权在一定意义上演变为西方霸权主义有机组成内容和有力工具,发展中国家为应对西方国家的人权攻势,便提出了特殊人权的理论。吕世伦教授认为,普遍人权指人权和基本自由是一种应当被普遍遵守和遵行的价值,这种价值的存在和实现对于任何国家和民族的任何人是没有区别的。普遍人权包含三方面的内涵:一是主体的普遍;二是 “权”的普遍,即存在一些共同的人权标准;三是人权的普遍保护。特殊人权指人权与特定的文化传统、政治经济制度相关联的价值标准,不同国家有不同的价值标准,人权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离不开特定社会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各国依据不同国情来决定本国的人权发展模式和人权保护模式。在二者的关系问题上,他认为,既要对西方发达国家用普遍人权来干涉别国内政,谋取国家利益,又要反对发展中国家为对抗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权干涉而过分强调人权的特殊性,不能歪曲人权的本质及其内涵。人权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是可以交流的,一方面,建立在人的类本质基础上和人的道德感及尊重个人尊严基础上的普遍人权必须得到尊重,另一方面,也要尊重和允许特定人权的形式和解释中的有限文化差异,人权是相对普遍的。普遍人权和特殊人权都尊重人的基本道德尊严,二者在终极的人权道德原则上是一致的和相通的,特殊人权是实现普遍人权的途径和手段,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普遍人权。

  (六)自由权与生存权、发展权

  “三代人权理论”是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律顾问卡雷尔。瓦萨克首先提出来的,该理论将人权的发展史划分为三个阶段:自由权本位、生存权本位和发展权本位。“三代人权” 被规定为基本普遍的人权后,关于它们之间的关系众说纷纭。西方国家认为人权只包括自由权而不包括生存权和发展权,而发展中国家则主张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人权。吕世伦教授认为,西方国家的人权观过于狭隘,而发展中国家的人权观则易导致其走向另一个极端,即为了生存权和发展权而牺牲自由权。人权是不可分割且相互依存的,片面强调经济性权利与自由权都是不适宜的。人权首先是人格及人的尊严和自由。这是因为“自由不仅包括我靠什么生存,而且也包括我怎样生存,不仅包括我实现着自由,而且也包括我在自由地实现自由。”「7」自由权是人所固有的人权,是生存权的前提,生存权是自由权的物质保障。人权的来源是人的道德性,人们并不是为了生活而“需要”人权,而是为了一种有尊严的生活而“需要”人权。主张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人权的观点有可能在经济性人权与自由性人权发生矛盾时,牺牲自由权来优先发展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不是真正的人权,经济性人权虽是自由人权的条件,但并非核心性的人权。在生存权、发展权和自由权三者中,自由权是处于核心地位的,是目的性人权,它们在目的性与手段性的逻辑关系中互相促进,最终实现普遍人权,实现人的本质向人的全面复归,由“必然王国” 进入“自由王国”。

  (七)个人人权与集体人权

  人权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就是人权主体的扩展过程,集体人权的提出是二战的产物。民族自决权是最早被承认的集体人权,集体人权还包括发展权、环境权、和平与安全权和人道主义援助权等。集体人权的主体有人民、种族、民族、国家及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等社会群体。集体人权已得到相当多学者的赞同,但也有持反对意见的,他们认为承认集体人权的主体会导致过分强调社会责任,有出现利用集体人权来压迫、剥夺个体人权的危险,人权主体的泛化有悖于人权的真谛,使集体人权利取得人权资格是危险的。吕世伦教授则承认集体人权,他说,社会是由个人和群体按一定方式构成的有机整体,人不是孤立地存在而是社会的存在,只有在集体中,个人及其自由才能得到全面发展,在“自由人的联合体”到来之前,个人对一定的集体尚有依赖关系,集体人权是实现个体人权的手段、条件和保障。吕世伦教授虽然承认集体人权的存在的必要性,但他并不赞同“集体人权高于个体人权”观点。他认为,个人人权是集体人权的前提和基础,人类的历史始终是个体发展的历史,个人人权才是本源性和目的性的人权,集体人权则是拟制的、派生的人权,它始终服务于个人人权,是非目的性的。集体人权只有表现个人人权的本质并能促进人权的平等实现时,才具有合理性,集体才可以被认为是人权主体,如果一项集体“人权”与个人人权全然是矛盾和对立的,它就丧失了合理性,不能被视为“人权”。集体人权与个人人权不存在量上的区别,它们只是整体与个体在权利性质上有所区别,在二者之间不能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能为满足集体人权而轻易牺牲个人人权。吕世伦教授认为,集体人权高于个人人权中的集体的主体核心是指国家,具有明显的“国家至上”的国家主义倾向,是一种重集体轻个体的国家主义体现。国家自由并非无产阶级的最终追求,无产阶级最终争取的是社会的自由和个人的自由,只有当作为社会异化的国家和作为个人异化的各种集体都消灭了,普遍人权才能真正实现。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6 - 2010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 京icp备06054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