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论文 > 宪法论文 >
如何修宪:海耶克与布坎南的争议(6)
www.110.com 2010-07-24 11:27

  於此,我们看到社会契约论者视「修宪与否」为先於「如何修宪」的一项个人行为的选择,但不一致地,却在未探讨「立宪与否」之前就提出「如何立宪」的原则,这不仅是洛克、卢骚、布坎南等人如此,连罗斯( J.Rawls)与诺力克(R.Nozick)的理论亦然。这是令人遗憾的。探讨立宪之前,是应先探讨立宪与否的选择。我之所以坚持此点,不仅著眼於理论的一致性,更在於对它的考虑,将使双方的议价不会漫无边际,而是已有了较明确的范围。若证之当前政情,如果国民党党团不愿与民进党党团协商,如何立宪?一但双方承诺坐下来协商,可预测,双方至少都已掌握对方可能接受的底线。

  若不欲放弃以如何立宪为选择起点,又要求立宪与修宪理论基础能一致,社会契约论者似乎唯有放弃新一代的行为选择假设。其作法相当精致,是以前述的「囚犯的困境」或「免费搭车者问题」为基础。他们认为:对新一代言,社会契约不是他们签定的,修修改改只能作皮毛的变动,变不了大局。若因抗争的预期净益不大而决定默认它,等於是接受「一双死人的手」的摆布。

  再者,杜拉克(G.Tullock)告诉我们,抗争过程仍是有免费搭车者问题存在,以致个人会低估抗争成功的概率,亦即低估了抗争的预期净益。於是社会便陷在「全面的困局」却无人起来抗争或改革的困境中。换言之,社会契约论者认为:放任人们的主动觉醒去抗争,是无法实现宪改的。因此,社会契约论者便认为他们应负起此重责大任。要推动运动,便先有预拟的社会目标。於是,理念与此预拟目标较接近者便会成为领导份子,而一些理念与此预拟目标虽非相近,但因见到共同目标而提升主观的抗争成功概率者,逐加入为跟随者。随著抗争的扩大,只要预拟的社会目标确定,便会有愈多在理念上与此预拟目标愈远的人加入。如果抗争幸而成功,无质疑地,这份由菁英份子所预拟的社会目标,即成为宪法的修正方向。对那些追随者言,他们的理念是否在修宪时受到尊重?他们的知识是否在修宪时得到发挥?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们的理念与知识只被误导於提升主观的抗争成功概率,而非用於修宪。换言之,他们被允许有参加抗争的选择行为,却被剥夺参与修宪的选择行为。修宪只是菁英份子的工作。

  布坎南则更进一步认为:本质上,长成的制度只是稍高於能令一种族存续下去之最低要求的制度,而非可能的最佳制度。布坎南是对的,而且海耶克也知道:「我们至少可以这样说,长成的演进是进步的必要条件,如果不是充分条件」(V3.p168)。这世界有多少是人类能确实掌握的知识?菁英份子的修宪方向,是能改变现有的困境,但更可能把我们引导到另一种人类未知的困境。这概率甚大,因它并未充份利用各个人的知识。即使是演进过程,它虽能利用到各个人的知识,也仍只是进步的必要条件。其它如多数决民主或菁英政治,只能利用到部份人的知识,又岂能成为进步的充分条件?对於多数决民主,海耶克仍有如下的担心:

  多数的决定仅示知吾人:大众在作决定之顷刻有何意欲;并未示知吾人:如大众获得更佳的情报或具更广泛深远的知识,其意欲将如何?如人民不能经由说服或认识之进步,而变革其意见,则多数决之制将无价值可言。(自由的宪章,p.109)……多数一时的决定较之风俗制度之自由生长有根本不同之点者,以其具有压力,包办及排他的特性。此特性适足以摧毁自由社会内所赖以纠正自己的诸多势力。(自由的宪章,p.111)

  其他的制度,则更令人忧虑。

  黄春兴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6 - 2010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 京icp备06054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