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损害赔偿 > 合同赔偿 > 运输合同纠纷 >
乔金凤诉陈泽男等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案
www.110.com 2010-07-10 13:30

四平市梨树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1999)梨民初字第18号

原告 乔金凤,1953年×月×日出生,汉族,辽宁省西丰县人,现住×××,农民。

委托代理人 张文山,1976年×月×日出生,汉族,梨树县人,现住×××。

委托代理人 武善松,吉林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 陈泽男,1980年×月×日出生,汉族,个体司机,现住×××。

委托代理人 刘争戈,吉林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 陈繁生,1954年×月×日出生,汉族,山东省人,现住×××,工人(系陈泽男之父)。

被告 张彦林,1959年×月×日出生,汉族,梨树县人,现住×××,无职业。

委托代理人 李雪涛,吉林奇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 张彦伟,1970年×月×日出生,汉族,梨树县人,现住×××,无职业。

原告乔金凤与被告陈泽男、陈繁生、张彦林、张彦伟赔偿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文山、武善松,被告陈泽男、委托代理人刘争戈,被告张彦林、委托代理人李雪涛、被告张彦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繁生经传票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乔金凤诉称,1999年3月13日上午10时,乘坐被告张彦林驾驶的客车从三家子去石岭镇,行至耿老大岭时,由于客车未安装防滑链,超载车轮打滑,不能继续上坡行驶,草率地中途停车,在没有观望道上行车的情况下,便打开车门要乘客下车减载,我被迫下车,不料被对面开来的货车撞伤,货车司机是陈泽男。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汽车旅客运输规则》第七条“旅客运输过程中发生下列情况,均由运方承担责任:(1)因客车技术状况或装备的问题,造成旅客人身伤害及行包损坏,灭失的。(2)因驾驶员违章行驶或操作造成人身伤害及行包损坏、灭失的。……(6)由于运方原因发生的其他问题。”根据以上规章规定,我买票乘车,被告运方张彦林具有法定的保证乘客安全的义务。其不按规范要求安装防滑装备,超载以及途中停车且逼迫我下车是造成我人身损害的主要原因。被告张彦林对于我的人身损害有过错,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应赔偿我医药费等各项费用75109.01元,陈泽男负连带责任。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陈泽男辩称,被告张彦林的违章行为是造成原告乔金凤受伤的主要原因,应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就该点我同意原告的诉讼主张,在本起事故中,原告自身也有一定的过错,依法也应承担相应的次要责任,我在本起事故中也应承担相应的次要责任,但原告要求我负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我对原告提出的医疗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护理费、鉴定费等项费用没异议,但其提出的伤残补助费、误工费、交通费、二次手术费数额过高,不符合法律规定。我已实际支付给原告8400元,依法应从我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中扣除。

被告陈繁生未到庭亦未进行答辩。

被告张彦林辩称,我与原告的伤害后果之间不存在法定的因果关系,不存在任何过错,故依法不应当成为本案的被告,更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原告为了让我承担赔偿责任,将一个非常规范的交通肇事案件,硬性改变定性为运输合同纠纷,毫无根据地随意编造谎言,不顾客观事实,是经不起推敲,是站不脚的。原告在诉讼中把陈泽男列为共同被告这无疑是对的,但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则毫无法律根据,综上我在本案中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

被告张彦伟辩称,原告所写的诉状前后矛盾,我的车是从孟家岭到石岭子而不是从三家子到石岭子,我们没有要求乘客下车,而是原告自己下车了望不慎而被撞的。

在开庭审理时,原被告为证实各自的主张或辩解,分别宣读了有关书证,双方对原告乔金凤的伤是被被告陈泽男的车撞后所致,对这一事实和被告陈泽男给付原告乔金凤药费8400元及原告乔金凤的伤是构成八级伤残没有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二被告对四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责任认定有异议。双方诉讼争议的焦点主要为:1.该起事故是属于道路交通事故赔偿还是属于旅客运输合同纠纷?2.被告陈泽男、张彦林在本起事故中各应承担多大责任?是否应负连带责任?3.原告乔金凤是否有责任?现根据双方的请求和确认的案件事实,针对双方争议的焦点,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本案是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而不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6 - 2010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 京icp备06054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