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入收藏
全国站 [进入分站]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律师热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法律文书
   您的位置首页 >> 判裁案例 >> 案例正文

秦会芳与邱正顺、姜兰香遗产继承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法官:   文号: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原告):秦会芳,女,1972年10月10日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正顺,男,1937年11月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姜兰香,女,1940年7月生。

上诉人秦会芳因与被上诉人邱正顺、姜兰香遗产继承纠纷一案,不服漯河市郾城区人民法院(2009)郾民初字第11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9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秦会芳及其委托代理人薛丽涛,被上诉人邱正顺、姜兰香的委托代理人邱爱琴、赵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秦会芳系二被告邱正顺、姜兰香的儿媳,1996年4月29日原告秦会芳与二被告邱正顺、姜兰香的儿子邱加宝登记结婚,婚后无生育子女。2001年邱加宝辞去漯河电力器材厂的工作自谋职业,共发放安置费、企业年金、住房公积金、医疗费计48000余元,2002年邱加宝接手41110072号福利彩票站,地址在黄河路西华路口南,负责人为邱加宝,向漯河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交机器押金20000元(该押金条现二被告存放),由邱加宝和原告秦会芳共同经营,2004年购买位于在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购买价40000元,房屋所有权人登记为邱加宝,该房屋建筑面积为69.78平方米,由邱加宝和原告秦会芳共同居住。2007年11月邱加宝患病,先后入住漯河市中心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漯河市郾城沙北医院治疗,在漯河市中心医院花费1836.91元;在河南省肿瘤医院住院四次花费42243.23元;在漯河市郾城沙北医院住院四次花费20435.5元,以上费用合计为64515.64元。邱加宝于2008年10月底病故。原审庭审中原告提供户名为邱加宝的漯河市源汇区沙北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活期存折一本,用来证明邱加宝和原告经营彩票站时有收入,并且收入不错,不可能借大额的钱去看病。被告方质证称:该存折不能证明邱加宝患病需要治疗时存折上有几十万元,邱加宝是2007年11月份被发现患病,该存折显示2007年11月5日折上只有20000元现金,该款对于治疗邱加宝的病来说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该折子到2008年3月2日仅下余93.27元。该20000元即使全部用来治病也只是个零头,不能否认被告负债为邱加宝看病的事实。原告同时提供录音证据一份,用来证明被继承人生前和原告共同拖欠原告母亲钱款10000元。被告方质证称:证据形式不合法,证据取得人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从内容上来说,被告姜兰香承认借了原告母亲10000元钱是在调解的情况下愿意偿还,但也不能否认被告方所借其它钱款的事实。原告称接手彩票站的押金20000元及购买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购买价40000元)均是原告和邱家宝二人出资,系原告及邱家宝的夫妻共同财产,被告方反驳称:彩票站押金20000元二被告出资18000元,当时邱加宝说“有钱了这18000元就还给俺”,自己孩子哩,也没有手续;购买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40000元二被告出资20000元,房屋过户费2000多元也是二被告拿的,自己孩子哩没有手续。原审庭审中,二被告提供因给儿子邱加宝治病邱正顺所借外债103000元的借条5张。原告均不予认可。另外二被告向法庭提供的医疗费单据,大部分不是正规发票,原告不认可,且被告提供的医疗费单据原系原告保存,后来不知怎么落到二被告手中。期间,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做手术的30000多元是原告和邱加宝的钱,除此之外原告还向原告母亲借款20000元,现只要求二被告偿还10000元。原审另查明:原、被告双方就遗产继承问题曾经协商无果,2008年底二被告将彩票站的投注机、灯箱及河南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授权销售协议书拿回家中,2009年10月13日二被告又将上述物品及协议书退回漯河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漯河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证明欠款金额为2902.96元。2009年8月27日漯河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部门证明:邱加宝原电力器材厂职工,参加养老保险1993年元月—2002年6月,参加人事代理后,由本人(或亲属)缴纳2002年7月—2007年6月养老金计人民币6846元,人事代理费用每年180元,五年900元。按照国家政策,死亡后退回个人帐户个人部分6231.42元。邱加宝经营彩票站的房屋系租赁她人郭××的,2009年7月8日郭××一纸诉状将秦会芳、邱正顺、姜兰香三人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清偿2009年上半年的房租费4200元及彩票站物品保管费。同年9月19日在本院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如下:原告郭××、被告秦会芳、被告邱正顺、被告姜兰香均同意将漯河市福利彩票投注站第41110072号站邱加宝遗产中的押金支付4600元给付原告郭××,后郭××申请强制执行,本院执行庭从机器押金17097.04元中划拨4650元(其中50元系执行费)支付给原告郭××,现机器押金为12447.04元。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原、被告双方均认可现有价值为60000元。原告要求要该房屋,二被告同意将该房屋给原告。上述事实,有医疗费单据、房产证、漯河市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及漯河电力器材厂出具的证明,本院(2009)郾民初字第1278号调解书以及原、被告双方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原审认为,一、邱加宝治病应当认定的医疗费以及在应当认定的医疗费中原告、二被告各支出多少。从被告方向法庭提交的医疗费单据分析:漯河市中心医院住院结算单、加盖河南省肿瘤医院财务科印章的微机清单、漯河市郾城沙北医院出具的医疗费证明系合法的医疗费手续,费用为64151.64元应予认定;加盖郑州康立制药有限公司印章的销货清单三份(金额33900元),该销货清单显示的日期虽与河南省肿瘤医院住院日期相吻合,但不能证明到该制药公司购药(人血白蛋白等)是经河南省肿瘤医院医生许可,应不予认定;相当于宣传单的名为“中西医结合系列抗癌药用法”两份(金额10631元)以及加盖漯河市郾城区百药堂大药房印章的商业发票一张(金额1862元,药品名称一栏只显示5月份药费、6月份药费,没有具体购药品名)不是正规的、合法的医疗费单据,应均不予认定,故邱加宝的医疗费支出应为64515.64元。从原告提供户名为邱加宝的漯河市源汇区沙北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活期存折、原告自称、被告方反驳分析:活期存折显示2007年10月10日存现25000元,余额25168.74元,同年11月5日取现5000元,同年11月16日分两次取现10000元、10100元,余额68.74元,2007年12月21日利息22.95元;2008年1月31日存现10000元,同年2月15日取现7000元,同年3月2日取现3000元,现余额93.27元。也就是说先后于2007年10月10日、2008年1月31日存现计35000元。另庭审中查明2001年邱加宝辞去工作自谋职业,单位共发放安置费等费用48000余元,邱加宝夫妇从2002年经营彩票站至2008年10月的事实以及原告庭审中自称“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做手术的30000多元是原告和邱加宝的钱”,上述几个方面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可以认定原告夫妻拿出30000元用来给邱加宝治病。原告还称“为给邱加宝治病原告向自己母亲借款20000元,只要求二被告偿还10000元”,被告姜兰香承认借原告母亲10000元,故应认定为给邱加宝治病原告借其母亲10000元;被告方在庭审中提供证人与借条用以证明为给邱加宝治病原告夫妻没钱,全部是二被告借钱给邱加宝治的病,二被告负债103000元,原告对此不予认可,并称“在此之前,原告从未听二被告说过二被告向两位证人借款之事”,结合本案查明事实,借款103000元本院不予认定。从以上分析认定得出结论,邱加宝医疗费支出64515.64元,其中有原告夫妻拿出的30000元,有原告借原告母亲的10000元,剩余的24515.64元(64515.64元-30000元-10000元)为二被告所支出。二、本案所诉争的遗产:1、彩票站机器押金12447.04元;2、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3、漯河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部门所要退还的邱加宝养老金6231.42元是原告夫妻及二被告的家庭共有财产或是原告夫妻共同财产或是邱加宝个人财产。彩票站机器押金及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从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分析,彩票站负责人、机器押金条以及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屋所有权人登记均为邱加宝,且原告夫妻共同经营彩票站共同居住该房屋,二被告虽反驳称“接手彩票站的机器押金其中18000元是二被告出资的,购买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屋一处其中房款20000元及过户费2000多元也是二被告出资的”,但原告不予认可,二被告又无书面证据,只是称“自己孩子哩,没有手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据此,二被告应承担对自己不利的后果,即二被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所要反驳的内容,故彩票站机器押金及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系原告夫妻共同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二)……;(三)……;(四)……;(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一)……;(二)……;(三)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养老保险金、破产安置补偿费。故依照上述规定漯河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部门所要退还的邱加宝养老金6231.42元应归夫妻共同所有。三、原告借其母亲的10000元及二被告所支出的24515.64元是否系原告夫妻共同债务。上述两笔款均包含在总支出的医疗费64515.64元中,且均用于邱加宝治病,故上述两笔款计34515.64元应为原告夫妻共同债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该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本案中夫妻共同债权为78678.46元(彩票站机器押金12447.04元、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院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价值60000元、漯河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部门所要退还的邱加宝养老金6231.42元之和),夫妻共同债务为34515.64元,根据上述《继承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继承遗产首先应当清偿债务,那么实际夫妻共同债权为44162.82元(夫妻共同债权78678.46元-夫妻共同债务34515.64元),根据上述《继承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应当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即44162.82元的一半22081.41元为原告所有,另一半即22081.41元系被继承人的遗产,在本案中原告及二被告均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应由他们三人各按三分之一的份额予以继承,即每人继承7360.47元(22081.41元×1/3),那么二被告应继承14720.94元(7360.47元×2人),因原告要求要房屋,二被告同意将房屋给原告,本院应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故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归原告秦会芳所有,又因二被告为邱加宝治病支出24515.64元,所以原告秦会芳应从所得的财产中拿出24515.64元支付给二被告用来还帐,综上二被告应得到39236.58元(14720.94元+24515.64元)。本案中现金只有18678.46元(12447.04元+6231.42元),故原告秦会芳实际应拿出20558.12元(二被告应该得到的39236.58元-现金18678.46元)支付给二被告。借其母亲的10000元由原告秦会芳偿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座落于黄河路176号院1号楼2单元402号房产一处归原告秦会芳所有。二、漯河市福利彩票站第41110072号站的机器押金12447.04元及漯河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部门所要退还的邱加宝养老金6231.42元归二被告邱正顺、姜兰香所有。三、原告秦会芳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支付二被告邱正顺、姜兰香现金20558.12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原告秦会芳承担350元,二被告邱正顺、姜兰香承担700元。

秦会芳上诉称:原审认定事实错误,主要表现在:(一)、医疗费报销费用没有计算在内,原审推定被上诉人为上诉人丈夫治病支出24515.64元是片面的、错误的。上诉人丈夫在治病期间享有医保,曾多次报销医疗费,报销的费用又继续用在治病上,对于这部分费用,原审没有将其列入遗产处理,也没有当作医疗费计算在内这是对上诉人财产权益的损害。(二)、原审判决只是将漯河市福利彩票投注站第41110072号站的机器押金等列入遗产予以分配,但是未将该投注站的经营权作出处理。请求二审查清事实,依法改判。

邱正顺、姜兰香答辩称:由于被上诉人年老多病,现正在医院住院治疗,虽然对原审判决有意见,但没有精力上诉,原审漏判了丧葬费、股金等项,不再请求,只求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秦会芳为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一份漯河市郾城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出具的证明,旨证明上诉人丈夫07、08年度在合作医疗报销17808.9元。邱正顺、姜兰香对该证据质证认为,应当提供报销的正规手续,仅有说明不能证明报销事实。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秦会芳表示福利彩票投注站的经营权已经实际丧失,不再请求。

根据双方诉辩意见,本院确定案件的争议焦点是:原审对秦会芳丈夫住院期间各方医疗费用支出的认定是否有事实依据。

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双方争议的问题即对秦会芳丈夫住院期间各方医疗费用支出的认定是否有事实依据的问题。原审根据双方提供的相关证据进行了综合分析,推断出在秦会芳丈夫医疗费用总支出64515.64元中,秦会芳夫妻共同支出为30000元,秦会芳借其母亲10000元,邱正顺、姜兰香支出为24515.64元。该分析认定使用了优势证据原则,并结合一般家庭支出习惯,较为合理公平。上诉人秦会芳认为医疗报销费用应计算在总支出之内,并向本院提交了漯河市郾城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出具的说明,但其未能提交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单据凭证,仅凭该说明不能充分证明报销的事实,本院不予采信。由于秦会芳在二审庭审期间表示福利彩票投注站的经营权已经实际丧失,不再请求,本院对此上诉请求不再处理。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对遗产的分配合情合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80元,由秦会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曹志刚

                                                  审  判  员     王宗欣

                                                  审  判  员     付春香

                                                  

                                                  

                                                 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静怡



==========================================================================================

为尽量避免给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经当事人本人申请110.com将对文章内容进行技术处理,点击查看详情
==========================================================================================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3472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