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入收藏
全国站 [进入分站]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律师热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法律文书
   您的位置首页 >> 判裁案例 >> 案例正文

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被告人齐国东徇私枉法罪一案刑事判决书

当事人:   法官:   文号:(2009)前刑初字第180号

公诉机关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齐国东,男, 1972年12月5日出生,汉族,专科文化,原系前郭县x派出所教导员。住前郭县。因涉嫌徇私枉法,于2009年4月10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徇私枉法罪,于2009年4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松原市看守所。

辩护人车宏伟、张贵福,吉林车宏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前郭县人民检察院以前检刑诉[2009]018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齐国东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于2009年6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前郭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李向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齐国东及其辩护人车宏伟、张贵福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前郭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9月25日,被告人齐国东在去珲春市抓捕涉嫌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许广彬过程中,未经领导批准,在嫌疑人答应给其10 000元钱好处费后擅自决定将嫌疑人许广彬释放。在返回松原后又以给单位解决经费为由,向被害人家属赵波索取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齐国东将其中的2 500元分给姚伟,5 000元交给单位,自己分得2 500元。被告人齐国东分别于2008年9月26日和2008年10月5日收到嫌疑人许广彬汇给其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0 000元。

公诉机关就指控的上述事实,提供了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书证及视听资料等证据,认为被告人齐国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被告人齐国东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徇私枉法,对明知有罪的人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其行为构成徇私枉法罪,依法应判处。

被告人齐国东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供认。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齐国东之行为不构成徇私枉法罪,只够成受贿一罪,受贿数额为12 500元,且已返赃,认罪态度好,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齐国东原系前郭县公安局王府派出所教导员。2008年9月10日,四平市梨树县梨树镇居民丁荣丽报案称:其与吉林市居民许广彬因租赁模板发生争执,许广彬对其殴打,为阻止其打电话,又将其手机抢走。2008年9月24日,丁荣丽丈夫赵波找到被告人齐国东称许广彬在珲春市,被告人齐国东遂带领民警姚伟乘坐赵波驾驶的轿车赶往珲春市。9月25日,找到许广彬后,在无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告人齐国东及姚伟强行将许广彬带至图们市月宫派出所接受调查,后欲将许广彬带回松原市,途中,许广彬与赵波协商给付其人民币30 000元,后被告人齐国东向许广彬索要钱款,许广彬承诺给被告人齐国东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齐国东将许广彬释放。在返回松原市途中,被告人齐国东又以给单位解决经费为由,向赵波索要钱款,赵波给付被告人齐国东人民币10 000元,被告人齐国东将其中的5 000元交到单位,将其中的2 500元分给姚伟,自己分得2 500元。9月26日、10月5日,许广彬分别将6 000元人民币和4 000元人民币汇入被告人齐国东指定的银行卡内。案发后,检察机关收缴赃款12 500元,被告人齐国东亲属将全部赃款退还给许广彬,许广彬对被告人齐国东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其责任,要求法院对被告人齐国东从轻处罚。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齐国东的供述:我是2008年9月1日到王府派出所工作的。2008年9月10日12时许,丁荣丽打电话说她被打坏了,手机被抢了,她在王府以南二三里的地方。接警后我和司机张国庆去的,我和侯德军接待的丁荣丽并取了材料,后丁荣丽就去医院了。之后到现场找目击证人也没找到。过了几天赵波将丁荣丽头部受伤的照片和诊断书送到我所,要求处理。2008年9月24日赵波和丁荣丽到派出所找我说要去珲春找许广彬,费用由他们出,然后我就请示了局里,我和姚伟还有赵波一起开车去的珲春。从接警到去珲春期间没有履行立案手续。9月25日早晨到达珲春,在一个高速公路工地的一个屋内走廊里发现一名男子,赵波说他就是许广彬,我们出示证件,向他说明来意,对他进行口头传唤,许广彬拒绝传唤,我们就对他进行强制传唤,我和姚伟往外拽他,他和我们撕扯,于是我们就给他带上手铐强行拉上车,问许广彬打丁荣丽时开车的司机在不在,他说不在。之后来到图们市月宫派出所,我给许广彬取材料,许广彬只签了第一页,害怕签完字被拘留。强制传唤没有法律手续。取完材料后许广彬说那个司机一会来,于是我们在派出所等了一会,那个司机没来,我们就往回走,在车上许广彬说他有糖尿病,如果送拘留就完了,并对赵波说:“我给你媳妇先拿点钱看病得了。”他俩在车里谈医疗费用问题,后来许广彬答应给赵波3万元,赵波同意了,许广彬让他朋友给赵波卡里打钱,后来到农村信用社确认钱已到卡里,之后签的协议。我让许广彬走了。在回来的路上,当时姚伟也在车上,我对赵波说:“能不能给派出所点?”赵波说行。到松原以后,在伊德雷斯烧烤店吃饭,烧烤没上来时赵波拿出1万元钱说:“这钱给你单位和你俩。”,我把钱接过来对姚伟说:“这钱咱俩一人2 500元,剩下的5 000元给单位。”之后我查出2 500元,当着赵波的面给的姚伟。给单位的5 000元钱交给内勤曲国义了,给曲国义大约3 000元现金,其余的是我记的流水账,是经我手换的轮胎和买秋菜等。2008年9月26日,许广彬给我打电话说给我个卡号,给你汇钱。我把我朋友任文波妻子刘艳芬的卡号和姓名告诉了许广彬,许广彬说,会计那里钱不够,给你汇去6 000,那4 000以后再给你汇。过了几天,我给许广彬打电话说不是1万么,还差4 000,许广彬又把4 000元钱汇过来了。我把这钱据为己有了。后来来了一位记者问这事,我一看许广彬告了,就把钱给丁荣丽了,想让她给担一下。这1万元是在释放许广彬前,我向他索要的,赵波那1万元,也是我要的。受案登记表和传唤证是2008年10月30日当天填写的,受案登记表是侯德军填写的,传唤证是曲陆斌写的,都是我让写的,别的领导不知道。受案登记表的“耿世英”不是他本人写的。

2、被害人许xx的陈述:2007年8月21日通过租赁模板认识的丁荣丽,一共租了三次,2008年 9月9日全部还清。丁荣丽应返给我48 925元,实际给我45 000元,因此发生纠纷。2008年 9月9日10点左右,丁荣丽坐我车去农村信用社取钱,因为有9块模板受损,她要扣钱,我说给她修理,她嫌找的修理部小不同意,又去别的修理部,这一过程中我司机急刹车右转,当时她坐在正驾驶后面,我坐副驾驶后面,我碰到她了,她碰到车窗边上了,当时车停下了,她就下车了,我也走了。我没拿她手机,也没打她。我回去以后,和丁荣丽的丈夫通过多次电话,他说花了3 000多元钱,我说花多少钱不要紧,不够的话我给你汇过去。2008年9月25日早上,我在珲春的工地办公室里,赵波开着吉JH0435宝来车带两个人进了我的办公室,那两个人我不认识,一个说是他吗?赵波说是,这两个人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上车,把我鞋扔了一只,我手也受伤了,把我拉到月宫派出所,他们没向我出示证件,也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这两个人给月宫派出所的人出示证件,取我材料,当时我戴着手铐坐在床上取的笔录,我签字时,第一页我看了都对,就签了,第二页我一看不是我说的我就拒绝签字,他们就把我手反扣了,扣到背后,一个人打了我一嘴巴,还在后边拽手铐,手都坏了。(后来知道打我嘴巴的是齐国东,给我一枪把的是姓姚的,在背后拽手铐的也是姓姚的。)当时我的电话被民警拿去了,来电话也不让接。在月宫派出所时,我求警察让打一个电话,我给工地材料员打电话,让他们来月宫派出所。打完电话,那两个警察感觉有点不对,就要带我走,带上车后走了10多米,在一个拐弯处逼着我签字,他们说你要签字我保证不处理你,我没签。后又开车到了延吉,我让他们给我买双鞋,赵波和齐国东下车去买鞋去了,期间姓姚的跟我说他要一万,你给两万就行了,让他乐呵的。之后去饭店吃饭,把手铐打开了,我让他们出示工作证,这时齐国东把工作证给我看了,我问另外一个,他说姓姚。吃完饭上车后,姓姚的问齐国东手铐还戴不戴,齐国东说他态度不好,给他铐上,这次是正着铐的。在延吉市的一个地方,他们停下车,赵波给丁荣丽打电话,丁荣丽说要15万,后说要10万。15万我不同意,说10万我也没同意,后来丁荣丽给齐国东打电话说8万行不行,齐国东问我,我说不行。之后就往安图走,因为我有糖尿病,这时我身体难受,他们说找医院要打胰岛素,我说这病只能打一种胰岛素。赵波知道糖尿病的情况就给我买了无糖饼干,又商量赔钱的事,说要6万,我不同意。他说5万,我也不同意。我说给赵波3万,给他俩1万,我不给这1万元,他们也不放我。赵波说齐指导你说句话,齐国东说:“那行吧,拿钱吧。”我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给存钱,我朋友就给赵波的卡存了3万。当时我朋友只有3万,我说那1万回去就给你。齐国东让我写协议,我就写了协议,我拿的是原件,赵波拿的是复印件。给丁荣丽的赔偿是3万。签完字我就打出租车走了,我在出租车上时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你别差事,差事我还收拾你。”当时是2008年9月25日16时36分11秒,16时37分16秒,齐国东打了两次电话,内容是一样的,我是被叫。之后我就回到工地了,当天我去照相馆把相照了。2008年9月26日9时10分04秒,我给齐国东打电话,我说我把钱给你汇去,你把卡号告诉我。他说:我没卡,明天吧。10时17分23秒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汇我媳妇卡里,叫刘艳芬。我说行,我给你汇去。11时38分14秒我给齐国东打电话核对卡号,后来掉线了,11时42分35秒我又给他打电话核对卡号。11时46分27秒给他打电话要刘艳芬的身份证号码。16时26分21秒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谢谢,许老板,钱收到了。”这次我汇了6 000元。最可气的是,2008年10月4日14时47分30秒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许老板再给我整点,我说明天给你办。10月5日14时57分37秒我给齐国东打电话要卡号,身份证号没给我。15时01分45秒打电话要身份证号。15时02分08秒是汇款时间,这次汇了4000元钱。15点38分38秒我给齐国东打电话说你要的1万元我给你汇去了,他说哥们你太讲究了,我说这回你不能抓我了吧,他说哥们以后有啥事打电话就好使,不用来了。这1万元钱是齐国东要的,我不给他就收拾我,我怕他抓我就给他钱了。我们的通话有录音。被害人许广彬陈述的部分内容并有其提供的刻录通话录音及汇款凭证的光盘、许广彬手机的通话记录详单予以佐证。

3、被害人赵x的陈述:2008年9月24日,我开着捷达车和齐国东、姚伟去珲春找许广彬,当晚在图们住的。9月25日大约7点左右到达许广彬的工地,我们三人进入许广彬的住处,我指认了一下许广彬,齐国东和姚伟向许广彬出示了警官证,意思是说是前郭县公安局王府派出所的,来调查丁荣丽被打的事,我就回车上了,看见许广彬被戴着手铐,让他上车他不上,被齐国东和姚伟拽上车了。我们开车往回走,到图们月宫派出所给许广彬做笔录,我没有进屋。然后他们上车了,我们就往延吉走,许广彬还戴着手铐。在去往延吉的途中许广彬跟齐国东说咱们再谈谈,从派出所出来大约二三公里的一个地方停的车,我下车了,他们在车里谈。大约一个小时左右,齐国东叫我上车,往延吉走,11点多到达延吉,我和齐国东给许广彬买了双拖鞋,在一家饭店吃的饭,许广彬没吃饭。然后往安图走,快出延吉市区的时候许广彬就和我们谈钱的事,时间大约是下午1点来钟,许广彬问我要多少钱,我给我爱人丁荣丽打电话,她说要15万,许广彬不同意,我们协商到6万元时许广彬也不同意,我说:“我不和你谈了,最后由公安机关怎么定我都接受。”我和许广彬协商期间齐国东和姚伟也在车里。之后我们就往回开,途中许广彬说他有糖尿病,到安图后我给他买的无糖饼干,又把车开到安图县医院意思是给他打胰岛素,他说我在家打的都是进口药,就没在安图县医院打胰岛素。在医院门口时他还要和我谈钱的事,齐国东和姚伟就下车了,我和许广彬在车里谈的,谈之前齐国东和我说安图离松原挺远,万一许广彬犯病咋整,你们俩好好谈谈。之后我和许广彬在车里谈钱的事,他说:“你少要点呗,别要那么多了。”我说不行,他又说你给你媳妇打电话再商量商量,我就给我爱人打电话说他没有那么多钱,就能拿3万,我爱人不同意,嫌钱少。我就和许广彬又谈,这时就快4点了,再晚一会银行关门就得在这住一宿,我工地的事特别多,我就同意3万元也行。之后许广彬给他朋友打电话把我卡号告诉他朋友了,他打完电话后我叫齐国东和姚伟上车,我们就去农村信用社门口等,4点多许广彬的朋友给他打电话说钱汇过来了,我和许广彬去农村信用社核实,钱确实到我卡里了,我们就回车里签协议,许广彬写的,我俩签的字。签完协议后,我给许广彬拉到出租车站点他打车回珲春了。我们就往回走,途中齐国东对我说:“你是不是得给我们派出所出点费用,我们所经费挺紧张的。”我说行。过了一会儿我伸出一个手指给齐国东看,我说:“这个数行吗?”(意思是1万元),齐国东说行。晚上10点左右到达松原,我自己去火车站附近的农村信用社从自动提款机取出1万元钱,之后我们去一个烧烤店吃饭,在饭桌上我从兜里拿出1万元钱给齐国东,他接过来就揣兜里了,当时姚伟也在场,我说:“多少就这些钱,怎么花我就不管了。”当时没说钱数。吃完饭我就给他俩送回家了。齐国东要钱和收钱的时候姚伟都在场了,姚伟什么也没说,我没看见齐国东给姚伟钱。2008年10月下旬一天晚上,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给你们处理案子时许广彬给我1万元钱,许广彬现在告我了,有记者来找我了,你给我担一下这事,就说这1万元钱是帮你们要的。”当时我没答应,放下电话后我又咨询我弟弟赵岩、我朋友安松男,都不同意我为齐国东担这事。当天晚上齐国东给我打了好几遍电话,我始终没答应,他就连夜开一辆警车到我们施工的地方找我了,当时我在前郭县新立乡后三家子屯施工,我和我爱人都在工地,齐国东在我们住的工棚里跟我爱人说:“你们担一下,其他的事我自己摆平。”我还是没答应,后来他一再求我们说:“如果你们不替我担一下,我工作就没了。”我看他挺可怜的,最后就答应了,然后齐国东把1万元钱交给我们,我爱人丁荣丽给出的收据。他跟我们说不管谁问,都说这1万元钱是他帮我们又要的。在前郭县公安局派人调查这事的前一天,齐国东又给我打电话:“我们局纪委要找你调查这事,你就按照我跟你说的那样说就行。”我也确实按照齐国东嘱咐的那样出的材料。我当时留下齐国东这一万元钱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如果以后你把这事摆平了,这钱你还拿回去,我不能要这笔钱。齐国东说以后再说吧。

4、证人姚x(时任王府派出所干警)证实: 2008年9月24日,教导员齐国东叫我去珲春抓人,说这个人涉嫌刑事犯罪,后来来了一个人开车拉我们一起去的。当时不知道这人叫啥名,在车上说话的过程中,我知道这个人是赵波,是被害人丁荣丽的丈夫。当天晚上我们在图们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去珲春,未到珲春之前,在一个高速公路的施工工地的一个小房里找到许广彬,我和齐国东分别出示了工作证,并说明来意,让他上车配合我们调查,他不配合,和我们撕扯并且把我左膝盖磕伤了,我们对他强制传唤,戴的手铐,把许广彬带上车,在图们的月宫派出所取的许广彬材料,许广彬只在第一页签了字,其余的没有签字,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取材料时我们没有打骂许广彬。之后往回走,在延吉的一个饭店吃的饭,在吃饭之前齐国东和赵波给许广彬买了双拖鞋,吃完饭我们继续往回走,从延吉到安图的途中,许广彬对赵波说给你点医疗费行不行,赵波未表态,这时许广彬糖尿病犯了,到安图县赵波给许广彬买的无糖饼干和一些矿泉水,他吃了一些,齐国东下车请示领导,请示谁我不知道,我下车方便一下,我和齐国东上车时赵波和许广彬正商讨医疗费赔偿问题,最终许广彬给3万元的赔偿费,他们三人下车到一个农村信用社看钱到没到卡里,他们三人上车后许广彬和赵波签的协议,许广彬和赵波一人一份。后来许广彬写了一个材料,意思是因为自己有糖尿病不能来王府站派出所接受调查,之后许广彬拿瓶水和一些饼干就打车回去了,我们也往回走。当天晚上10点来钟到的松原,先到客运站附近路南的一个信用社,齐国东和赵波去自动提款机取的钱,然后我们到伊德雷斯烧烤店吃饭,烧烤上来之前齐国东往我兜里揣的钱,说是赵波给的,意思去珲春这趟挺辛苦的,齐国东给我钱时赵波在场。当时不知道多少钱,回家后一查是2 500元。赵波给没给齐国东钱我没看到,不知道给没给。吃完饭后赵波就分别送我俩回家了。赵波和许广彬协商医疗费期间,许广彬没和我说过要给我和齐国东一万元钱,是否对齐国东说过我没听到,但是许广彬和我说过我的腿摔坏了,要给我点钱看病,我没要。在从珲春返回松原的途中,在我的印象中齐国东没有向赵波要过钱,如果有也是在我睡着或者是不在车上的时候说的,途中我下过车去过厕所。我们从珲春回来一周左右,齐国东在单位和我说打算往所里交5 000元钱,是赵波给的。这钱是齐国东要的还是赵波主动给的我不知道。去珲春之前是否立案我不知道,我们对许广彬强制传唤没有法律手续,就是出示工作证了。去珲春抓人时所长休假,齐国东主持工作。抓人、往回带人及中途放人齐国东请示了哪些领导我不知道,都是齐国东具体负责,从珲春回来后我没和齐国东一起向所长耿世英汇报过。许广彬给齐国东1万元钱是局里督察来调查找我谈话时我才知道的。丁荣丽被殴打一案的受案登记表、对许广彬的传唤证是记者来调查之后齐国东让填写的。

5、证人丁xx证实: 2008年9月10日,租我家钢模板的许广彬给我家还模板,由于损坏,我留了他4000元押金,等修好后我再给他押金,许广彬不同意,当时谈事是在许广彬的车上,由于押金的问题,我和许广彬发生争执,许广彬说:“我把你拉长春去。”说着他们就开车就走了,往哪走我不知道,在车上许广彬把我打了,在打我时,我要拿手机给我丈夫打电话,许广彬把我的手机抢去了,过了多长时间我记不清了,大约中午时,我被推下车,后来我看到一个放牛的,我问她才知道是前郭王府,然后我用兜里的另一部电话报警,过了二十多分钟王府派出所的干警找到我,当时他们去的三个人,把我带到派出所做的笔录,过不长时间我丈夫也去了,做完笔录以后我就到医院住院了。我的一只眼睛被打肿了,当时看不到东西,嘴也被打出血了,也被打肿了,后脑也被打坏了。我住院是9月10日到9月26日,花了4  700元钱。我被打以后多次找过派出所,当时齐国东接待的我,齐国东说人不在这边,不好办,我说我们出费用,后来齐国东同意了。 9月25日(24日)我丈夫开车,王府派出所去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是齐国东,另一个叫啥我不知道。他们去了以后, 9月26日(25日)早上他们找到了许广彬,下午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让许广彬接的,许广彬问我怎么样了,我说还在住院。许广彬说你要多少钱,我说如果有后果不找你的话,给我15万,许广彬说太多了,我说那也得8万,许广彬说那也多,我说那就5万吧,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过了不长时间,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许广彬同意给3万,当时我就同意了。然后他们就在那边签了协议,是我丈夫和许广彬签的,许广彬把3万元钱存到我丈夫的卡上,我的事就结束了。 2008年10月份,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了,齐国东给我丈夫打电话说许广彬给了他1万元钱,是分两次给的,是为了感谢他,齐国东还说这是许广彬给他下的套,现在小报记者来找他了,让我们给承担一下,并说我们收钱不犯说道。当时我们没有同意。齐国东多次打电话,让我们给承担那1万元钱,我说许广彬来找我们怎么办?有人调查怎么办?齐国东说内部他已经找完人了,就差你这一个手续了。当时我们也没有同意。过后我丈夫打电话问他弟弟赵岩、朋友安松男这事怎么办,他们都说这事不行。当天晚上九点半以后,齐国东坐警车到我们的住所,是两个人去的,开车的没进屋,齐国东说你们帮帮忙吧,要不我工作就没了,你们收钱不犯说,要不我给你们跪下。齐国东说着就要跪下,我丈夫赵波给扶住了,然后赵波就同意了,赵波就要给写收据,我当时没让赵波写收据,齐国东和我说嫂子你就帮兄弟一把,你能看着兄弟工作没了吗?我一看这种情况,我说那我写吧。具体内容我记不清了,齐国东让把日期往前写,我记得是10月12日,齐国东让我怎么写我就怎么写的。写完收据就给齐国东了,齐国东把1万元钱放到桌子上就走了。在那天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这1万元钱的事。许广彬给我3万元钱是给我的补偿,包括住院费和手机等一切费用,在我丈夫和许广彬签协议以后我们没有再向许广彬要过钱。齐国东让我们承担他的这1万元钱是怎么来的我们不知道,没有人找我调查过这1万元钱的事,但齐国东让我到公安局给出个证明,说这1万元钱是我让他要的,我没去。

6、证人耿xx(时任王府派出所所长)证实:齐国东是2008年9月5日调入王府派出所的。9月8日周一上班后我给所里开的早会,说明我休假,因为所里没有副所长,派出所的工作只能让齐国东主持。我休假是9月8日到10月7日。我休假期间派出所的工作齐国东不用向我请示,他主持工作,派出所里的一切工作都由他负责。齐国东与姚伟和当事人赵波一起到珲春办案我不知道,他们去的时候没和我说。齐国东去珲春以后我们通了两次电话,第一次是我给齐国东打电话,因为我给所里打电话没人接,我就给齐国东打电话,齐国东说他去珲春了,有个打仗的,带个人。我问齐国东去珲春带人和谁说了,齐国东说和孙局长说了,齐国东说带这个人糖尿病犯了怎么办,我说给买一瓶美年达吧,然后我就把电话挂了。大约是过了一个多小时了,齐国东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人糖尿病缓解了,他们双方正在协商医药费,因为他们去的时候没有和我说,打仗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我很生气,我说你和孙局长说吧,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齐国东打电话时没有说这个案子的情况,我也没问。我们就通了这两次电话,齐国东再没给我打电话。齐国东回来以后没有向我汇报去的情况,以后再也没提过这事,齐国东办的案子立没立案我没过问。2008年10月30日9点多钟,齐国东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在县局,齐国东在电话里说他到珲春办案,(当事人)往他卡里打了1万元钱,记者来了,一会儿去县局。放下电话我就给屈铁录局长打电话说齐国东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到珲春办案,当事人往他卡里打了1万元钱,记者来了,一会儿就到局里。屈局长说知道了。然后我就往派出所赶,中午到的派出所,我就问齐国东怎么回事,齐国东就把两份材料拿给我看,我说你就凭这点东西去抓人,这不是扯犊子,我就骂了他。齐国东就走了,下午4点多钟,齐国东找我说把1万元钱交到所里,让给顶顶。我说那不行,局里都知道了。然后齐国东就走了。他刚走一会儿,局里的督察就到了,然后就开始调查齐国东的事,调查的结果我不知道。督察到我们所调查走了以后,当天晚上齐国东和我说那方还给所里点感谢费,在曲国义那里。齐国东走后我把曲国义找来问曲国义,曲国义说有这事。我说钱呢,曲国义说已经花了。当时局里督察已经调查了,我认为齐国东把这5 000元钱的事和局里督察说了,我再没过问。齐国东在2008年9月25日没给我打电话说给所里要了5 000元钱,给所里要钱我也不能同意,那时候根本没有提过这事。齐国东把那1万元钱交另一方当事人的事我不知道,不是我让的,齐国东的那1万元后来咋处理的我不知道。

7、证人曲xx(时任王府派出所担任内勤)证实:2008年10月4日,齐国东对我说:“丁荣丽被打的案子医药费给要出来了,丁荣丽给派出所5 000元钱感谢费,钱让我存信用社了。”这样我就和齐国东去把钱支出来,支出4 000元,当时就给我了,剩下的钱买轮胎花700多,还剩点钱,没过几天齐把剩下的钱也给我了。这4 000元钱所里食堂用了,我没有给齐国东出收据。丁荣丽给所里5 000元钱的事当时就我俩知道,过后有没有人知道我就不清楚了。2008年10月30日8点左右记者来了,10点左右走的。当天下午4、5点钟齐国东找我,拿1万元钱给我要放我那,让我给出条,我没收,我说:“你问耿所,耿所同意我就收。”耿所长没有打过电话让我收这1万元钱,我不知道这1万元钱是什么钱。丁荣丽被殴打的案子是齐国东主办的,受案登记表是侯德军填写的,传唤证是曲陆斌填写的,什么时间、谁让填写的我不清楚。

8、证人侯xx(时任王府派出所干警)证实:丁荣丽的报案材料是其所取,记者来后齐国东让其补填受案登记表,其即按齐国东说的补填了受案登记表,签字写的是耿世英的名。

9、证人任xx证实: 2008年9月齐国东借用过他妻子的银行卡,一次汇入6 000元,一次汇入4 000元。钱是什么时间以及分几次取走的记不清了,取钱时都是齐国东本人来取的。这个卡是其用他妻子的名办理的,他妻子叫刘艳芬。

10、证人任xx证实:2008年9月10日在其驾驶的雪弗莱吉普车上,一个女的与许广彬因租赁、修理模板之事发生争吵,因其驾车注意力不集中,险些跟前方一手扶拖拉机追尾,其向右打舵撞马路牙子上了。那女的用手捂着左眼眶,许问怎么了,用不用上医院,她不吱声,后让其靠边停车,那个女的就下车了。那女的左眼眶撞到车门上后,许广彬要剩余的模板押金钱,那女的说钱在包里你自己拿,许广彬没拿。在这过程中那女的没打过电话。

11、证人毕xx、程xx证实许广彬被强行从工地带走的事实经过与被害人许广彬的陈述基本一致。证人毕大玉并证实在此过程中有一个人出示了工作证,是前郭县公安局的警察工作证。又证实许广彬被带走时身上没有伤,许广彬回来时身上有伤,手腕有伤,衣服裤子都撕坏了,穿着拖鞋回来的。许广彬回来说在一个派出所,警察打他了。许广彬这个事,3万元钱汇给赵波了,另1万元给警察了,那个警察打电话向许广彬要过钱,他在旁边听到过。

12、证人赵x证实: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其哥哥赵波给他打电话说你嫂子被打了,人家赔了一点医药费,有一个警察又向对方要了1万元钱,让给出个收据。其告诉赵波,没收那1万元,不能出收据。

13、丁xx住院诊断书及照片经出示,被告人齐国东确认是丁荣丽提交。

14、许xx提供的照片,经出示,可见手续腕处有伤痕。

15、书证:(1)丁荣丽于2008年9月10日在王府派出所的报案材料。(2)署名为赵波、许广彬的协议载明:因租赁纠纷,我爱人丁荣丽与许广彬发生纠纷,受到伤害,许广彬一次性补偿叁万元人民币做为补偿,以后不再有任何纠纷,特立此据。2008年9月25日。(3)许广彬书写的因其糖尿病发作不能到王府派出所接受调查的材料一份。(4)被害人许广彬提供的记载刘艳芬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码的记录。(5)收条一枚载明:今收到由齐国东转交许广彬付给我的治疗眼睛费用壹万元。收款人丁荣丽。2008年10月12日。(6)后补填的受案登记表、传唤证。上述书证经出示,被告人齐国东表示无异议。

16、《罚没款收据》证明案发后,检察机关收缴赃款12 500元的事实。

17、本院对李国民(被告人齐国东亲属)的调查笔录、齐国东亲属提交的收条、本院对许广彬的调查笔录证明齐国东亲属替被告人齐国东向许广彬退还全部赃款的事实及许广彬对被告人齐国东表示谅解、希望法院对齐国东从轻判处的态度。

18、前郭县公安局出具证明:齐国东系我单位在编民警,2008年8月30日至2009年4月9日任王府派出所教导员职务。

本院认为,被告人齐国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廉政制度建设,破坏了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已构成受贿罪。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齐国东在去珲春市抓捕涉嫌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许广彬过程中,未经领导批准,在嫌疑人答应给其10 000元钱好处费后擅自决定将嫌疑人许广彬释放。”,据此认定被告人齐国东犯有徇私枉法罪一节,根据法律规定,徇私枉法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或者在刑事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的行为。构成本罪,在客观方面要求是行为人在刑事诉讼活动中有徇私枉法的行为。而被告人齐国东办理的丁荣丽与许广彬这起案件,从证据上看,公诉机关在指控中称“……涉嫌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许广彬……”没有事实依据,不能确定许广彬是“有罪的人”,继而不能认定齐国东是对明知有罪的人(许广彬)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况且该案当初就没有进入刑事诉讼程序,至今公安机关亦未将其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因此不能认定齐国东办理的是一起刑事案件,齐国东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向许广彬索取财物后将其释放的行为,不是在“刑事诉讼活动中”所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齐国东犯徇私枉法罪,缺乏“司法工作人员在刑事诉讼活动中”这一前提,故其指控的罪名不当,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齐国东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向当事人索取钱款,其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构成特征,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受贿数额应认定为15 000元,被告人齐国东从受贿款中分给姚伟2 500元,属赃款去向问题,不影响对其受贿数额的认定。辩护人关于应认定齐国东受贿12 500元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鉴于本案案发后,公诉机关收缴赃款12 500元,被告人齐国东亲属主动替齐国东向被害人许广彬退还全部赃款,被害人许广彬对齐国东表示谅解,希望法院从轻处罚被告人齐国东,且被告人齐国东在庭审中能够认罪,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法可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项、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齐国东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胡 方 权

                                                  代理审判员  赵 志 新

                                                  代理审判员  初 洪 伟

                                                  

                                                  

                                                  二00九年八月二十八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顾  丹(兼)



==========================================================================================

为尽量避免给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经当事人本人申请110.com将对文章内容进行技术处理,点击查看详情
==========================================================================================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4073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