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入收藏
全国站 [进入分站]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律师热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法律文书
   您的位置首页 >> 判裁案例 >> 案例正文

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石达弟、岳飞、宫南南、褚珊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窝藏、包庇一案

当事人:   法官:   文号: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诉机关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暨被害人于景兰,女,1956年2月26日出生,汉族,个体业者,住辽宁省葫芦岛市龙港区锦葫路223-38栋31号。系被害人李宗泉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竹叶,女,1980年2月22日出生,汉族,无业,住葫芦岛市龙港区望海街5-2号楼3单元10号。系被害人李宗泉长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xx,女,1981年4月6日出生,汉族,无业,住葫芦岛市龙港区望海街23-8号楼3单元6号。系被害人李宗泉次女。

诉讼代理人于庆新,男,汉族,1977年11月26日生,连山区连山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现住葫芦岛市龙港区翠海花园。

被告人朱国军,男,1979年1月17日出生,满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伊春市路南派出所,暂住葫芦岛市龙港区东街集贸社区部队楼1单元4-401室。2002年3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龙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2005年11月因犯聚众斗殴罪,被龙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因本案于2010年6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玉刚,辽宁一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新(刘欣),男,1979年12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现住连山区渤海街4-1号楼3单元15号。2002年3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龙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因本案于2010年6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辩护人赵强久,辽宁兴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吉辉,绰号小六子,老六,男,1983年6月12日出生,满族,初中文化,无业,住葫芦岛市连山区沙河营乡乌朝屯村,因本案于2010年10月28日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被告人石达弟,男,1965年6月1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系龙港区市政管理所工人,现住葫芦岛市龙港区锦葫路189-1号楼1单元3号。1999年8月因犯寻衅滋事罪,被龙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因本案于2010年7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玉坤,辽宁百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岳飞,男,1988年8月15日出生于辽宁省葫芦岛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现住葫芦岛市连山区寺儿堡镇尖山子村。因本案于2010年7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永远,辽宁天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宫南南,曾用名宫正,男,1985年12月17日生,初中文化,汉族,无业,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五常市,现住葫芦岛市龙港区锦葫路131-8号楼3单元10号。2001年6月因犯抢劫罪,被龙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3年7月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因本案于2010年7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被告人褚姗姗,女,1988年4月30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现住龙港区望海街文化社区32-2号楼1-3号。因本案于2010年7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葫芦岛市看守所。

辽宁省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以葫检刑诉字(2011)第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石达弟、岳飞、宫南南、褚珊珊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窝藏、包庇罪,于2011年5月12日向我院提起公诉。其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于景兰、李竹叶、李xx向被告人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石达弟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钟国宏、于铭洋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于景兰、李竹叶、李xx及诉讼代理人于庆新,被告人朱国军及辩护人张玉刚,被告人刘新及辩护人赵强久,被告人金吉辉,被告人石达弟及辩护人王玉坤,被告人岳飞及辩护人王永远,被告人宫南南、褚珊珊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辽宁省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窝藏罪、包庇罪

2010年4月8日,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与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签定承包协议,由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承包龙港区岛里绿岛花园三期房地产开发工程。被告人朱国军、刘新等人通过被告人石达弟帮助承包该开发项目中部分拆迁及开槽工程。

动迁户李宗泉、于景兰夫妇未与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达成拆迁协议并产生纠纷。被告人朱国军、刘新等人对李宗泉产生怨恨,并怀疑李宗泉于2010年6月17日晚砸坏施工用的挖掘机玻璃。次日上午,被告人石达弟授意刘新纠集被告人金吉辉等人到施工现场,并购买了镐把。当日中午吃饭时,石达弟与朱国军、金吉辉、刘新商议,由朱国军、金吉辉“收拾,收拾”李宗泉,之后好谈动迁的事。当日16时许,朱国军、金吉辉酒后来到工地与被害人于景兰发生争吵,朱国军、金吉辉二人对于景兰拳打脚踢,致于景兰倒地。被害人李宗泉赶来时,朱、金二人又与李宗泉进行厮打。朱国军从在场的刘新处要来弹簧刀,用刀在李宗泉颈部连续刺切数刀,致李宗泉受伤倒地。随后,朱、金二人逃离现场。刘新等人将李宗泉、于景兰送往医院抢救。李宗泉于同月20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李宗泉系被他人用锐性致伤物砍切颈项部造成左侧颈动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缺血缺氧性脑病从而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于景兰鼻部钝器伤致右侧鼻骨骨折,伴远折端塌陷畸形,其损伤程度为轻伤。钝器伤致面部软组织挫伤、双眼部挫伤、肢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其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案发后,被告人褚珊珊明知朱国军畏罪逃跑,仍帮助其收拾衣物,与其一起逃跑。2010年6月20日上午,褚珊珊将朱国军杀人用弹簧刀丢弃在一垃圾箱内。为隐瞒朱国军犯罪情节,褚珊珊多次教唆他人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证言,并共同编造案发情节,意图掩盖朱国军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妨碍并干扰公安机关侦查工作。

案发当日,朱国军将杀人经过告知石达弟、岳飞,石达弟给朱国军人民币1000元,资助其逃匿。岳飞为朱国军提供衣物、手机等物品,藏匿涉案物证,帮助其逃匿。2010年6月20日,石达弟授意岳飞资助朱国军人民币1100元。当晚,朱国军、褚珊珊等人逃跑至北京。

金吉辉作案后欲潜逃,宫南南找到刘新说明意图并索要人民币1300元,资助金吉辉逃匿。

(二)故意伤害事实

1、2005年3月22日22时许,石达弟、“雷子”(在逃)驾驶轿车,行至龙港区马杖房建设银行附近路段时,与被害人连国富驾驶的机动三轮车险些发生碰撞,双方发生争执。石达弟和“雷子”对连国富进行殴打,将连国富打倒在地。经法医鉴定:连国富头面部损伤为轻微伤;右上肢骨折为轻伤,伤残程度为十级。案后,石达弟通过家人与连国富达成赔偿协议,赔偿连国富人民币32 000元。

2、2009年11月5日上午,被害人李文成雇用两台农用三轮车向龙港区岛里柳条沟山上运送砂子,犯罪嫌疑人石达弟、岳飞、马x发现后,对李文成雇用车辆进行拦截,李文成与石达弟发生争执,石达弟、岳飞对其进行殴打,造成李文成头、面部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李文成头部钝器伤致头皮血肿,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口腔钝器伤,损伤程度为轻伤。

3、2009年6月27日21时许,被害人张磊在龙港区玉皇商城金殿歌厅唱歌,因张磊在歌厅内摔酒瓶子,该歌厅经理赵家强(在逃)找到在该歌厅唱歌的犯罪嫌疑人金吉辉,授意其将张磊劝走。金吉辉与张磊发生争执,在歌厅大门外,金吉辉用折叠刀刺扎张磊腹部一刀。经法医鉴定:张磊腹部开放伤、小肠系膜破裂、小肠破裂、血性腹膜炎,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伤残程度为九级。案后,金吉辉与张磊达成赔偿协议,赔偿张磊人民币55 000元。

公诉机关为上述指控,向法庭举证,即被告人朱国军、金吉辉、刘新、石达弟、宫南南、岳飞、褚珊珊的供述,证人李xx、于xx、王x、张xx、赵x等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辨认笔录、尸体检验鉴定结论书、物证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国军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刘新为朱国军杀人提供犯罪工具,二人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构成故意杀人罪。金吉辉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二人轻伤,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石达弟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多人轻伤;岳飞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二人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宫南南、岳飞明知他人犯罪,资助资金帮助逃匿,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之规定,构成窝藏罪。褚珊珊明知犯罪的人,帮助作虚假证明,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之规定,构成包庇罪。其中,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石达弟、岳飞系共同犯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处罚。朱国军系累犯,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处罚。岳飞犯数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追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诉讼代理人认为,石达弟预谋杀人并雇用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等人实施杀人行为,上述人等团伙作案,属累犯、惯犯,社会影响恶劣;朱国军不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建议法院对上述四被告人判处死刑,并严惩其他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石达弟、朱国军、刘新、金吉辉赔偿于景兰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41 775.49元,其中包括医疗费7045.19元+330元+30 000元+880元=38 175.49元,护理费50元×14=700元,误工费100元×14=1400元,伙食补助费30元×14=420元,交通费1000元;要求四被告人赔偿李宗泉死亡赔偿金15 761元×20年=315 220元,护理费50元×2×2=200元,食补助费30元×2=60元,丧葬费15 552元,医疗费20420.03元,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失费人民币500 000元,合计人民币852 452.03元,并要求四被告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人朱国军对起诉指控其杀人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辩解,石达弟没有雇佣他行凶,在饭店也没有商议过要“收拾”被害人。他杀人用的刀是从刘新手中抢来的。朱国军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朱国军与被害人素不相识,系临时起意杀人。被害人阻止正常施工,有过错。朱国军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家属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赔偿,在赔偿协议中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的民事责任。被告人刘新否认起诉指控部分犯罪事实及罪名并辩解,没有与石达弟等人预谋情节。案发当日他才见到李宗泉,动迁与他没有关系。刀是朱国军抢走的,他没有预料到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刘新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刘新不构成故意杀人犯罪共犯,不应采信褚珊珊、张xx、衣xx等人出具的伪证,而应以当庭朱国军、褚珊珊供述为准,即刀是朱国军抢走的。刘新在饭店吃饭时无任何意思表示,参与吃饭不能视为构成共谋。刘新与李宗泉素不相识,在于景兰被打时予以制止,在李宗泉受伤后,积极送医救治。辩护人建议法院在量刑上考虑从犯法定情节及积极抢救被害人的酌定情节。被告人金吉辉对起诉指控参与殴打于景兰、李宗泉及伤害张磊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但辩解,没有参与预谋“收拾”李宗泉。被告人石达弟对起诉指控其伤害连国富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辩解没有实施伤害李文成行为,李文成受伤系岳飞殴打所致。其还辩解没有参与预谋、指使朱国军、金吉辉伤害李宗泉,案后给朱国军钱财时并不知晓朱国军伤害李宗泉之事。石达弟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公诉机关指控石达弟参与伤害于景兰夫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各相关被告人均对在饭店预谋伤害李宗泉事实予以否认。石达弟未曾对刘新说过“出事了,给你拿个两万、三万的”,并且该言语的出现除刘新外各相关被告人均当庭否认。辩护人认为,石达弟伤害连国富、李文成后,均对被害人进行了全额赔偿,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于景兰夫妇被害后,也得到了超额赔偿,该赔偿属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给被告人垫付的赔偿款,该公司没有放弃对被告人追偿的权利。石达弟伤害李文成案构成自首。石达弟因伤害连国富之事曾被刑事拘留16天,应在确定石达弟刑期后予以扣除。综上,建议法院对石达弟从轻处罚。被告人岳飞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宫南南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褚珊珊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提出她有案后抢救情节及未看清刘新是否递刀。

经审理查明:

(一)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窝藏、包庇事实

2010年4月8日,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洋经贸)与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投资)签订承包经营合同,合同约定,青岛投资承包海洋经贸下属西山分公司,海洋经贸以名下开发项目用地及前期费用支出作为投资,青岛投资负责项目开发所需资金及其他费用,所得利润均分。合同还约定,青岛投资承包经营西山分公司后,成立渤船海洋经贸地产开发项目部,负责开发项目的规划、设计、动迁征地及开发建设等事宜的操作。在该公司承包龙港区岛里绿岛花园三期房地产开发工程(以下简称绿岛三期)过程中,李雅君在项目部配合动迁,石达弟协助李雅君工作,并从该项目部领取工资。朱国军与石达弟系朋友关系,朱国军通过石达弟承包了开发项目中的拆迁及开槽工程,并找到能提供资金的刘新入伙,刘新又找到懂工程技术的王x合作,朱、刘、王三人并约定平分利润。案发前,虽未签订正式工程承包合同,但上述三人已经开始垫资并实际施工。

在绿岛三期开发过程中,岛里“红房区”地块位于拆迁范围之内,“红房区”居民李宗泉、于景兰夫妇就拆迁补偿数额与青岛投资没有达成协议。2010年6月17日晚,朱国军等人雇佣的钩机玻璃在“船厂电视台”下面施工时被人砸坏。次日早晨,石达弟知晓此事后,欲找人“看场”,朱国军提议由他负责找人,石达弟决定应先征得青岛投资方同意后,再由刘新找人。到达施工现场后,青岛投资副经理于xx(因本案被行政拘留十五日)对找人“看场”表示认可后,石达弟指使刘新找人,刘新又给宫南南打电话,让宫南南找人,宫南南纠集金吉辉等数人如约而至。其间,石达弟又在于xx同意后,出资人民币100元让朱国军、刘新购置镐把数根置于现场。后,宫南南见现场无事,先行离去。在施工过程中,于景兰、李宗泉夫妇阻止钩机触碰争议地点,李宗泉将煤气罐绑在煤棚上,钩机遂中止在此处施工,等待青岛投资方解决争议。

当日中午,石达弟、朱国军、金吉辉、刘新、王x等人在“岛中鲜”饭店吃饭、饮酒。席间,朱国军向石达弟建议“收拾、收拾”李宗泉,石达弟同意,并表示,此后谈动迁的事情也好谈。当日16时许,石达弟先行离去,朱国军、金吉辉、刘新、王x四人返回施工现场。金吉辉借酒滋事并摇撼李宗泉绑在煤棚上的煤气罐,辱骂闻讯赶来的于景兰,并与朱国军一同对于景兰拳脚相加,将于景兰打倒。在场的刘新等人予以劝阻。后,李宗泉出外查看,见此情景,持砖块与朱国军、金吉辉厮打一处,厮打中,朱国军从刘新处取来刘新别在裤带上的折叠刀,折返回现场,用刀刺切正与金吉辉厮打的李宗泉颈部数刀,致李受伤倒地。朱国军、金吉辉逃离现场。刘新、褚珊珊等人见此情景,将李宗泉送往医院救治,刘新给褚珊珊(朱国军女友)人民币1000元,让褚垫付医疗费用。其间,刘新又让王x报“110”、“120”。后李宗泉经抢救无效,于同月20日死亡。经法医鉴定,李宗泉系被他人用锐性致伤物砍切颈项部造成左侧颈动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缺血缺氧性脑病从而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于景兰鼻部钝器伤致右侧鼻骨骨折,伴远折端塌陷畸形,其损伤程度为轻伤。钝器伤致面部软组织挫伤、双眼部挫伤、肢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其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朱国军逃离现场后,到石达弟公司,告知石达弟及石的司机岳飞伤害事实,并换下作案时所穿沾血裤子,将作案所用弹簧刀交岳飞藏匿在公司。岳飞为朱国军提供了牛仔裤更换及手机一部,方便朱国军外逃。石达弟两次资助朱国军计人民币2100元。后,朱国军与褚珊珊、衣xx(已不诉)、张xx(已不诉)会合后辗转外逃至北京。其间,褚珊珊明知朱国军畏罪潜逃,还将朱国军作案所用弹簧刀丢弃;褚在得知李宗泉死亡后,为减轻朱国军罪责还与张xx、衣xx编造案件情节。

金吉辉在作案后,宫南南向刘新索要人民币1300元,资助金吉辉外逃。

上述被告人除刘新经公安机关传唤后投案,朱国军委托亲属向公安机关投案外,均系案后被抓获。

附带民事部分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石达弟、朱国军、金吉辉应赔偿于景兰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41 775.49元,其中包括医疗费7045.19元+330元+30 000元+880元=38 175.49元,护理费50元×14=700元,误工费100元×14=1400元,伙食补助费30元×14=420元,交通费1000元;被告人石达弟、朱国军、刘新、金吉辉应赔偿李宗泉死亡赔偿金15 761元×20年=315 220元,护理费50元×2×2=200元,食补助费30元×2=60元,丧葬费15 552元,医疗费20420.03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人民币352 452.03元,四被告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承包经营合同证实: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甲方)与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乙方)于2010年4月8日签订合同。两公司共同成立渤船海洋经贸地产开发项目部。由青岛投资使用渤船经贸西山分公司资质。2、证人王x(xxxx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证言,我是xxxx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我们公司与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公司是合作关系。他们以土地、项目作为投资;我们以后期开发资金作为投资。合作开发岛里绿岛花园三期。具体位置在红房子。现在项目处于动迁、平整土地阶段。动迁是渤船海洋经贸公司负责,平整土地是我们公司委托的工程队负责。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张xx,集团董事长是徐洪国。前期项目合作的意向都是徐洪国跟我谈的,合同的签订及合同细节问题都是张xx出面。海洋经贸西山分公司所经营的项目就是绿岛花园三期开发。我们公司(xxxx投资有限公司)承包了海洋经贸西山分公司5年的经营权,在合法的范围内有自主经营权,所得的利益各按50%分红,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享有监督权,这在合同中都有具体的体现。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派李雅君来协助我们工作,李雅君现在有双重身份,一是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的员工,二是我们承包的海洋经贸西山分公司的员工,李雅君负责报批手续和动迁工作,但对动迁户的拆迁补偿款全部由我们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来出。                                                        

    石达弟是李雅君找来的,跟我们公司没有关系。动迁后的土地平整和建筑垃圾清运的工程是由石达弟帮我们联系的承包方。                                                                                       

赵键请示我说有人想承包工程,赵键考虑石达弟做动迁工作的,更方便我们工作。我只考虑工程成本和结算方式的问题,承包谁倒无所谓。我只知道(承包方)有一个叫刘新的,这项工作交给赵键,是赵键又通过石达弟找来的承包方,赵键给我一份合同,这份合同的全称是《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但因付款方式没有达成一致,所以就未签字,最后就是先施工再慢慢协商付款方式,在合同中也未体现承包施工方是谁。于xx是的我助理(兼)司机,配合李雅君、赵键工作。3、证人张xx(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经理)证言,我是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有房地产开发、钢结构制作等。公司是2008年年底更名的,以前叫葫芦岛渤船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是徐鸿国,我是2008年底更名为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之后任的法人代表。徐鸿国是董事长。海洋经贸公司没有房地产开发项目。龙港区岛里的绿岛花园三期开发工程,我们公司承包给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了。

2010年4月8日,我们公司和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由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承包经营我们公司下属的西山分公司,我们用绿岛花园三期工程开发项目用地作为投资,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出资进行项目开发,产生净利润我们两家各分50%。绿岛花园三期的开发项目所有事宜都由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负责。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我不清楚。有没有房地产开发的资质,我不清楚。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承包我们的西山分公司,并使用我们海洋经贸的开发资质进行开发。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川。西山分公司是海洋经贸的分公司,没有独立法人资格,负责人是王川。由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承包了西山分公司,所以负责人是王川。4、证人李xx(葫芦岛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证实,我在葫芦岛辽宁渤海造船集团有限公司任规划建设部部长,该公司是海洋经贸公司的上属公司。海洋经贸公司与青岛公司合作开发岛里红房子房地产项目。青岛公司在葫芦岛这边的部门叫做海洋经贸岛里项目部。我们公司负责动迁、动迁费用;岛里项目部进行监管。我在葫芦岛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岛里项目部配合动迁工作。项目部负责人是王川。石达弟配合市动迁办、市政、综合执法局比较熟,在我们这儿工作,我领导他。原来他是看护新世纪港口工业园区的5000亩土地,我提出用他帮助动迁,并经张xx同意,石达弟是配合动迁。5、赵键(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副经理)证言,我负责绿岛花园三期工程开发的管理工作,由我联系承包单位,石达弟将工程承包的事告诉刘新、王x。动迁的事我们不参与,因为工程是一体的,动迁快了,施工也就快。石达弟负责绿岛花园三期动迁,我们了解石达弟参与了一期、二期的动迁,效果较好。我们制定了“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因为工程款支付有分歧,没有签合同,正常开工,分歧慢慢谈。6、于xx(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副经理)证言,我是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副经理。石达弟在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负责拆迁。我和石达弟没有工程合同,我让石达弟找过干土方工程的施工队,石达弟找刘新干这个土方工程。土方工程是我们公司赵键和刘新谈的。施工地点在葫芦岛市龙港区岛里电视台下边的红房子。施工队是2010年6月17日开始干活的。7、被害人于景兰陈述,2010年6月17日9点多钟,有一台钩机在我们家煤棚子附近施工,李宗泉让钩机恢复原位,李宗泉把液化气罐拿出来绑在煤棚子的柱子上,液化气罐里面没有气,李宗泉只是想吓唬他们。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我家墙边被抓了一个大坑。9点多钟,钩机和那十多个人又来了。我说我们没有同意动迁,不能干。钩机就到上边老史家去施工了。8、被告人朱国军供述,龙港区绿岛花园三期开发项目是青岛投资公司和渤船地产合伙开发的项目,以青岛为主。我与石达弟是朋友关系,石达弟在渤船地产负责这个项目的动迁,通过石达弟,我与刘新、王x承包了开发项目中的拆迁和开槽工程,由刘新、王x与青岛公司具体谈的,当时没有签订协议,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垫资动工了。刘新出资,王x懂技术并雇用了一台钩机和三台翻斗车,我和刘新、王x各占一股,刘新又和我商量给石达弟一份,因为这个工程是石达弟帮助承包的,我让褚珊珊、张xx给现场拉土的车开票,衣xx陪着呆着。我们是2010年6月13日开始干,先在电视台上边工地干几天,同月17日在电视台下边的工地施工。9、被告人石达弟供述,我是龙港区市政管理处放假工人,2008年5月份左右,受雇于葫芦岛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经营部,协助李雅君经理进行拆迁工作。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现阶段承包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龙港区岛里绿岛花园三期住宅楼的开发项目,由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动迁,李雅君负责动迁。我介绍刘新联系青岛投资公司的于xx,让刘新、宫南南、朱国军、王x负责现场具体施工,他们承包了现场平整土地、开槽的活,我在其中没有利益,算是帮朱国军、刘新的忙。

10、被告人褚珊珊供述,我是朱国军的女朋友,朱国军承包了绿岛三期项目的拆迁和开槽工程,朱国军与刘新、王x合伙。石达弟负责项目动迁,他给朱国军介绍承包,我和张xx负责在施工现场给拉土的车开票。证人衣xx、张xx亦能证实此节。11、被告人刘新供述,2010年6月份的时候,朱国军通过石达弟(朱国军原来和石达弟混,是石达弟的小兄弟)要来了青岛公司投资开发的绿岛三期开发项目中的房屋拆迁和开槽工程,朱国军没有钱,就找到我入伙并由我垫付资金,我又找到了王x入伙(王x懂工程),是我和王x找青岛投资公司的经理赵键谈的。我与朱国军没有具体谈利润怎么分,但是我和朱国军的意思是我、朱国军、王x、石达弟均分利润,因为工程是石达弟介绍的,所以给他一份。因为我和宫南南以前有合伙关系,所以我还答应在我这一份中给宫南南分一股。我们还没有跟青岛方面签订协议,但是已经于2010年6月13日开始垫付资金开始施工了,我让王x雇佣了一台钩机,三台翻斗车。证人王x亦能证实此节。

(以上证据可证实海洋经贸与青岛公司的合作经营关系以及石达弟、朱国军、刘新、王x等人与上述公司间的关系。)

12、被告人石达弟供述,2010年6月17日晚,刘新雇(用)的挖掘机在施工现场被人砸坏玻璃的事,我是第二天早上听说的。谁砸坏的玻璃,我不清楚。2010年6月18日上午我去过绿岛花园三期施工现场,由于现场发生了挖掘机玻璃被砸坏的事,我们公司及青岛渤船投资有限公司的人到现场看看情况。于xx提出找人到现场看着点施工的,我让刘新找的,刘新找的谁我不知道,后来知道刘新让宫政找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叫“小六子”(金吉辉)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右肩部有纹身。让刘新找人的目的是在现场看着点,别再出现挖掘机被砸之类的事。于xx主张(买镐把),我给朱国军拿的100元买镐把。13、于xx证言,2010年6月18日上午,我去施工现场时,石达弟对我说,钩机的挡风玻璃被砸了。我说,砸了就赔玻璃钱。石达弟说,不行,找两个人过来看看。我说,行。过来大约十多分钟,来了四、五个人,这四、五个人中有一个人对石达弟说,用不用买几根镐把。石达弟问我,买镐把行不行。我说,行。我理解找人和买镐把的目的是,如果有人闹事,阻挠施工,打起架来用于自卫。找来看场的人挺壮、秃头,不像正经人。到当天下午13时,我和李雅君、王川等人去和李宗泉谈动迁协议时,约好第二天到公司详谈,当时在施工现场,我没有看到看场的人。14、证人赵x证实,6月18日11点多钟,王x打电话说李宗泉不让干活。李宗泉因为动迁赔偿没有达成协议,经常阻挠施工。当天下午1点多钟,我和王川、李雅君、于xx去现场,王川、李雅君、于xx做李宗泉、于景兰的工作。我看他们谈的挺好,(约定)第二天下午一点半到公司谈。我们离开李宗泉家时是下午2点多钟。下午5点多钟,王x打电话说工地打起来了,他把人送到医院,报警了。                                                        15、证人张xx证实,我和朱国军是朋友关系,朱国军和石达弟也是朋友关系,2010年6月份,朱国军通过石达弟承包了拆迁工程。6月17日晚,朱国军他们雇的钩机玻璃被砸,朱国军他们怀疑是动迁户李宗泉所为。次日早晨,石达弟得知此事后,就说想找几个人来看看场,朱国军想找人,被石达弟拦住了。石达弟说,问问开发商是否同意,如果同意就让刘新找人,随后就给于xx打电话,于xx说到现场再说。石达弟到现场后,就和于xx商量找人的事,怎么说的我不清楚。后来,刘新打电话。我还听朱国军对于xx说“找人来不得买点镐把吗”。于xx听完后点点头。随后,石达弟给朱国军拿了100元钱买镐把。刘新通过宫南南找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金吉辉。当天上午没发生什么事,钩机停了,我看到李宗泉站在附近树杈上。中午,刘新他们去吃饭。16、证人李xx证实,李宗泉是红房子住户,5月份我们公司就占地开发一事,公司的刘旭、张雷和岛里项目部的人员做他们的工作,并进行地勘、产权评估。刘旭、张雷说李宗泉提出要300万元才能动迁。并经常动手打工作人员,特别不讲理。后来又反映李宗泉在我们施工的地上盖违章建筑。我到现场看过,拆完的房子被李宗泉盖上煤棚子。6月17日上午,王川给我打电话说李宗泉影响施工。我给龙港区城管的王局长打电话,之后,城管姓徐的带人到李宗泉家,我也去了。看见李宗泉在煤棚子上绑了两个液化气罐阻止施工,扬言要和我们同归于尽。还要动手打城管人员。城管的三个人说我们管不了,我就让他们走了。18日上午,我在办公室,负责现场施工的孙工(孙宇)回来说李宗泉挡着钩机,现场干不了。17、被告人朱国军供述,我们是2010年6月13日开始干,先在电视台上边工地干几天,同月17日在电视台下边的工地施工,当天晚上我们雇的钩机玻璃被人砸了,怀疑是施工现场附近一家住户老头(李宗泉)砸的。次日早晨,我和张xx坐石达弟的车去工地,在车上石达弟得知钩机玻璃被砸后,就想找几个人来现场看看,我说我找,石达弟说先问问开发商同意不同意,如果同意就让刘新找人。然后,石达弟就与青岛公司的副经理于xx联系,于xx说到工地再说。到工地后,石达弟与于xx怎么商量的我不清楚,石达弟让刘新找几个膀大腰圆的人到工地来,刘新就给宫政(宫南南)打电话找人。随后,于xx又让我买镐把,是石达弟给我拿了100元钱,刘新开车拉我去买了10根镐把,用袋子装上,放在了工地。宫南南找来了四个人,我只认识“小六子”(金吉辉),宫南南他们在工地呆了一会看没什么事,宫南南就拉着一个人先走了,中途又有一个人走了,金吉辉和另外一个人(王健)一直在工地等着。当天中午,我们干活时,这家的老太太(于景兰)不让钩机碰他们家的树,碰了得赔钱,老头(李宗泉)把煤气罐绑在煤棚上,老头还爬到一棵树杈上。这样,我们的钩机就停下来了,后来石达弟也到了现场,但也没有解决问题。石达弟看着挺生气,在工地说“如果有气枪就打老头的耳朵,他就老实了”。18、被告人刘新供述,当月17日,我们在龙港区电视台下边的工地施工。当日晚上,我们雇的钩机玻璃不知道被谁砸坏了。第二天早晨8、9点钟的时候,我到施工现场,青岛公司的王川、赵键、于xx,还有石达弟、朱国军、王x都在,石达弟好像和青岛公司的人在商量什么事,后来,石达弟就把我和朱国军叫了过去。石达弟让我找几个人过去现场看看,朱国军说他找人。石达弟说“不用你找,让刘新找吧”。然后,我就给宫南南打电话,让他找几个膀大腰圆的人到现场来看着。石达弟又让朱国军买镐把,并给了朱国军100元钱,朱国军坐我的车买了些镐把,放在了工地。我给宫南南打完电话就去接他,我和宫南南开车快到现场的时候,又接来了“小六子”(金吉辉)和另外一个人,随后宫南南又开车接来了两个人。他们在现场呆了一会,看没人捣乱,宫南南就去搬家,又过了一会,宫南南找的人陆续走了,只剩下金吉辉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王健)。我们钩机在施工的时候,老太太(于景兰)不让钩机碰她家的树,老头(李宗泉)也出来,站到树杈上,钩机就没法干活了。这时,石达弟来到现场,也没有办法解决。我听石达弟对朱国军说“这要有气枪,就打老头的耳朵,他就老实了”。李宗泉还把液化气罐绑在道边挨着施工现场的煤棚上。19、被告人宫南南供述,我和刘新是朋友,2010年年初时,我们合伙往工地拉沙子挣钱。同年6月份,刘新承包了绿岛花园三期拆迁和开槽的工程,刘新说算我一股。绿岛三期是青岛一个公司开发的,石达弟与青岛公司有关系,能要来这伙,朱国军跟石达弟混,关系好,所以石达弟将工程给了朱国军,朱国军没有钱,就找到刘新垫资,刘新又找了懂工程的王x入伙。6月18日早晨,刘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昨天晚上,钩机玻璃被人砸坏了,让我找几个膀大腰圆的人到工地看看。我说是开发商的事,就不同意找人。因为当天我搬家,我就给“六子”(金吉辉)、“小杨”打电话,让他们到工地附近等我。过了一会,刘新开车接我,又接了金吉辉和“小杨”到工地。之后,我又到老区接朱强和王建到了工地。到工地我看到现场没有干活,被拆迁的老两口中的老太太坐在钩机前面拦着不让动,老头在他家坡上鼓捣煤气罐,我向刘新要了钱就走了。中午的时候,我给刘新打电话,想找刘新拿租房子的押金钱,得知刘新在岛中鲜饭店吃饭,我到那之后,看到石达弟、刘新、王x、朱国军、金吉辉、王建在那,刘新给了我1500元钱,还告诉我石达弟今天过生日,我敬了石达弟一杯酒后就带着王建走了。20、证人王x证言,今年的6月18日我同宫政去了岛里的一个工地,到那儿“出场”来的。6月18日上午,我接到宫政的电话让我去站前宾馆,(我到时)朱强、还有一个什么阳的男的,我不认识他。宫政没有说是啥事儿。往岛里去的途中,宫政说陪他去岛里土场看看。宫说动迁时有人拦着,不让动迁,叫咱们过去一下子。到了岛里工地的现场,工地上有一个老太太在地里坐着,拦着施工的挖沟机不让干活。宫政说工地干活,老太太不让干,新哥打电话叫咱们过来,刘新、大军、老六都在工地上。我一看也不是啥好事儿呀,这是给“出场”来了。宫政找我到工地,实际上就是找我去“出场”,出人壮胆。21、证人王x证实,2010年6月18日9时左右,我到施工现场,石达弟、钩机司机、孙工、“小亮”(张xx)在现场,我没有看到刘新。过了10多分钟,刘新和“大军”(朱国军)到现场了,和石达弟在一起唠什么我没有听清。过了一会,于xx和赵键来看看施工的情况就走了。孙工交代完我该干的活,就上他自己的车里去了,我站在孙工的车旁看着钩机干活。刘新打电话说:“到岛里铁道口附近。”我不知道刘新和谁通电话。过了10多分钟,“大军”让我陪他去买镐把。我开车和“大军”去建材商店。到老龙港区政府站点时,我接到刘新电话让我回施工现场,刘新开车来到区政府站点,“大军”上刘新车了,我就回工地了。“大军”说:“买镐把”是吓唬人的意思,是吓唬阻碍动迁的人。到工地后,过了30分钟左右,“小六”(金吉辉)、宫政(宫南南)、还有一名我不认识的男子(王健)到施工现场来了,不一会,宫政走了。又过了10多分钟,刘新和“大军”回来了,“大军”把镐把用编织袋子扔在施工现场了。大约5、6根。刘新、“大军”、“小六”还有我不认识的那名男子在一起聊天。我就在钩机附近看着钩机干活。10时30分左右,宫政又带两名男子来到现场和刘新、“大军”、“小六”他们聊了一会,聊什么我不知道,宫政和后来带来的两名男子其中一个就走了。11时左右,石达弟来到施工现场,钩机在老头(李宗泉)家门前干活,老太太(于景兰)不让钩机干活,我就让钩机上别处干活,老太太就走了。事后(2010年6月18日晚)刘新说这些人是宫政找来的,说是石达弟让他找的,他再让宫政找人。因为钩机玻璃在6月17日晚被砸了,怀疑是老头砸的,找人来就是为了对付砸玻璃的人和捣乱的人。买镐把的目的事后我感觉是给找来的这些人用,但后来没用。                                                              

(以上证据证实案发起因以及案发当日石达弟经于xx同意后,指使刘新、朱国军找来宫南南等人的事实)                                                          

22、证人王x证实,我和李xx、赵x、张雷去过老头、老太太(指李宗泉)家,因为(他们)不跟别人谈动迁补偿的事,多次阻挠施工,(他们)就想要能跟 “拍板”的人谈(拆迁)。(我是)6月18号中午去的,他们家是做馒头的,有执照。他们想能在这方面补偿一些,我也答应了,让他们准备好相关手续到我的办公室去谈。6月19日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张xx说我的工地上有人打架,我才知道这事的。23、证人李xx证实,当日下午1点,我和王川去李宗泉家协商赔偿,我们和李志强商量的非常好,约定第二天李宗泉拿手续到公司商量赔偿标准,李宗泉对处理方式很满意。下午3点多钟我和王川离开。晚上7点多钟,张xx说现场打架了,我才知道李宗泉被人打了。24、证人赵x证实,6月18日11时左右,王x给我打电话说李宗泉不让干活了,之后我去工地了。王x说:“李宗泉因为挖探坑的事不让施工,一会石达弟过来和他谈。”过了20分钟左右,石达弟来和李宗泉谈了半个小时没有谈妥。之后,我就对王x说:“下午我们再解决这事。”我就回公司了。那天(指6月18日)中午12时30分至13时之间,我和王川、于xx、李雅君去现场后见到王x、勾机司机(指张浩)、发土票的那个人(指张xx)。我看看干活情况。王川、李雅君、于xx和李宗泉谈动迁问题。除了我们,石达弟和李宗泉谈过动迁的问题,谁让石达弟和李宗泉去谈的,我不知道。6月18日下午2点多钟离开工地,王川、李雅君、于xx和李宗泉谈完后,我们离开的。(我们)从施工现场回来后,到王川办公室谈李宗泉动迁的事情。25、证人王x证实,2010年6月18日中午,我和刘新、朱国军、石达弟、“小六”、宫政、还有王健在葫芦岛市龙港区岛里岛中鲜饭店吃饭,具体哪个人的原话是怎么说的我想不起来了。在酒桌上,石达弟同小六、朱国军一直在说话,我没有同他们说话,刘新也没有说啥。石达弟开始说自己的过去如何如何的,反正竟是一些吹牛的话。当时小六听起来是挺佩服的,多次向石达弟举杯敬酒。在他们唠时,我中途出去有半个小时给人送饭。我回来后宫政走了,石达弟继续说他的过去,唠到了干活的工地上的那个老头是如何拦阻拆迁的事情,说这事儿时石达弟挺生气的,他说老头子同自己的兄弟处不来,对自己的爹妈不好了,是个精神病。又说同老头谈拆迁他家的绑着液化汽罐的小棚子的事情,老头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谈整个房子拆迁的事情,就没有谈成。这时朱国军说要不晚上把他家的小棚子拆了,小六跟石达弟说打他一顿、整他!朱国军也附和说打他,石达弟说行,你们敲打敲打他,我明天上去好谈,到时我给你拿三万两万的。当时我以为他们这是吹牛的,没有往心里去。“大军”、“小六”、刘新、石达弟四个每人喝了6、7瓶啤酒,我喝了4瓶啤酒。刚开始吃饭的时候,石达弟说:“每人喝2瓶。”我也说:“少喝点行,“大军”、“小六”喝多了变态。”但后来,石达弟又要了很多酒,才喝这么多的。我以前听刘新说的,他们两个喝多了爱闹事。喝完酒之后,“小六”喝多了,别人没怎么多。我只看到“大军”和“小六”打老太太的经过,他们打老头的时候,刘新让我把奥迪车开下边去报警,我没看到扎伤老头的过程。刘新说是“大军”给老头抹脖子了。26、证人张xx证实,大约下午4点,朱国军、金吉辉、刘新、王x回来了,朱国军、金吉辉喝多了,先找茬打了于景兰,又打李宗泉。在打李宗泉的过程中,朱国军被打急眼了,就从刘新处要来弹簧刀,朱国军拿刀就向李宗泉冲过去。这时,金吉辉和李宗泉打在一起,朱国军过去后从后面用双手搂住李宗泉的脖子,并用刀逼住老头脖子,金吉辉拿砖头打老头,但打没打到我没看清。过了一会儿,我看到老头脖子往外冒血,跪在地上。其余抢救、外逃情节与被告人朱国军、褚珊珊等人供述相符。27、证人衣xx证实,2010年6月18日15时30分左右,我陪褚珊珊到岛里船厂电视台下的平房附近,现场有勾机的司机、“小亮”,我陪褚珊珊发票。过了一段时间,朱国军、刘新、“老六”(金吉辉)他们三个人回来了,“老六”和朱国军去解放在施工现场旁边的液化气罐,过来一名老太太,对“老六”又骂又推的,“老六”推老太太给老太太推坐在地上了。老太太拽着朱国军的裤脚起来后,给朱国军一个嘴巴,“老六”就动手打老太太,朱国军也动手打老太太,我们就拉架。随后,过来一个老头开始用砖头打朱国军,朱国军对刘新说:“你把刀给我。”刘新把刀递给了朱国军。刘新递给朱国军的刀是把弹簧刀,单面刀刃,带尖,刀身长约10cm左右。其还证实了,刘新开车把老头送到龙港区医院,后来120急救车把老头拉葫芦岛市医院去了,到市医院后,刘新给的褚珊珊一千元钱交的押金。此节及案后外逃、串供等情节与被告人褚珊珊供述相符。28、被害人于景兰陈述,当日下午2点多钟,青岛开发公司的王川、渤船地产的李雅君来谈占地的事。约我们第二天下午去开发公司谈赔偿的事。下午4点多钟,我在屋里干活听到有人拽液化气罐,我出来制止,一个穿花衣服(指金吉辉)的人就骂我,我们就吵吵起来,花衣服这人打我脸上一拳,穿黑衣服(指朱国军)拽我头发,把我打倒,其余十多个人一起打我,有用砖头、有拳打脚踢的,一个小胖子(刘新)说别打了。李宗泉出来问谁打的,花衣服的人和黑衣服的人就过去打李宗泉,之后又冲过去一个男的打,等我再睁开眼时,李宗泉头朝下躺在斜坡上。我只看见这三个人从煤棚子旁边检的砖头打的,没发现用其他工具。我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李宗泉脖子左边有个口子流血,我就喊人,那个小胖子帮我把李宗泉拖到老陈头家废品站,老陈头拨打的120电话,小胖子说先救人,我和小胖子把李宗泉放到小胖子的车里先去的龙港区医院,简单处置一下又去的市中心医院。小胖子没有动手,小胖子大约1.6米多点、肤色较白、后背是纹身。李宗泉脖子左侧割了一道口子,医生诊断大动脉、神经都断了。我的眼部、头部、面部及全身都淤青。29、被告人褚珊珊供述, 2010年6月18日下午3点多,我和衣xx到了工地现场,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朱国军、“小六子”(金吉辉)、刘新、王x四人回来。金吉辉好像喝酒喝多了,朱国军和金吉辉到工地就故意找茬,金吉辉喊“装精神病那人呢,我找他”,随后,二人就拽煤棚上的煤气罐。这时,老太太出来了,金吉辉、朱国军就对她拳打脚踢,金吉辉还用砖头打老太太的头和身体,他们将老太太打倒了。这时,老头也出来了,看老太太被打,就从地上捡起砖头和石块打朱国军和金吉辉,朱国军他俩就去打老头,朱国军的头部和身上都被砖头打了,可能是被打急眼了再加上喝酒了,他就跑到刘新身边,对刘新喊“刘新,把刀给我”。刘新就把一把弹簧刀给了朱国军,朱国军就拿刀冲老头跑过去。这时,金吉辉正和老头打在一起。后来,我就看到老头脖子往外冒血了,金吉辉和朱国军就停手了。我们这些人就把老头用车送到龙港区医院去了。褚珊珊庭审中供述,刀系朱国军从刘新处抢来。30、被告人朱国军供述,中午12点多,我、石达弟、刘新、王x、金吉辉和王健,我们六个人在“岛中鲜”饭店吃饭,刚吃一会,宫南南来找刘新要钱,石达弟说当天他过生日,宫南南敬酒后就带着王健走了。我们继续吃饭、喝酒。开始,石达弟说每人喝两瓶完事,王x说“小六子”喝多了变态,别多喝。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石达弟又要来很多啤酒,我们每人喝了六、七瓶,把“小六子”喝多了,站都站不稳。在吃饭时,石达弟第一次见“小六子”,石达弟说了些他在社会上混的事,说自己“好使”,“小六子”对他挺佩服,酒喝差不多的时候,就唠到老头阻止施工的事,石达弟说老头有精神病,对家人不好,动迁的事也谈不成,石达弟挺生气。我和“小六子”就说,不行把他家煤棚拆了得了,或者“收拾、收拾”老头,打他一顿。石达弟听了之后说,行,你们收拾收拾他,我再和他谈动迁的事也好谈。然后,石达弟对刘新说,如果出什么事,他可以拿个两万、三万的。我们吃晚饭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左右,石达弟开车先走了,我、刘新、王x、“小六子”回到了工地。“小六子”喝多了,到工地就喊“装精神病的人在哪,我找他”。随后,他就到老头家煤棚那拽煤气罐,我也上去拽。这时,老太太出来了,和我们吵吵起来,我和“小六子”就对老太太拳打脚踢,“小六子”还用砖头打老太太,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这时,老头也出来了,看老太太被打,他就从地上捡起砖头和石块打我和“小六子”,我和“小六子”又和老头打在一起,我的头部被老头打了一个大包,我也急眼了,就跑到刘新身边,对刘新说“把刀给我”,刘新就把一把弹簧刀从腰上拿出来,递给我,我拿着刀向老头冲了过去。我拿刀到老头那时,“小六子”已经把老头打倒在地上了,我就用刀逼住老头的脖子,但老头反抗,不知怎么弄的,我的刀就划进老头的脖子,他的脖子就出血了。庭审中,朱国军对预谋情节予以否认,但承认其杀害李宗泉事实并称刀系其从刘新处抢来。31、被告人金吉辉供述,2010年6月18日早上7、8点钟,宫政(宫南南)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岛里绿岛花园三期工地,说有一个动迁户的老头(李宗泉)阻止施工,把钩机玻璃砸了,让我去工地看着,别让老头捣乱。宫政让我去工地的目的就是出场,老头再捣乱就收拾老头。我在楼下遇到小杨,带他一起去了工地。我和他说陪我溜达一圈。我和小杨打车到岛里,在工地附近的铁道口等宫政,刘新、宫政开车把我、小杨拉到工地,朱国军、王x、张xx都在现场,还有几个开发公司的人,过一会石达弟也来了。宫政告诉我刘新、朱国军承包土方、开槽,钩机、翻斗车都是他们雇的。到工地后,宫政开车走了,过一会又带几个人(来),我不认识。朱国军出去拉回10根镐把,扔在工地。宫政在工地呆了一会,老头也没有阻止施工,宫政要去搬家,把我、另一个人(王健)留下。宫政走后,小杨说有事也走了。我、王健、朱国军、刘新、王x一直在工地,钩机施工时,老头爬到树上,石达弟让他下来他也不下来。老头又把煤气罐绑到煤棚子上,整个上午我们没有与老头发生冲突。12点多钟,我们去岛中鲜饭店吃饭,刚开始说少喝点,刘新说我喝多了好闹事。吃饭过程中,石达弟说他过生日,又要了不少啤酒。我喝了4、5瓶啤酒,有点喝多了。吃饭时,石达弟说老头是精神病。朱国军说不行下午收拾收拾老头。石达弟说收拾收拾他,以后谈动迁的事也好谈。石达弟还说如果出事,可以拿两万、三万。下午三四点钟,石达弟自己开车走了。我、朱国军、王x、刘新回到工地,张xx、褚姗姗、衣xx、钩机司机、钩机老板都在工地。我借着酒劲就喊:精神病在哪?我找他。我和朱国军拽绑在煤棚子上的煤气罐。老太太出来和我们吵吵,我和朱国军就打老太太,拳打脚踢、还用砖头打,把她打倒在地。老头出来用砖头、石块打我、朱国军,我和朱国军就打老头,朱国军头部被打个包,可能打急眼了,就到刘新那儿拿了一把弹簧刀向老头冲来,他一只手搂着老头的脖子,另一只手拿刀逼住老头的脖子,老头挣扎,朱国军的刀把我左手划伤,我低头看手,再抬头时,看见朱国军正用刀抹老头的脖子,老头的脖子往外冒血,我赶紧往下边走,朱国军也往下走。在场的人就扶老头,把他送医院。我和朱国军打三轮车,在龙港区新兰花(百万庄)饭店附近,我下车自己跑了。其还供述,我看见朱国军用刀抹老头脖子一下。我看见朱国军到刘新身边,从刘新那儿取的刀。单面刃弹簧刀、黑色刀把、十多厘米长。朱国军是否喊:刘新把刀给我的话记不清了。那天上午我看见这把刀别在刘新的腰上。我就用拳头打老头,打他的胸部、面部,没有用砖头。其庭审中对参与预谋一节予以否认。32、被告人刘新供述,大约中午12点多钟,石达弟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个饭店,带宫南南找来的人去吃饭。我就和朱国军、石达弟、王x、金吉辉还有宫南南找来的另外一个人,我们六个去了“岛中鲜”饭店吃饭。吃饭过程中,宫南南向我借钱,来到了饭店,我把钱给了他。宫南南得知石达弟当天过生日后,就敬了石达弟一杯酒,随后,就把他找来的人带走了。吃饭过程中,没说什么事,石达弟就是和金吉辉、朱国军说话,具体说什么我也说不清,在他们说话过程中,石达弟突然对我说:“刘新,你要出啥事,我给你拿个两万、三万的”。我不清楚石达弟说这话的意思,因为他说这话之前一直在和朱国军、金吉辉说话,说什么我没听清,应该是石达弟让金吉辉干什么事,因为金吉辉是我找来的,所以石达弟对我说这话应该是在给金吉辉听。当天我们都没少喝,金吉辉喝多了,直晃荡。本来在吃饭前,石达弟说每人两瓶酒就完事,王x也说“别多喝,金吉辉喝多了变态”(喝多好闹事)。但不知道为什么,石达弟后来又要了很多啤酒,才喝了那么多。我们喝完酒,我、王x、朱国军、金吉辉我们四个回到工地,到工地后,金吉辉嘴里就骂骂咧咧的,并且和朱国军去拽李宗泉绑在煤棚上的液化气罐,感觉好像在故意找茬。这时,于景兰出来了,和他们发生争吵,金吉辉、朱国军就用拳脚和砖头把于景兰打倒在地。这时,李宗泉也出来了,看于景兰被打了,就捡起石头打金吉辉和朱国军,金吉辉和朱国军就上去打李宗泉,朱国军的头部被李宗泉打伤了,朱国军就跑到我身边,对我说:“刘新,把刀给我”,我没给他,他就从我腰上把弹簧刀抢走了,冲着李宗泉就过去了。这时,金吉辉和李宗泉打在一起,朱国军怎么打的李宗泉我没看清。过了一会,我看到李宗泉脖子往外冒血,金吉辉和朱国军就停手了。我们一看出事了,就赶紧把李宗泉送医院去了。我们先把李宗泉送到龙港区医院,医院说治不了,又将李宗泉送到市医院进行手术。在市医院的时候,宫南南给我打电话,问李宗泉伤的重不重,随后,宫南南也来到医院,我们在市医院看到李宗泉进了手术室,就都走了。其还供述了凶器特征,黑色刀柄、单面刃尖刀、刀身长10余厘米。33、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出具葫公(龙)勘(2010)007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锦葫路南侧,龙港区岛里红房子李宗泉家东侧,北侧为锦葫路,东北侧为电视台,西侧为海洋站住宅。在锦葫路南侧,海洋站住宅与电视台之间向南有一条土路,沿该土路向南约50米,有一岔路口,在岔路口的拐角处有一木桩,木桩上有一个用铁链和挂锁锁住的液化气罐,呈倾倒状;西侧为一水泥的破路,破路上端为李宗泉家,距离李家东山墙3M,破路南侧边缘48CM处,有一10M×2M自上而下,由西南向东北的流淌及滴落血迹,破路上有大量的砖头及大小不等的砖头碎块。34、葫芦岛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葫公(刑)鉴(伤)字[2010]33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分析说明为,于景兰外伤所致头皮挫伤、双眼部挫伤、鼻骨骨折及肢体多处皮肤软组织挫伤的形态特征分析认为符合钝器致伤物作用所致。鉴定意见为,①于景兰鼻部钝器伤致右侧鼻骨骨折,伴远折端塌陷畸形,其损伤程度为轻伤。②钝器伤致面部软组织挫伤、双眼部挫伤、肢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其损伤程度为轻微伤。35、葫芦岛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辽)公(葫)鉴(法医)字[2010]109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损伤检验为,①李宗泉左乳突下沿左胸锁乳突肌走向长7.0CM已经缝合伤口。②甲状软骨向左有13CM横行已经缝合伤口。③右颈部有4.0×0.2CM横行伤口,深达皮下,此创向左有4.0CM长横行皮划痕。上述创口特征为,创缘整齐,创角锐,创壁光滑,创腔内无组织间桥。④左膝关节处3.3CM×2.6CM表皮剥脱。⑤右膝关节处3.2CM×2.8CM表皮剥脱。论证的致伤物为锐性物体。成伤机制为,根据李宗泉尸体损伤部位和程度等,分析其损伤系被他人用锐性致伤物砍切所致。鉴定结论为,李宗泉系被他人用锐性致伤物砍切颈项部造成左侧颈动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缺血缺氧性脑病从而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另葫芦岛市中心医院439091号李宗泉住院病志摘要记载,李宗泉入院时左颈部见长约15.0CM大小伤口,伤口整齐,颈部带状肌、胸锁乳突肌断裂,颈总动、静脉断裂,迷走神经断裂。

(上述证据可证实开发商与被害人李宗泉、于景兰于案发当日协商动迁补偿费用事实;石达弟、朱国军、金吉辉商议“收拾”李宗泉事实;朱国军、金吉辉伤害于景兰、李宗泉事实及案后刘新、褚珊珊等人将李宗泉夫妇送医救治等事实)

36、被告人褚珊珊供述,案后,在市医院时,岳飞找我,说朱国军头部被砖头打伤了,在龙港区医院,让我也过去。我和张xx、衣xx打车回龙港,在车上,我让他俩给朱国军收拾衣服,准备出去躲躲。我自己到龙港医院后,石达弟、岳飞都在,朱国军把事情经过和石达弟说了,石达弟拿500元钱付了朱国军的医药费,又给了朱国军1000元钱,并对我们说“你们出去躲几天吧,别在家住了,这1000元钱留着路上用”。之后,我和朱国军、张xx、衣xx会合,到了石达弟的公司找岳飞,岳飞让朱国军到农村躲一躲,朱国军说去北京躲。因为朱国军的裤子上有血,岳飞就给朱国军一条牛仔裤换上,又给了朱国军一部三星滑盖手机。我还把刀和换下来的牛仔裤都放在了公司。我们在车站给刘新打电话,向他要点钱。过了一会,刘新来了,说没钱了,刚给宫南南1300元钱,给金吉辉治伤了。后来,我听说,金吉辉被朱国军用刀误伤了。我们四人到辽阳我奶家呆了一天就返回葫芦岛,朱国军给石达弟打电话要钱,石达弟让朱国军找岳飞,朱国军和张xx去石达弟公司找岳飞,回来后,朱国军对我说,岳飞给拿了1000元钱并把原来换下的裤子和弹簧刀拿回来了。在朱国军家楼下,我把弹簧刀扔进垃圾箱,我们四人去了北京,到朱国军姑妈家。后来,朱国军听说老头死了,要自杀,我和张xx、衣xx就劝朱国军投案。朱国军同意了,但怕判重刑,于是我对朱国军说,让他编造杀害老头情节,我和张xx、衣xx也串供了。证人张xx、衣xx亦证实上述事实。37、被告人岳飞供述,我是2009年6月份开始跟石达弟在一起,我是石达弟的司机。通过石达弟我认识了朱国军,朱国军与石达弟是朋友关系。2010年6月18日晚上4、5点钟,朱国军给我打电话,要找石达弟,我说石达弟没有跟我在一起。过了一会,朱国军来到了石达弟公司,我看朱国军头部受伤了,身上还有血,他说跟人打架了,别的没多说。后来,石达弟也来到公司,让我陪朱国军到龙港区医院,到医院后,石达弟给朱国军拿钱治伤,朱国军还叫来了他对象褚珊珊。之后,我回到了公司,朱国军、褚珊珊、张xx、衣xx也来公司找石达弟,朱国军说要去辽阳躲几天,还向我要了一条蓝色牛仔裤,朱国军将换下来的裤子和行凶用的弹簧刀放在了门后。第二天晚上,朱国军给我打电话,说找不到石达弟,他想向石达弟要钱。次日中午,石达弟给我打电话,说了朱国军找他要钱的事。石达弟告诉我,让我对朱国军说没有找到他,并让我借给朱国军钱。后来,朱国军给我打电话,让我张罗钱,我在公司楼下给了朱国军1130元钱,朱国军又把他原来放在公司的衣服和刀拿走了。其供述,知晓借给朱国军钱的用途是朱国军用来逃跑,是石达弟让我给的,所以就给了。其还供述,朱国军与石达弟关系挺好,事后听石达弟说朱国军把一个老头扎了。38、被告人刘新供述,从医院出来后,我和王x给宫南南送到“红星路”,宫南南对我说,金吉辉也受伤了,让我给拿钱看病,另外,也需要出去躲几天。我说这钱不能拿,宫南南说算他借的,我才给了宫南南1300元钱。39、被告人石达弟承认给过朱国军钱财的事实,但辩解因为朱国军找不到刘新才给朱国军钱。40、宫南南供述,2010年6月18日晚上我和刘新、王x坐车去我租房处,老六受伤后打电话向我要钱,我当时向刘新借钱,我说:老六胳膊受伤了,让他借钱给我,我借给老六。刘新说这钱没法拿。我就没有说(什么),我就下车走了。我自己借给老六1000元钱。与被告人金吉辉供述外逃期间,接受宫南南资助人民币1000元的事实相符。41、葫芦岛市龙港区人民法院(2002)龙刑初字第2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2005年11月7日,刘新(刘欣)、朱国军因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42、葫芦岛市龙港区人民法院(2005)龙刑初字第13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2005年11月7日,朱国军因犯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与原判伤害罪刑期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43、葫芦岛市龙港区人民法院(2001)龙刑初字第5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2001年6月4日,宫南南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44、葫芦岛市龙港区人民法院(1999)龙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1999年8月10日,石达弟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45、抓捕经过,“6.18”案发生后,公安人员于2010年6月20日将刘新抓获,同月25日,朱国军向公安机关投案。其余被告人均系抓获归案。46、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破案表证实,案件来源、侦破过程及各被告人到案经过。公安机关关于向法庭提供证据材料的说明证实,涉案被告人抓捕经过及被告人刘新案后得知公安机关传唤即主动到案并交代涉案事实。47、被告人朱国军等人户籍证明证实身份情况。48、协议书,2010年7月26日签订的该协议书证实:西山分公司就李宗泉死亡、于景兰受伤及房屋达成补偿协议,李宗泉费用:医疗费1万元,死亡赔偿金287 860元,丧葬费13 86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74 880元,精神抚慰金3万元,合计416 605元;于景兰医疗费1万元,伤残补助金57 572元,合计67572元;李宗泉房屋、设施、植物15万元。上述三项费用为西山分公司代为补偿,共计费用634 177元。王川代表西山分公司,于景兰、李竹叶、李xx在此协议上签字。该协议书约定,本协议签订后,乙方(李宗泉亲属)放弃对实施伤害的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的追究。若本次事件在法院就民事赔偿部分审理时,所涉及民事赔偿的全部金额乙方声明由甲方享有,乙方绝不干涉。另有补偿协议书约定,双方达成补充协议:精神抚慰金再加20万元;甲方同意给予乙方生活补助10万元。综上,西山分公司已代为赔偿李宗泉亲属934 177元。49、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提交户籍证明等民事单据证实其与被害人的亲缘关系及相关民事事实。

(上述证据证实朱国军、金吉辉外逃期间,岳飞、褚珊珊、宫南南等人的窝藏、包庇事实及相关民事部分事实)

(二)故意伤害事实

1、2005年3月22 日22时许,石达弟、“雷子”(在逃)驾驶轿车,行至龙港区马杖房建设银行附近路段时,与连国富驾驶的机动三轮车险些发生碰撞,双方发生争执。石达弟和“雷子”对连国富进行殴打,将连国富打倒在地。经法医鉴定:连国富头面部损伤为轻微伤;右上肢骨折为轻伤,伤残程度为十级。案后,石达弟通过家人与连国富达成赔偿协议,赔偿连国富人民币32 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①、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05年4月7日22时许,连国富向龙港区公安分局西街派出所报案称,同年3月22日22时许,我驾驶机动三轮车行至锦葫路马仗房建行附近时,从一辆车牌号为辽P81060的白色桑塔纳轿车上下来三个年轻人,将我打伤。该案由公安机关立为故意伤害案件进行侦查。②、被害人连国富陈述,2005年3月22日晚上10点多钟,我驾驶三轮车行至马杖房建行门口准备左转,一台白色桑塔纳轿车上下来两人,对我拳打脚踢,这台车倒车跑了。我被送到连山区医院住了20多天。这两人都动手了。派出所调查时告诉我其中一人叫石达弟。2005年5月4日,石达弟的姐姐通过张忠海、程永霞找我商量赔偿一事。商定赔偿3.2万元,我就不追究石达弟的责任。2009年5月10日,把钱给我,写了协议书。协议书内容是我自愿的,也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③、被告人石达弟供述,2005年3月间,我开车带 “雷子”自岛里行驶到马仗房建行门口时,右侧一辆三轮车往左侧违章并道,我的车被别一下。停车后“雷子”下车,开三轮车的连国富也下车。“雷子”和连国富吵起来,我也下车, “雷子”和连国富打起来,我拉架,我头被连国富打了一下,我挺生气的,就和“雷子”一起打连国富,拳打脚踢将他打倒。“雷子”又踢了连国富几脚。我倒车之后就跑了。“雷子”叫什么我不知道,是王光介绍来我公司干活的。王光是给我打工的,现在联系不上。2005年5月4日,我被西街派出所抓获,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5月18日被取保候审。关押期间,我姐石景达找到连国富商谈赔偿达成协议,赔偿连国富3.2万元。④、葫芦岛市公安局出具的 (2005)葫法伤鉴字第162号、(2005)葫法残鉴字第144号临床法医学鉴定书鉴定结论为,连国富面部损伤为轻微伤;右上肢骨折为轻伤,十级伤残。⑤、赔偿协议书证实:2005年5月10日,石景达代石达弟赔偿连国富人民币3.2万元。连国富承诺放弃追究石达弟的刑事责任。

2、2009年11月5日上午,李文成雇用两台农用三轮车向龙港区岛里柳条沟山上运送砂子,石达弟、岳飞、马x发现后,对李文成雇用车辆进行拦截,李文成与石达弟发生争执,石达弟、岳飞并对其进行殴打,造成李文成头、面部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李文成头部钝器伤致头皮血肿,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口腔钝器伤,损伤程度为轻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①、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09年11月9日13时许,李文成向葫芦岛边防派出所报案称,同月5日10时许,在葫芦岛市龙港区葫芦岛街道西山社区柳条沟,我雇佣农用三轮车往山上拉沙子,石达弟等人阻止农用车上山,并将我打伤。公安机关将石达弟、岳飞、马x列为寻衅滋事案嫌疑人,对此案展开侦查。②、被害人李文成陈述,2009年11月5日10时20分左右,石达弟和两个人在柳条沟不让我雇的两台拉沙子的三轮车过去,我过去问怎么回事,石达弟说柳条沟的山是他们公司承包。我们就吵吵起来。石达弟下车给我一拳,那两个人也下来,高个(马x)拉我的右手,石达弟拉我左手,矮个(岳飞)打我头部,把我打倒,我就晕过去了。后鉴定是轻伤。石达弟赔偿2.8万元。派出所反映与石达弟已经赔偿,其本人不再追究石达弟的责任。                                                                    ③、证人马xx证实,案发当天李文成是与三个男子撕扯在一起;证实是石达弟等人打电话报警。④、证人李xx证实,石达弟在岛里柳条沟山下的锦葫路路边修建围墙,有用地手续;证实石达弟向其举报柳条沟有人私自建房;其曾让石达弟帮助举报柳条沟私自建房的情况。⑤、被告人岳飞供述,2009年11月5日,我和石达弟坐马x驾驶的车辆去岛里柳条沟,石达弟在柳条沟垒护坡。中午时,我们看到李文成雇佣两台车往山上拉沙子,想盖房子,石达弟不让他拉。李文成就和石达弟吵起来,石达弟用拳头打了李文成几下,李文成就倒地了。当时,我和马x拉着李文成,不让他打石达弟。过了几天,石达弟让我去派出所承认打了李文成,让我替他顶罪,我没同意,后来石达弟赔偿给李文成三万元钱。⑥、被告人石达弟供述,新世纪港口工业园区责成我帮助看管柳条沟的地,城管部门也让我帮忙看着点。2009年11月5日10时许,我在葫芦岛市龙港区柳条沟附近,制止了两辆三轮车拉沙子。后来,李文成把我的车拦住了,并骂骂咧咧。我告知他“山是我们公司承包的,城管现在不让建房,让我管着点”。随后,李文成跟我吵吵起来,这时,岳飞下车跟李文成厮打起来,怎么厮打的我没看清。与此同时,马x也下车了,把我拉开了,在拉我的过程中,李文成把我的帽子和眼镜打掉了。其辩解,我没有打李文成。事后,我赔偿李文成人民币28 000元,在边防派出所签的协议,这钱是替岳飞出的钱。其还辩解,没有指使岳飞躲避警察抓捕的事实。⑦、证人马x证实,岳飞与李文成撕扯在一起,李文成动手打了石达弟;石达弟、岳飞也打李文成;否认自己打李文成。⑧、辨认笔录证实,2010年8月2日,侦查机关组织被害人李文成对含有嫌疑人岳飞照片在内的不同男性照片进行辨认,李文成辨认出岳飞参与此案。⑨、葫芦岛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葫公(刑)鉴(伤)字[2009]640号临床法医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①李文成头部钝器伤致头皮血肿,其损伤程度为轻微伤。②口腔钝器伤致牙齿冠根折,其损伤程度为轻伤。⑩、协议书证实,2009年11月23日,李文成与石达弟就李文成轻伤达成协议,石达弟一次性赔偿李文成人民币2.8万元。李文成放弃对石达弟的其他要求。

3、2009年6月27日21时许,张磊在龙港区玉皇商城金殿歌厅唱歌,因张磊在歌厅内摔酒瓶子,该歌厅经理赵家强(在逃)找到在该歌厅唱歌的金吉辉,授意其将张磊劝走。金吉辉与张磊发生争执,在歌厅大门外,金吉辉用折叠刀刺扎张磊腹部一刀。经法医鉴定:张磊腹部开放伤、小肠系膜破裂、小肠破裂、血性腹膜炎,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伤残程度为九级。案后,金吉辉与张磊达成赔偿协议,赔偿张磊人民币55 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①、证人赵x证实,2009年6月27日21时许,我和六子(金吉辉)等人在龙港区玉皇商城金殿歌厅唱歌,听说张磊在楼下唱歌,还喝多了,要砸歌厅,我和金吉辉到张磊的包房去劝他。当时(地上)有啤酒瓶的碎片,我拉张磊往外走,出歌厅门口,张磊耍酒疯,六子拉他,张磊踹了六子一脚,他俩撕扯起来,我拉架,把他们分开,张磊就躺在地上,肚子部位的衣服有一条口子,身上都是血。我们把张磊送医院。我将张磊送到医院,垫付了5000元钱,我告诉六子张磊(住院)没钱,六子拿了1万元,通过我给张磊。其还证实,金殿歌厅唱歌是歌厅经理赵家强告诉金吉辉“张磊在歌厅喝多了,摔酒瓶子”,让金吉辉过去看看,把他整走。证实赵家强让金吉辉过去,有“出场平事”的意思。后赵家强派人给张磊2000元医疗费。金吉辉赔偿张磊5.5万元,通过我给张磊,他们签了协议。我给垫付3000元,赵家强拿了3万元,其余是金吉辉自己拿的。②、被害人张磊陈述,6月27日晚上21时30分许,在金殿歌厅门口被六子(指金吉辉)扎伤,证实证人不让报警,赵x拿了5000元钱。③、被告人金吉辉供述,2009年6月27日晚上,我和赵x等人去金殿歌厅唱歌。歌厅经理家强对我说张磊在旁边包房喝多了,在屋里摔酒瓶子闹事,让我过去看看,把他整走。我和赵x就去了张磊的包房。我劝张磊走,张磊和他的朋友不愿意,张磊骂骂咧咧,赵x也劝,张磊和他的朋友就带气下楼了。在门口,张磊故意摔倒,我扶他,他踹我、骂我。我和他就吵吵几句。张磊就上了出租车,在站在门外,赵x回屋里和别人说话。张磊坐的出租车又回来了,张磊下车骂我,我挺生气从腰上拿出折叠刀,照他肚子扎一刀,随后张磊被他的朋友送医院了。我把张磊,家强从楼上下来,我告诉家强把张磊扎了,让他拿点医药费,家强拿了2000元钱。赵x拿这2000元钱去的医院。半夜赵x打电话说张磊伤得挺重,做手术需要医疗费,我让他帮我垫上,赵x拿3000元钱,加上家强的2000元钱,一共是5000元钱交了医疗费。后来让赵x帮助调解,一共赔偿55000元钱。我自己拿了2万元,家强拿了3万元,还有住院时交的5000元钱。因为是家强让我找张磊的,替他平事把张磊扎伤,我找他要钱,他就给了。④、葫芦岛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2009葫公(法)鉴(伤)字[343]号、2009葫公(法)鉴(残)字[289]号临床法医学鉴定书分析说明为,张磊损伤致腹部开放伤、小肠系膜破裂、小肠破裂、血性腹膜炎。鉴定结论为,张磊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伤残程度为九级。⑤、证人宛xx证实,金吉辉把张磊扎伤后,其帮助在协议上签字,证实协议是在连山区医院签的,证实签协议时,金吉辉没有去,证实签协议时有人给赵x拿3万元。所证与金吉辉供述赔偿过程及赵x证言相符。⑥、协议书证实,2009年8月3日,金吉辉就扎伤张磊一事,通过宛xx、武玉录赔偿张磊人民币5.5万元。张磊不再追究金吉辉的刑事责任。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国军故意伤害于景兰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朱国军又持械故意杀害李宗泉,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但对于朱国军故意伤害于景兰的行为评价为故意杀人罪不当。被告人金吉辉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一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石达弟预谋、授意及伤害他人,致一人死亡,三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在朱国军、金吉辉共同伤害李宗泉过程中,朱国军持刀杀人,属行为过限,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犯罪。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成立,但仅指控金吉辉、石达弟共同预谋伤害于景兰、李宗泉,承担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责任不当。被告人刘新为他人提供犯罪工具,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石达弟、金吉辉与朱国军共谋故意伤害于景兰、李宗泉,刘新放任朱国军从其身上取走犯罪工具弹簧刀,被告人石达弟、金吉辉、刘新均应对被害人李宗泉的死亡结果承担相应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上述四被告人在故意伤害李宗泉犯罪中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岳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在该起伤害犯罪中,石达弟与岳飞系共同犯罪;岳飞明知朱国军系犯罪的人,在石达弟授意下,为朱国军提供财物,帮助朱国军逃匿,其行为构成窝藏罪。被告人宫南南明知金吉辉系犯罪的人,而为金吉辉提供财物,帮助金吉辉逃匿,其行为构成窝藏罪。被告人褚珊珊明知朱国军系犯罪的人,而向公安机关出具伪证,意图作假证明包庇朱国军,其行为构成包庇罪。公诉机关指控岳飞、宫南南、褚珊珊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应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诉讼代理人认为,石达弟预谋杀人并雇用朱国军、刘新、金吉辉等人实施杀人行为,上述人等团伙作案,属累犯、惯犯,社会影响恶劣;朱国军不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建议法院判处严惩被告人朱国军,并依法惩处其他被告人。被告人朱国军对起诉指控其杀人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辩解,石达弟没有雇佣他行凶,在饭店也没有商议过要“收拾”被害人。他杀人用的刀是从刘新手中抢来的。朱国军的辩护人提出,朱国军与被害人素不相识,系临时起意杀人。被害人阻止正常施工,有过错。朱国军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家属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赔偿,在赔偿协议中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的民事责任。经查,被告人朱国军提议,金吉辉附和并得到石达弟认可的“收拾、收拾”被害人夫妇一节,有被告人金吉辉、朱国军等人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予以证实,庭审时,虽朱国军翻供,但上述事实清楚,可以确认。被害人李宗泉、于景兰在房屋权属未予明确的情况下,阻止施工不属过错。朱国军虽委托家属代为投案,在审判过程中虽能如实供述其本人杀害李宗泉的犯罪事实,但不能如实交代与其共同犯罪的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不属自首。被害人家属虽得到了全额赔偿,但该赔偿与朱国军及其家属无涉,朱国军在庭审中亦拒绝赔偿,故对上述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朱国军因犯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之内又故意杀人,系暴力犯罪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且被害人属无辜被害。被告人朱国军杀人动机卑劣,手段凶残,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金吉辉对起诉指控其参与殴打于景兰、李宗泉及伤害张磊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但辩解,没有参与预谋“收拾”李宗泉。经查,预谋一节事实有其本人及同案犯供述及证人证言予以佐证,其所辩解无据,不予采纳。被告人石达弟对起诉指控其伤害连国富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辩解没有实施伤害李文成行为,李文成受伤系岳飞殴打所致。其还辩解没有参与预谋、指使朱国军、金吉辉伤害李宗泉,案后给朱国军钱财时并不知晓朱国军伤害李宗泉之事。石达弟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石达弟参与伤害于景兰夫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各相关被告人均对在饭店预谋伤害李宗泉事实予以否认。石达弟未曾对刘新说过“出事了,给你拿个两万、三万的”,并且该言语的出现除刘新外各相关被告人均当庭否认。辩护人认为,石达弟伤害连国富、李文成后,均对被害人进行了全额赔偿,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于景兰夫妇被害后,也得到了超额赔偿,该赔偿属渤船海洋经贸实业有限公司给被告人垫付的赔偿款,该公司没有放弃对被告人追偿的权利。石达弟故意伤害李文成案构成自首。石达弟因伤害连国富之事曾被刑事拘留16天,应在确定石达弟刑期后予以扣除。综上,建议法院对石达弟从轻处罚。经查,石达弟对朱国军、金吉辉提议“收拾”被害人李宗泉表示认可的证据确实,且从其在本起共同故意伤害犯罪中的作用看,其“认可”的意思表示与李宗泉、于景兰被伤害的结果具有因果关系,故对辩护人相应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于景兰夫妇的经济损失虽经海洋经贸方予以给付,但该笔款项与被告人石达弟等人没有关联,故不应据此对石达弟从轻考虑。其故意伤害李文成事实,有被害人陈述指控及同案犯岳飞供述佐证,足资认定,故对其辩解不予采纳。因其否认故意伤害李文成事实,故不应认定自首,但其故意伤害连国富、李文成一事,均已赔偿完毕且已取得二被害人谅解,故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辩护意见所提,石达弟曾被羁押一节属实,可予以采纳。被告人刘新否认起诉指控部分犯罪事实及罪名并辩解,没有与石达弟等人预谋情节。案发当日他才见到李宗泉,动迁与他没有关系。刀是朱国军抢走的,他没有预料到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刘新的辩护人提出,刘新不构成故意杀人犯罪共犯,不应采信褚珊珊、张xx、衣xx等人出具的伪证,而应以当庭朱国军、褚珊珊供述为准,即刀是朱国军抢走的。刘新在饭店吃饭时无任何意思表示,参与吃饭不能视为构成共谋。刘新与李宗泉素不相识,在于景兰被打时予以制止,在李宗泉受伤后,积极送医救治。辩护人建议法院在量刑上考虑从犯、自首的法定情节及积极抢救被害人的酌定情节。经查,朱国军、金吉辉、石达弟均未供述刘新曾有任何语言指向被害人李宗泉夫妇,且当时在场证人亦未证实此节,故起诉指控刘新参与预谋事实,无证据支持,被告人及辩护人此观点经查有据,应予支持。关于“抢刀”还是“递刀”一节,被告人刘新未曾供述有“递刀”行为,同案被告人朱国军、褚珊珊,证人张xx、衣xx在共同外逃期间确有串供行为,且上述人等供述、证言在侦查阶段及审判过程中多端变化,故该事实不宜确认。但朱国军杀人用刀系从刘新处得来且刘新未予明确阻止的事实存在,可以确认。故刘新虽不应对故意杀人罪名承担刑事责任,但其在故意伤害犯罪中,仍应与朱国军、金吉辉、石达弟构成共同犯罪,故对辩护人相应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刘新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在公安机关未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主动投案并在其后讯问、审判过程中交代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减轻处罚。其在金吉辉、朱国军殴打于景兰时予以阻拦,在李宗泉被刺伤后积极参与救治的行为,应予积极评价,亦可酌情从轻考虑。故对相应辩护意见,可予以支持。被告人褚珊珊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但提出她有案后抢救情节及未看清刘新是否递刀。褚珊珊有抢救被害人李宗泉情节,可酌情从轻考虑。被告人岳飞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辩护人提出岳飞轻伤事实已经过赔偿并取得了被害人谅解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可予以支持。其犯数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宫南南对起诉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合理部分,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三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朱国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金吉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10月28日起至2016年10月27日止)

三、被告人石达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7月6日起至2013年6月19日止)

四、被告人刘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6月20日起至2013年6月19日止)

五、被告人褚珊珊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7月12日起至2013年7月11日止)

六、被告人宫南南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7月6日起至2012年7月5日止)

七、被告人岳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7月11日起至2012年1月10日止)

八、被告人石达弟、朱国军、金吉辉应赔偿于景兰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41 775元,三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被告人石达弟、朱国军、金吉辉对内各自应承担人民币13 925元的按份责任)。被告人朱国军、金吉辉、石达弟、刘新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于景兰、李xx、李竹叶各项经济损失合计人民币352 452元,四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其中,被告人朱国军承担人民币211 471元,被告人金吉辉承担人民币70 490元,被告人石达弟承担人民币52 868元,被告人刘新承担人民币17 623元的按份责任)。(已执行刘新、石达弟人民币各50 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高    鹤

                                             审  判  员    张 文 喜

                                             代理审判员    张 鹏 程

                                             二○一一年十月九日

                                             书  记  员    戴 玉 国



==========================================================================================

为尽量避免给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经当事人本人申请110.com将对文章内容进行技术处理,点击查看详情
==========================================================================================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4425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