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法律常识 >> 司法鉴定 >> 查看资料

司法鉴定

文章来源: 互联网 作者:admin
司法鉴定 司法鉴定
本期节目嘉宾:
郭义(先生老百姓)
王锦山(先生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主任)
徐贵忠(先生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副厅长)
史增震(先生栏目评论员)
申作宏(先生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院长)
王秀琴(先生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副庭长)
胡永茂(先生慧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主持人:欢迎参与《百姓热线》。如果有人要是被人伤害了、被人打了、被车撞了或者是发生工伤了,你这个伤害的程度究竟怎么样?该由谁来鉴定才算数呢?咱们先看一个短片。
(短片略)
主持人: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想先请几位在这个鉴定所进行过鉴定的几位当事人来说说,你们当时的一些经过和情况。
钟红飞:我是去年十一月一日在如意开发区撞车了,造成颈椎的第六、七节滑脱,治疗已经结束了但是事故一直处理不下来,后来朋友跟我说可以做一下司法鉴定,一个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另外可以在和对方协商的时候做到自己心里也有底。然后我就到了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做了鉴定),呼和浩特市以前是法院、交警队可以做(司法鉴定),因为我这个事情在交警队结案以后就不给做司法鉴定了,我这已经错过了,如果说在法院做,法院以前是在北京做,在呼和浩特市做不了。
主持人:总觉得司法鉴定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
钟红飞:是,而且挺烦人。
王鹏飞:我是今年二月一日晚上回家的时候,乘坐面的车让两个司机打了,打完以后我第二天到派出所申请做的法医鉴定,因为一九九八年我让九个甘肃籍民工把眼睛打瞎了以后,当时我们县的公安局没给做鉴定,结果那九个人全部放了。当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成重伤的决定下来以后,公安机关再回甘肃省已经抓不到这些人了。
主持人:就是说当时有鉴定和没鉴定情况完全不一样,所以这次你特别明白出了事赶紧去做鉴定。
王鹏飞:对,否则现在我已经挺好了,没有(受伤痕迹)。
主持人:以后你少打架。
任文军:我父亲给人家打工,打工时他在这面盖房另外一家在那拉钢筋,拉的时候钢筋崩脱以后把他弹起来摔得颈椎(受伤了),住院以后委托法院做鉴定,做不了。今年这儿(司法鉴定所)开了就来这儿做的鉴定。
主持人:像你这个情况有点工伤的性质,伤到什么程度需要得到一个权威的鉴定。
任文军:对。
戈秀芬:我是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让110警车把我撞了。
主持人:110警车把您撞了?
戈秀芬:是。
主持人:大家都笑了,怎么这么怪的事?
戈秀芬:就是,我跌倒在马路上当时起不来,在马路上躺了四、五十分钟,我心里也可明白了,知道找人拍(事故)现场,但是我相信110(警察)是好人我也把这个权利放弃了。
主持人:没拍这个(事故)现场?
戈秀芬:他们也没叫人拍现场,就用120急救车把我送到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送到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以后很不负责地给我治这个伤哇。这是我的老伴。
主持人:怕你着急,你帮她说两句,让你丈夫帮着说两句挺不容易的。
郭义:我老伴被车撞了以后,在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治伤,是一个十天、三个二十天没药,(肇事的)是回民区交通警察大队他们断断续续地给钱,断断续续地给(老伴)治伤没办法,后来又找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有个局长帮助咱们找见了个好官,找见个为人民服务的官、为人民谋幸福的官帮助我(老伴)。(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转的院,(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三日出的院,我现在打算第一个从个人角度看我老伴的伤到底是好了没有,好到多大程度?残废了残废不了?忽然从一张报纸上看到司法鉴定的(消息),我就来这做了鉴定了。我以前误了(事故)证据了,我现在是(通过)鉴定找到这个证据,我是自己花钱来鉴定的,这个鉴定(做完)我心里还有怀疑。
主持人:你对这个鉴定还有点怀疑?怀疑是这个鉴定(结论)?国家承认不承认到法院能不能算证据?老郭您别着急,今天咱们请大家来就是想说说这个事,看这个事您鉴定了,您鉴定完了管不管用?
郭义:对。
主持人:算不算证据?
郭义:对
主持人:刚才发言这几位我们请一个老百姓代表上来,请哪位?我觉得老郭还可以,那就请您上来。同时请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王锦山主任上来回答您刚才的问题。事先也没告诉您这个鉴定所的主任要来。
郭义: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要知道来的话你也不敢当面这么怀疑了。其实有这个怀疑王主任您理解吗?
王锦山:理解。你应该打消这个顾虑,为什么说不应该怀疑呢,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全国人大通过了一个决定,应该是正式生效的,所以我们根据这个决定也向有关部门申请了我们的执业资格许可证,请大家看一下。
主持人:给老郭看一下。
郭义:有公章,红辣辣的。
主持人:老郭这个看完以后您觉得像那么回事吗?还怀疑吗?算不算?
郭义:人家是国家正式单位,司法厅批准的,打官司最高的地方。
主持人:我也看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这里面说了,他这个司法鉴定所到他那不是打官司,就是鉴定一下,鉴定结果管用。
郭义:管用就挺好,我现在身上带着呢。
主持人:身上带着呢,看一看从哪儿掏出来的?
郭义:怕丢了呢。
主持人:你看多珍贵。
郭义:这是打官司非常重要的东西,给大伙看一看司法鉴定文书,这里头还有公章呢,有法医签字。我老伴的这个鉴定结论是现在其伤情评定为八级伤残,(做鉴定)的手续费司法临床鉴定费是四百元,还有一个大夫和专家会诊费三百元,再还有拍(ct)片子费,因为我(老伴)住医院花的钱很多了,(鉴定)所里面照顾我,我用在内蒙古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出院时拍的片子来这做的鉴定。
主持人:为什么会这么怀疑不相信这个鉴定所呢?
郭义:因为我是民和官发生的问题,老百姓和公家发生的问题,我前头受了很大的挫折。
主持人:这个挫折和你的鉴定有关系吗?
郭义:我这个心态上有点不平衡。(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九点钟肇事,十点零三分去的医院,十一点半拍的ct片,最后这个ct片有个结论(我老伴)没伤,给做ct的大夫在ct室门前说的没伤着骨头,警察和ct室的大夫两人说你回家治去吧!
主持人:当时相信了没有?
郭义:我不知道,我也不是大夫不会看,人家ct是高科技的呀,反正我(老伴)腰板疼得跟死人一样,下一步我就找证据驳回他这个ct片(的结论),我就到内蒙古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拍片,我还用ct片找证据。
主持人:您又不会看。
郭义:人家会看哇!
主持人:看完人家又怎么说?
郭义:腰、胸(椎体)十一压缩性骨折,腰(椎体)三压缩性骨折,还有粉碎性骨折。
主持人:第二次(拍片)说是有问题了?
郭义:有问题了。
主持人:这两个明显不一样的结果你怎么办?哪个算数?
郭义:我再拍第三次,还在内蒙古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再换个专家,这个专家拍出(片子)一看还是一样的。
主持人:第二、三次拍的两次都是这样的,是不是可以说明你的爱人这次受到了比较严重的伤害了?
郭义:就是比较严重的伤害。
主持人:这不行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去这儿鉴定?鉴定完了你还怀疑呢?
郭义:有一天让虫子咬了,第二天见了绳子也怕还是藏着虫子,这就吓得不行。我怕人家现在机构(也不知咋样),咱们也没见过这个证(执业资格证)到底是哪儿批准的咱们不了解。(鉴定结论)到法院能不能当证据?
王锦山:能。
主持人:我们今天还请来了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庭第二庭的王秀琴副庭长,证实一下(这个鉴定书)能不能作为法院判决时的一个证据?
王秀琴:这属于能做证据的一个鉴定文书。
郭义:谢天谢地,还有好官呢!
主持人:既然这样王主任虽然看了这个执业资格证书,你自己说一说咱们这个鉴定所是怎么回事?
王锦山: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正式批准之后,批准我们这个法医(鉴定的)范围主要是临床部分,就是法医临床。
主持人:临床部分是什么意思?
郭义:就是把病人放在这,一些法医去看。
主持人:我的理解也是临床就是在床边上是不是这么理解?
王锦山:法医临床能够鉴定哪一些范围,主要是包括道路交通(事故伤害)、职工伤残、还有在打斗过程中的伤害主要是这三个部分。
主持人:老郭为了让你更放心,咱们还要继续把这个搞得更明白一点,我还请来了几个专家给你解答一下这个问题。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的许贵忠副厅长;还有一个是我们栏目评论员史增震教授。许厅长如果咱们一个普通老百姓
随便拿到一个证书,虽然念起来觉得写得特别规范,但是这个证书是不是真的代表它的公正性、合法性?
许贵忠:所谓司法鉴定,就是在诉讼活动中、也就是在打官司过程中,司法鉴定人运用专门的科学技术和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有关问题进行鉴别、判断,并且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刚才老郭这个叫诉前鉴定。
主持人:老郭听懂了没有?
郭义:听懂了,就是告状以前的鉴定。
许贵忠:你这个鉴定到了法院以后,法院经过质证采信了,那么你这个鉴定就具有科学性、准确性。
主持人:您是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属于哪个法院、检察机关?
王锦山:不属于,谁也不属于。
主持人:民间组织(司法鉴定)为什么从原来的公检法机构脱离出来了成为一个中介、服务机构?
许贵忠:过去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是法院自己审判案件,自己内部又成立鉴定机构,通俗地说这就叫做自审自鉴,公安机关是侦察机关,自己侦察自己再鉴定叫自侦自鉴,为了确保司法公正就是对司法体制进行改革确保鉴定的公正性和公信力。
主持人:老郭刚才他说就是你们这一件事说到司法体制的改革了,说到国家层面上去了,您觉得国家把司法鉴定从法院脱离出来成为民间独立的一个机构,(与以前比)这两种方式您个人觉得哪种好?
郭义:这种好。
主持人:为啥?
郭义:这个老百姓能直接和(鉴定所)挂勾,直接就能进去鉴定到法院、公安厅、公安局、司法厅鉴定,毕竟官向官、民向民。
主持人:史老师您对这种改革方式怎么看?
史增震:我想问一下王主任,现在到你那鉴定的这几个患者是我们法院或检察院委派到你那去鉴定,那么你的利润里面有没有给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给他们利润分成?
王锦山:我们跟他们没有关系,这一点可以明确告诉你。
史增震:不是一个利益上的原因?
王锦山:没有。
主持人:那他们为什么去你那呢?
王锦山:呼和浩特市现在唯一的一家就是我们那。
主持人:只能去他这,如果不到我们这(做鉴定)就得到北京市或山西省、河北省(做)。
史增震:因为我们这个鉴定所现在隶属于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
王锦山:对。
史增震:如果医疗故事鉴定因为你上面的母体就是第一医院,那么你做鉴定和第一医院是什么关系?
王锦山:我们跟第一医院在鉴定方面应该说是分离的。
主持人:它的法人也是第一医院的院长也在这欢迎您。
申作宏:他们(鉴定所)经营的业务应该是我们没有权力干涉的,现在司法鉴定所成立他们的人执业的资格证是两个:一个是临床主任医师的证;第二个是经过司法厅、司法部批准的从事司法鉴定的执业法医的证,所以拿的是两个应该是具备法律效力。
史增震:因为从事司法鉴定能不能公正首先有一个前提,它鉴定的独立性
也就是它与伤害的主体和客体没有任何关系;第二个方面就是鉴定医师的资格,不是谁都能去做鉴定,要取得相应的资格证书并被法律认可,给予授权才能从事;第三个方面需要说鉴定机构本身要有上级主管机关对它的监督和管理,因为王主任他们鉴定所在呼和浩特市乃至内蒙古自治区是第一家,如果一家垄断可能在经营一开始有公信力、有道德、有良知,但(以后)很容易和某种机构达成一定关系。刚才申院长反复强调我业务上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不可能因为你是法人代表,他要出了问题你承担法律责任,所以说鉴定机构的独立、鉴定人资格证书的审定、社会监督和管理机构的监督管理和良好的鉴定环境是缺一不可的。
主持人:你还有什么怀疑没有,对这个司法鉴定?
郭义:我没怀疑了。看看大家有没有怀疑?我是代表我这一方面,我代表老百姓了,咱们老百姓具体有啥怀疑也可以提出来?
主持人:这当主持人了!
观众:你们这个鉴定所是不是政府给投资的?是公益的还是盈利的?
王锦山:我们鉴定所成立的时候(政府)没有一点投资,都是我们白手起家自筹资金。
主持人:自收自支。
王锦山:对。
许贵忠:它是非盈利的中介组织,它具有刚才讲的独立、中立这样的特性,如果以盈利为目的那么公正性就会受到质疑。你给我的钱多,我就给你说成伤害多少;对方又给了他钱了叫他鉴定,他又说对方有利。如果以盈利为动力这样肯定会产生问题。
主持人:他们既然要想独立、中立,就得有独立、中立的能力和经济基础,要想有这个经济基础这种独立和中立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严格管理,他们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那这种中立和独立只能成为他们的一种保护伞成为一种职权。
许贵忠:他们提供的鉴定意见需要在法院质证因而才能采信,如果当事人对他这个司法鉴定所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有质疑的话,可以另外委托其它的司法鉴定所去做鉴定,如果你这个司法鉴定所不公正的话其它司法鉴定所会有制约因素。
主持人:打比方,比如你鉴定一次四百元钱,我给您八百元钱你给我把这个伤钱程度鉴定得严重一点,你觉得要是做这件事可能吗?
王锦山:我在这四十多个案件中已经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往往是伤害别人的人希望鉴定得轻一点,被伤害的人往往需要鉴定得重一点,一种是打来电话(谈条件)也有高层领导(打招呼),我说你相信我,凭着咱们的关系你再不要托人了这就够了。
主持人:够了?想低多少就低多少了,想高多少就能高多少了,(您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王锦山:这么理解是他的理解。
主持人:那你怎么办?
王锦山:公平、公正、客观地做出我应该做的结论。
主持人:但是把话说得稍微极端一点,如果他在这些方面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压力或者伸出了不该伸出的手,许副厅长您怎么管他?
许贵忠:按照《行政许可法》谁许可谁监管的这种规定,检查、质量的评估、受理投诉都有明确的行政处罚规定。
观众:我想问一下你们所搞的是司法临床鉴定你们能做哪些鉴定?又有哪些鉴定做不了?
王锦山:一般说来临床鉴定方面我们都能够受理,其它的精神病,比如说病理,这不属于(我们鉴定)这方面的。
许贵忠:内蒙古自治区现在总共是十六家司法鉴定机构,一类叫法医类鉴定;第二类叫物证类鉴定;第三类叫声像资料鉴定,比如说法医类鉴定有法医病理,法医临床、精神病、毒物其中呼和浩特市除了他这家是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还有内蒙古自治区精神病医院、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医院精神病方面的鉴定。它那具有很强的专业技术力量。
观众:你们这个鉴定中心隶属于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在平时肯定会遇到
医患纠纷这类案件,面对这一类鉴定的时候您该怎样做出判断?
主持人:这个问题提得让人有很多联想,你(鉴定时)交的两个费用司法临床鉴定费,一个项目四百元钱这个费用或者是请大夫的费用,或者是需要继续拍片做这些的费用,这些费用是你们司法鉴定所收的?还是医院收的?
王锦山:司法鉴定所(收的)。
主持人:这样的话他能收很多钱,但没收到他兜里,收到医院“兜”里去了,他下面再跟医院说你看我这个月给你们带来不少业务吧!是不是得给我点分成啊?申院长您既要保证鉴定所的公正、中立,又要保证医院要有盈利、能发展,如果你的医院治坏一个病人,到他那鉴定的时候他会不会公正地鉴定?您会不会给他施加压力?
申作宏:我先说一下那位同学提的医疗纠纷应该不在司法鉴定的范围内?有后果就变成事故了,事故就可以进行鉴定,造成了病人不可恢复的(伤害)这就叫(医疗)事故。事故可以到这鉴定,再一个这个单位是什么性质?我想它就是必须以医院为依托,假如不以医院为依托所有的大型设备检查从何而来?目前所有的这些人的工资,就靠你在那鉴定病人是远远不够的。刚才主持人提到了到医院做检查,检查与司法鉴定是毫无关系的,它需要的必须再重新做检查,不需要的医院没有强迫;第二绝对没有利益上的分成,这一点我是可以承诺的。最后一个我想提司法鉴定所刚刚成立,肯定有不成熟、不健全的地方也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把它培植(起来)。
观众:这个司法鉴定和医疗纠纷鉴定刚才申院长说是两回事,是不是医疗纠纷鉴定以后还要通过司法鉴定?这不是普通的骨科手术引发的漫长诉讼,整整八年了,哎呀八年了把我简直跑得,我怕哪天跑在路上碰死了八年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就是个鉴定。
主持人:医疗事故和你说的这个司法鉴定这两者什么关系?是不是一样的?
王锦山:应该说这两个概念不能混淆,医疗事故是指在医疗过程中形成的差错、事故、事故的轻重,这都算医疗上的纠纷以及事故,那么这个应该在哪处理?内蒙古自治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呼和浩特市也有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那么如果是在医院首先形成的纠纷或者事故,纠纷先在医院处理,事故处理就要到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而跟我们没有关系。
史增震:刚才王主任这个问题回答得我觉得不对。对人身造成一定伤害以后要求让你那里鉴定,我们既然是客观公正地做鉴定,既然是可以独立地去鉴定从法律上来讲归你鉴定是毫无问题的,因为你就是做伤害鉴定的。
主持人:有律师在。
胡永茂:鉴定结果表示不构成医疗事故的,并不表明医疗机构在治疗过程当中所有的行为都是恰当的、没有过错和不当。有关法律规定如果有证据能够证实医疗机构在治疗过程当中和护理过程当中有过错和不当,尚不构成医疗事故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身损害赔偿,在赔偿的过程当中如果能够证实(医疗机构)有过错和不当,对于你的损害程度可以请求司法鉴定机构予以鉴定,但这个鉴定并不是医疗事故的鉴定是对你损害程度的鉴定,但是这一点需要你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实为你提供医疗服务、护理和治疗过程当中这样一个医疗机构存在过错和不当。但这一点在实践当中非常困难。
主持人:咱们今天说的这件事好像您觉得挺自然的是一件不大的事,其实这件事是规范司法鉴定工作的治本之举,是一项很重大的措施。
郭义:不是说(构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他们(肇事者)不认为撞着个人不如撞着有钱人家的狗呀!就是说要东西很难,我老郭去要东西得戴上“铁帽子”骂得“头破血流”。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你下一步怎么办?
郭义:警察是维护国家、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利益的人,我不乐意走法律的道路,我和他(交警队)调解,他不和我调解。我为维护我的权利我就上法庭,我主动要告它,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行不民告官,告得告不得?
主持人:认为告得的请举手。
郭义:全举起来了。
(结束)
主持人:在实施你的权力打官司之前至少你已经完成了一件《司法鉴定文书》,可能将来会在您的官司中作为一个证据,举证被人采纳。你做出了第一步但是后面的路还有很长,我们《百姓热线》会一直关注他,大家都来帮助他好不好?
司法鉴定 司法鉴定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年遇春律师
广东深圳
李保忠律师
辽宁沈阳
王利娟律师
山东聊城
尤辰荣律师
上海徐汇区
徐亮律师
安徽合肥
苏荣杰律师
北京朝阳区
陈铠楷律师
四川成都
刘哲律师
辽宁锦州
张雪冬律师
青海西宁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1462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