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法律常识 >> 防骗手册 >> 查看资料

离异美女被骗财骗色

文章来源: 互联网 作者:admin
采访人物:叶兰,女,32岁,个体经营老板
  采访时间:2005年10月16日
  采访地点:沙坪坝某茶楼
  叶兰说,转了一圈她才看清,谁是真爱。
  一周前,叶兰发来短信,用凌乱的文字,忧伤的只言片语向我诉说了一段支离破碎的爱情。
    她说,心在外面漂泊一年,快回家了。回家前她想在生命里留下点什么,好在满头华发时,回忆起自己曾经很用力爱过,很伤心失去过。
  这是一段怎样痛彻心扉的情感经历?带着好奇,我和她相约在周末的午后长谈。
  ◆真爱:我没说过我爱你
  与徐枫结婚快十年了,我从来没对他说过:我爱你。我一直固执的相信,我对他只有感激。
  他比我大十岁,在外企做销售。1996年我刚满23岁,对都市生活憧憬但又一无所知,怀着打工挣钱的梦想,来到
  重庆,在沙区一家小店做美发,每天过着小店到租赁屋两点一线的单调日子。徐枫是店里熟客,他很喜欢我为他洗头,彼此渐渐有了一定了解,后来他给了我手机号码,寂寞了我就找他电话里聊聊天,但没有更深的接触。
  一天生意清淡,晚上9点半,老板娘和一位叫小雪的小妹早早关上了卷帘门。临走前老板娘安排我守店,当我扫完地,卷帘门中间的小铁门突然开了,小雪佝着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陌生男人。小雪用半开玩笑的口气说:“兰妹妹,姐姐手头紧,借点钱用嘛。”“我也是打工的,没钱。”我感到很诧异。小雪顿时拉下脸来:“今天你不交钱,不要想走出去。”
  “等我先进屋穿件外套,就去银行取。”我哆嗦着走进里屋,趁小雪不注意,试着给徐枫去了call,慌张说明当时状况,请求他赶快报警。一路上不知道怎么到的银行,只感觉一直在发抖,莫名的寒冷从背脊骨直冲头顶。当我把银联卡插进卡槽时,我听到了刺耳的警铃和混乱的脚步声。之后脚一软,瘫在了别人身上。那个人就是徐枫。
  那以后,徐枫来店里更勤,他常请我吃饭、看电影、出去玩。因为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我从不拒绝。有天我们正在饭馆吃饭,他突然冒出一句:别再做了,辛苦,让我照顾你吧。看着他诚恳的目光,我心动了。一个月后我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我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他,做好为人妻的本分:早上,我提前半小时起床,为他准备早餐;中午12点,我准时给他去call,提醒他要按时吃饭;晚上,不管多晚我都等他共进晚餐。两年后,儿子来到世上。我的生活更是以家庭为中心,每天为照顾老公、儿子而忙碌。
  第一天送儿子上幼儿园,我站在教室门口不忍离去:看着儿子羞涩的坐在角落,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环境。一个小朋友向他伸出小手,他试探着触碰了一下,又赶紧缩回。小女孩无邪地笑笑,大方地牵着他的手到孩子堆里玩乐。我放心离开,独自走在回家路上,突然心生感触:生活似乎一眼就能望到尽头,难道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于是我试图联系以前的朋友,打算恢复一定的社会关系。但许枫却常常为此与我吵架。他似乎很清楚我们婚姻的基础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当朋友打来电话,他都会一一过问,最后甚至发展到私自接听。我明白,他害怕我离开,但我要拥有自己的生活。我们的关系在我的坚持和他的阻挠中降到了冰点。
  2002年初,我坚持要独自开家发廊。和他谈的那天,他态度的转变使我始料未及。原本以为会在硝烟中和他据理力争,结果他瘫坐在家里沙发上,冷静地听我说完,然后掏出一份书面协议,说:“兰,如果觉得家好,一年后回来吧。”
  他眼神溢出的全是无奈,靠在他肩上我哭了。我们和平地分居了。
  ◆孽缘:为他吞下安眠药
  30岁以前,我从不知道爱情的原味——酸得浸齿,苦得沉胃,却让人甘心情愿地慢慢咀嚼。
  2002年2月,我的小店在沙区一所大学校园顺利开张。为照顾生意,我总是最早一个去,最后一个走,几乎所有时间都耗在店里。尽管如此,我觉得生活很开心也很充实,我的目标是把小店做成像太阳风一样的大型连锁美发店。
  在店里和客人摆龙门阵是我生活中最惬意的一件事,他们让冰冷的小店有了家的感觉。我注意到了他,一个戴着眼镜、外表斯文的中年男人。他老是沉默寡言的坐在某个角落,显得很疲惫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从他第一次来到店里,我就很留意他,总觉得他很有鹤立鸡群的男人味,与市井小民不一样。随着他越来越频繁的出入,我也越来
  越期待他的到来,但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默契,直到一次偶然的碰面。
  那天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风尘仆仆闯进小店。没等店员招呼,正在做头的熟客突然叫了声:“老公。”他停下脚步,漠然点了点头。我愣住了,眼神中透出惊慌和无奈,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后来,我知道他结婚多年,叫李微,是大学教师,私下有间公司。
  一个下着细雨的夜晚,店里没有客人,我正准备打烊,卷帘门刚拉下一半,他全身沾着雨珠钻了进来。“洗个头。”他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我关好门,在里屋快要做完时,他突然温柔而老练地把我拉进怀里,我希望挣扎却又浑身无力,只得任凭他摆布,同时一种莫名的感觉在体内弥漫……也许,那晚的细雨是游戏开始的暗示。
  不久我有了身孕,此时正是业务淡季,为扩大店面,我打算到上海进修。得知他正好去那里出差,我准备和他一起到上海,再拿掉小孩。当晚,我们住进了事先订好的酒店。本以为在异地的夜晚,他会安慰灵魂彷徨的我,给我勇气去面对人流手术的残忍,但他在激情后却吐着缭绕的烟圈,异常平静地说出“回重庆就分手”的决定。
  第二天下午,我独自来到上海一家医院。医生要求老公签字,我接过笔一边颤抖写下自己的名字,一边斩钉截铁地说我没老公。做完手术我昏昏沉沉在医院躺了一夜,隔天早上忍着巨痛,颠簸着回到酒店,服务台告诉我他已经离开酒店。
  回重庆后,他没来接我,也不接我电话。我太天真,还在期待他回心转意,于是以请教员工合同问题为由,把他像神一样请到店里。刚扩大的店面,要招呼新顾客,特别的忙。他来后,我安排他到内屋洗头,等我。可我还没忙完,他就匆匆离去。新来的小妹红着脸出来说,刚才那个人粗暴地亲了她。第二天,这位店内最漂亮的妹妹就走了。
  我愤怒他的轻薄无礼,再次找理由把他请到小店。那时我随身带着安眠药,我要死给他看。他依旧还是那么冷漠、疏离,我深深地感到被刺伤,报复的念头轰然出现在脑海,当着他的面,我毅然吞掉半瓶安眠药。第二天上午,我在昏昏沉沉中醒来,跟了多年的店员小心翼翼告诉我:“李老师说你害单相思,该去看心理医生。”我感到最后的尊严都被他撕得粉碎,踩在脚下,于是抄起剩下的安眠药,在旁人惊呼声中一口吞下。
  ◆错爱:我欺骗了所爱的人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病房天花板上的白光把眼睛刺得生疼。“你醒了?”张楚在关心地询问。他也是店里常客,一个精干的上海人,在九龙坡承包建筑工程。从两年前认识到现在,他常开车来剪发,付钱往往是实价的几倍。我能感觉到,他很喜欢我。
  “听说你病了,我过来看看。”他扶我坐好,“要喝水吗?”我点点头,轻拂胸口,突然发现,在上海买的青色暖玉丢了。他见我神色紧张,关切地问:“怎么了?”我勉强笑答没什么。也许,痛苦的回忆会随玉一起消失。
  出院后张楚一如既往常来店里摆龙门阵。对于我的事他什么都没问,而李微再没出现过。直到有一天,他主动约我见面。这时的他神情非常焦急,没了方寸,说公司资金周转欠下银
  行上百万,他要“跑路”,但在走之前想见我最后一面。听到他可怜的告白,我心里是说不出的万般滋味。当我失魂落魄回到店里时,张楚早已在老位置等候,“看来今天不适合理发,一起喝杯咖啡。”
  “你的心情都写在脸上。”我喝着他为我点的咖啡,不说话。“不想谈就算了,我有东西给你。”一个深蓝色丝绒礼盒推到我面前,丢失的暖玉就躺在里面。“前段时间看你常戴,上次在医院看你丢了很紧张,就在上海找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不知你喜不喜欢?”我无法再对他隐瞒,哽咽着述说出李微的事。
  神秘消失几个月后,李微又打来电话,说公司出现困难,连工资都发不起。可怜兮兮的语气让我再次心生同情,我想帮他,于是对张楚撒谎说看上解放碑某小户型,还缺十多万,他毫不犹豫就给我卡上打了十几万,中秋那天,我准备中午取出钱给李微送去。“李老师刚才开着新车经过。”店员感叹道。这句话像惊雷劈醒了我,疑问浮上心头:资金紧张的人凭什么还有新车?
  极度失落中我毅然取出钱还给了张楚,最令我后悔的是,我把找他要钱的真实原因告诉了他。张楚暴跳如雷,说我不该欺骗他。当天他离开了重庆,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从此杳无音信。我在冲动间失去了知己。
  两周前,我拿掉了张楚的骨肉。这次人流还是我一个人去,欠他的,总要还,苦果应该自己承受。做人流时,我选择了全麻。在昏沉的临界点,自杀时的记忆如潮水般蜂拥而来,很多强迫自己忘记的事都清楚地回忆了起来:第一次服药后,他狠狠给了我两巴掌;第二次服药后,店员把他叫来,他厌烦地推开我,没扶我一下。
  为一个绝情的男人,我两次自杀;为一个无耻的男人,我欺骗了所爱的人。“兰,如果一年后,觉得家好就回来吧。”徐枫像是人生的赌徒,用承诺作为最后的赌注。他赢了,我将带着一颗受伤而疲惫的心对真爱低语:对不起,我回来了。
  ◆采访后记:珍爱自己是最好的报复
  倾诉间,叶兰每每自问,我是不是很傻?我为什么相信他?我为什么告诉他?她用细碎言语反复问,我知道她只有一个问题:困于爱的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傻?
  叶兰在断断续续中讲完她的故事,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面对生命里出现的3个不同的男人,她总在错误的时间里做出错误的选择,于是萌芽的爱情匆匆夭折。最终她虽然受伤,但还有个空间足以治疗。
  生活没有因为不幸而停止,也没有因为悲剧而留步。不久叶兰要让美发连锁店做大做强,她还要学mba。坚强的女人把握自己,把握生活,最好的报复不是伤害自己,而是让自己活得比他更好。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王海波律师
山东济南
冯倩雯律师
广东广州
毕丽荣律师
广东广州
冯程律师
山东济南
孟凡永律师
江苏徐州
胡律助律师
四川成都
郝廷玉律师
河北石家庄
蒙彦军律师
陕西西安
封华清律师
广东广州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7940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