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律师随笔 >> 查看资料

对“重庆大巴坠江”事件的一点思考

发布日期:2019-02-17    作者:陈崇良律师


事件经过10月28日上午10时许,重庆万州区长江二桥上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小轿车相撞后坠入江中。经公安机关走访调查并综合接报警情况,初步核实失联人员为15人。目前,现场打捞工作仍在进行。

另据现代快报报道,10 月 28 日上午,重庆市万州区一公交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事故发生当天,万州公安局交巡警支队通报称 ,小轿车驾驶员邝某娟被警方控制。10 月 30 日,现代快报记者致电邝某娟丈夫熊某,熊某告诉记者,目前警方已经解除对邝某娟的控制,妻子已经平安回家,一切都好。

10 月 28 日上午 10 时左右,重庆市万州区一公交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事故发生后,许多网友根据现场事故图片,一度错认为是由于小轿车逆行引发了事故。据此前媒体报道,万州区交巡警支队于当天发布通报称,私家车驾驶员邝某娟已被警方控制。

10 月 28 日下午 5 点左右重庆市公安局万州区分局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称,“经初步事故现场调查,系公交客车在行驶中突然越过中心实线,撞击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许多网友在看完警情通报后均表示此前自己错怪了小轿车驾驶员,需要向她进行道歉。

10 月 30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致电小轿车驾驶员邝某娟丈夫熊某,熊某告诉记者,目前警方已经解除对邝某娟的控制,“她人已经平安回家了,一切都好。”

11月2日英国媒体称,中国重庆10月28日发生惨烈车祸,一辆公交车行驶于长江大桥时,突然冲向对面车道并坠入水深70米的江中。但公交车突然转向原因一直未解。重庆警方11月2日发布监控视频,并通报车辆失控原因是一位女乘客与司机发生激烈话语和肢体冲突。消息公布后,中国全网哗然,该事故迅速成为网络热议话题。多名网友评论说,“如此愚蠢的原因,令人愤怒和惋惜”。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称,经过核实,当时有15名乘客在该公交车上,目前已打捞出13名遇难者遗体,但仍有2人失踪。

据新华社报道,坠江车辆是重庆万州的一辆22路公交车。10月28日上午在行经当地的长江二桥时,该车突然左转冲入江中。

事发初,中国社交平台曾传言公交车是由于避让逆向行驶的一辆小轿车而坠入江中,小轿车的女车主不仅逆行,还穿高跟鞋开车,引发网友对小轿车车主的口诛笔伐。

但当地公安部门随后辟谣称,小轿车属于正常驾驶,是公交车突然越过道路中心实线,并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冲出路沿。

警方通报称,经过鉴定,事发前“车辆灯光信号、转向及制动有效,传动及行驶系统技术状况正常”,排除因故障导致车辆失控的因素。

重庆消防部门称,当时公交车上共有驾驶员和乘客15人,当地水深70余米,水域情况复杂。

10月31日晚间,坠江的公交车被整体打捞出水。画面显示,该公交车已严重变形,所有车窗全部碎裂。

重庆万州政府新闻办11月2日上午公开打捞出水的公交车黑匣子监控视频。 此段长约14秒的视频记录了公交车坠江前数秒的车内情况。

监控画面显示,汽车正在桥面行驶时,一名女乘客与司机发生争执,乘客用手击打司机头部,致其还手反击。

当该乘客再次出手攻击司机时,司机似乎意识到车辆已经失控,猛打方向盘,但已无济于事。在乘客的尖叫声中,公交车冲破护栏坠江,监控也戛然而止。

当地政府通报称,警方通过大量走访现场目击证人以及与视频相互佐证确认,事发时公交车内有一名中等身材、着浅蓝色牛仔衣的女乘客,因错过下车地点,要求停车被拒后,与司机发生争吵,进而持手机攻击司机头部。

警方还表示,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触犯中国《刑法》,涉嫌犯罪。

报道称,该事件在中国网络上引发众多网友讨论。[1]
法律分析1.蓝色牛仔衣女乘客(下文简称蓝衣女)攻击司机及司机反击行为的定性。

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集中规定于现行《刑法》的第二章,从114条到139条,多达26个条文规定了此类犯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其中的一个罪名,它是指以与《刑法》明文规定的放火、决水、爆炸等手段的危害性相当的其他方法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现行《刑法》第114条规定:“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法115条规定:“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两个条文看起来相差无几,其实这样安排大有文章。在我国《刑法》中,如果有“……的(某种行为),处…(刑罚)”这样的表述,就表明只要行为人一旦实施此类行为便构成犯罪,也就是法理上的行为犯。我们看到《刑法》114条就是这样的表述,因此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行为犯,只要行为人有这样的行为就构成了这类犯罪,至于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在定罪上并不考虑。《刑法》115条第一款规定的也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规定的不是该罪的成立,而是规定的是结果加重情形。如果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肯定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同时还应当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也就是说要比尚未造成严重后果情况下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量刑要重得多。

在本罪的认定方面,实践中应当注意:(1)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也就是说只要年满16周岁,并且是负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主体,都可以构成该罪的犯罪主体。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是未满16周岁的主体,即使是实施了包括决水等与放火、爆炸、投毒的危险性相当的、并且造成了极为严重后果的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仍然不负刑事责任。(2)犯罪的主观方面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这样表明行为人在主观上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引起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害的结果发生,但是仍然通过积极的行为来追求此种危害结果的发生或者是虽然不积极追求、但是放任此种结果的发生。如果主观上是过失,客观上却实施了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相当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的,则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3)本罪所侵害的法益是公共安全,也就是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健康安全,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如果其行为是针对特定的人或者具体的人的生命、健康安全或财产安全的,一般不构成本罪,除非与此同时也侵犯了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健康安全,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这也是本罪与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的主要区别,后者的行为人主观目的应当是侵犯特定人的人身、健康安全。当然,实践中经常出现行为人主观目的是为了侵害某个具体人的人身、健康安全,但是在具体实施行为的时候,对周遭人的人身、健康安全采取的是一种放任的态度,即明知其他人的人身、健康安全可能因自己的行为遭受损害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加以避免,此种情况从学理上构成想象竞合犯,应当择一重罪进行论处。(4)行为人在客观上实施了以其他危险方法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首先,“以其他危险方法”必须严格被限定为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相当的方法,危险性高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方法当然属于“其他危险方法”。但是那些与放火、决水、爆炸等危险方法不相当的行为,即使危害公共安全,也不宜认定为本罪。其次,本罪的规定在某种程度上有兜底性条款的意味,因此如果某种行为符合其他犯罪的犯罪构成,以其他犯罪论处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尽量认定为其他犯罪,不宜认定为本罪。

结合上述分析,我们再看蓝衣女持手机攻击司机的行为及司机反击的行为。结合现场视频以及媒体对二人日常生活信息的报道,他们应当都是已满16周岁的、负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在主观上,他们作为成年人,应当能够意识到作为在桥面行驶的大型车辆,司机对于车辆的操作关系到车辆的安全行驶,也关系到全车乘客的生命安全。他们也都应当意识到司机在驾驶过程中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任何对于司机的打扰都可能影响司机下一步的正确判断。司机有义务严格按照规则操纵车辆,而每一名车上的乘客都有义务配合司机的工作,至少不应当干扰司机的工作,而且车辆在长江的大桥之上行驶,其危险性要高于一般的公共道路,如果司机驾驶出现偏差,很有可能会出现较为严重的事故。蓝衣女明明知道攻击司机会严重影响司机的正常驾驶且同时会对行车安全产生严重威胁,但是她仍然不管不顾地将手机砸向司机;而司机也应当明知自己对方向盘的控制关乎全车人的生命,此时最好的办法是靠边停车,而如果自己气不过反击蓝衣女,可能会导致车辆失控,酿成惨剧。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二人都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引起危及全车不特定人的生命、健康安全,但是仍然通过积极作为的方式引发此种危险,在主观上至少是放任损害结果的发生,即至少属于间接故意。从客观上讲,二人的行为所侵害的法益是公共安全,也就是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健康安全。尽管可能在蓝衣女自己主观上看,此时她的目的就是要教训一下司机,出老娘一口恶气,而司机可能也是类似的想法。但是他们在具体实施行为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对周遭人的人身、健康安全采取的是一种放任的态度(之所以说是不特定多数人,是结合时间的具体情境,此时汽车飞驰于大桥之上,一旦其失控,会产生连锁的反应,对于整个桥上行驶的车辆都有可能产生严重危险),即明知其他人的人身、健康安全可能因自己的行为遭受损害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加以避免,也即在客观上,实施了危害不特定主体生命健康的行为。而且结合事件发生的具体情境,二人的行为从危险程度来讲,绝对不亚于诸如在公交车上放火、引爆炸弹这样的行为,因此蓝衣女击打司机及司机反击的行为,都应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由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行为犯,本事件中谁应当对最终的损害结果承担责任需要分情况讨论。

由于目前当事车辆上的所有人几乎可以确定死亡,视频中司机究竟是为什么会向左打方向盘,就像“九一三”事件中256号专机在雷达上呈现出的问号轨迹一样,恐怕永远无法会有明确的答案,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假设不同情形的基础上,从纯粹理论角度作出相应的不同结论。

第一种情况,司机左打方向盘冲向路边栏杆是由于与蓝衣女互殴而导致的操作失误。在此种情况下,车辆坠江的最直接原因是由于司机在慌乱中导致的操作失误。但是,在通常情形下,司机与乘客在驾驶过程中发生争执乃至互殴,会很容易导致车辆在短时间内失控或者操纵异常。由于司机与乘客的互殴而导致司机慌乱,对人们的通常认识及此种类似事件发生的客观规律而言,并不是异常的,司机、乘客之间的互殴与司机慌乱而造成车辆驾驶异常之间具有极为高度的关联性。如前所述,鉴于在司机左打方向盘之前,司机与乘客的互殴行为都已经严重危害到公共安全,因此,在此种情形下,尽管车辆坠江的最直接原因是由于司机慌乱间的驾驶失误,但是司机与乘客之前的触犯刑法的行为,则是造成司机驾驶失误的最直接原因。即使互殴行为不是造成坠江的最直接原因,但鉴于互殴行为与引起汽车坠江的直接原因之间的高度关联性,互殴行为与坠江仍然具有因果关系,司机与蓝衣女应对最后的损害结果担责。

第二种情况,部分网友认为司机向左打方向盘是为了让汽车停住,但是在当时的车速、路况等条件下未能做到。在这种情况下,与前一种情况类似,司机的处理行为是二人的互殴行为直接导致的,而且此种处理从具体情境角度也并不属于异常的介入因素,此时互殴行为与坠江仍然也同样具有因果关系,司机与蓝衣女应对最后的损害结果担责。

第三种情况,这种情况相当极端,是少数网友提出的,认为司机是故意向左打方向盘,目的是制造车祸,从而加重蓝衣女的法律责任。假定该极端情况确实存在,那么就涉及异常的介入因素了。笔者认为,此种情况符合异常的介入因素:从蓝衣女的角度,她无法预见司机在与自己互殴之后竟然想主动制造车祸,而且司机的这种极端反应对于她而言也是异常的;此外,司机故意左打方向盘的行为,比较之前的互殴行为来说,具有较高的独立性,它虽然是互殴行为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是更多的是取决于司机故意制造车祸的独立意识,即属于一个较为独立的新行为。因此,在第三种情况下,司机与蓝衣女都应构成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是最终汽车坠江带来的损害结果由司机来承担。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徐岳律师
浙江杭州
陈铠楷律师
四川成都
陈晓云律师
北京海淀区
王皓律师
黑龙江哈尔滨
李军律师
上海徐汇区
李保忠律师
辽宁沈阳
殷运健律师
重庆江北
翟方进律师
上海徐汇区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1843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