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民商类案例 >> 遗产继承案例 >> 查看资料

代写遗嘱是否有效?子女继承遗嘱问题该如何处理?

发布日期:2019-10-16    作者:房产律师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审原告诉称2009年6月18日,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向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起诉称: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原系苏某壬(1981年5月24日去世)和其妻欧阳某(1974年1月5日去世)所有。该房屋于1966年由政府接管。1983年落实私房政策时,武汉市硚口区政府以硚政房(1983)135号文将该房屋发还给“苏某癸等”管业,但未明确“苏某癸等”的身份及范围。1986年6月30日,武汉市硚口区政府以硚政房(1986)37号文件认定前述房屋应归苏某癸等17人共有。经杨文欢等人多次上访后,该文于2007年7月3日被武汉市硚口区政府以硚政(2007)18号文件撤销。2009年1月13日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回复》的方式,正式明确了硚政房(1983)135号文中的“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2002年12月21日,苏某癸与武汉市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某集团)签订《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协议书》,将全新巷4号房屋拆迁。2004年4月15日,全新巷4号房屋被产权调换安置为位于武汉市硚口区多福路全新街同润大厦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没有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尚有多余的房屋面积系苏某癸自购。该三套房屋及其还建后相应的孳息应为本案分割范围的财产。房屋租金收益系该遗产产生的孳息。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依法对该遗产及其孳息均享有相应的份额,依法应予分割。请求:1、依法确认双方在武汉市硚口区多福路全新街同润大厦C16(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和C28号商铺(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中享有的继承份额;2、请求按上述确认之份额对上述遗产进行分割。具体方案如下:将同润大厦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判归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所有;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享有之房产份额总额超出前述两套房产的部分,折算成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在同润大厦C16号商铺中占有的份额并予以确认;3、请求将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收取的上述两套商铺及一套住宅房的租金收益(自2004年4月15日至今共计约900000元)依法予以分割;4、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某子担。 
        苏欢向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起诉称:武汉市硚口区政府下达文件由“苏某癸等人”管理全新巷4号房屋,但没有明确“等”字。后房管部门回复“不是所有继承人都有继承权”,这就指明当时除苏某癸夫妇和苏某丑外,其他继承人都已有了住房,不得再分。该房屋被发还实现了父亲临终时的指定苏某癸夫妇为接班人。该房屋是由武汉市硚口区政府下文还给,也是分给苏某壬所指定的接班人苏某癸夫妇的福利住房,不能被苏某壬其他在28年前早已分得了福利房的继承人所分割或继承。苏某癸夫妇是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拆迁房屋的,是光明正大的,是国家在拆迁还建政策下给予他们的待遇和机会,不是从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手中抢夺的。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的财产主要是苏某癸夫妇几十年来奋斗的心血换来的。有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称有关“17人”的补充文件是其撤销的,完全是假证。我不同意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的意见,但如果苏某壬有遗产,我要求继承。 
        一审被告辩称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辩称:苏某壬的去世时间是1981年5月24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硚政房(1983)135号文将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发还给苏某癸等管业的时间是1983年5月20日。依据法律规定,不论是按照苏某壬去世时间,还是按照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时间,本案诉争房产继承纠纷的诉讼时效均已超过二十年。苏某卯等人已过法律规定的最长继承时效,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已丧失胜诉权。原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系苏某壬生前自住的一栋楼房,该房屋于1966年由政府接管后,苏某辰、苏千、苏兵建、苏欢、苏打强等人陆续就业迁出,只留下苏某壬、苏某丑、苏某癸及其家人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一直居住至该房2004年拆迁。1983年落实私房政策时,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将该房屋发还给苏某癸等管业,面积141.19平方米,房屋结构为丙砖二层。该房屋土地使用面积为92.42平方米,该房屋旁巷道门面占地面积为22.82平方米。苏某壬去世前,其日常生活起居(包括患病期间)均由苏某癸及其家人照顾、安排,并承担一定的经济责任。苏某壬、欧阳某的晚年由苏某癸及其家人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苏某癸为管理、维护、保值(增值)原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付出后半生大量的心血。苏某癸于1981年得知落实私房政策后,积极与亲属联系,并多次到武汉市硚口区房产局办理相关退产手续。在此期间,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中除苏某辰、苏千、苏欢外怕受“牵连”拒不提供相关证明材料。1983年落实私房政策后,由于原住户拒不搬出,在苏某癸及其家人的共同努力下,经向某集团申请,将原住户腾退出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1986年,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硚政房(1986)36号文增加有关人员后,苏某癸又走上了长达二十一年的漫长上访之路。期间,两次牵头向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多次到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武汉市硚口区房产局等部门上访,到武汉市档案馆、武汉市硚口区档案馆调查相关材料,甚至,远道湖南湘潭收集有关苏某壬以及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原关帝巷8号)的重要资料。为维持整个家庭及苏某丑晚年(苏某丑终身单身并无固定工作)的正常生活,苏某癸于1986年毅然从单位辞职,在汉正街从事个体经营。等到苏强军高中毕业后,才因“待业青年”于1992年办理一个经营执照。此后,由于房屋破损严重以及经营的需要,苏某癸多次维修、改建该房屋并开立了“门面”,同时在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旁地基上搭建“临时门面”。苏某癸对其父母苏荫泉、欧阳啓芳生前留有遗产即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贡献很大,因此,依照相关规定和司法实践,其应该多分。原全新巷4号房屋产权与还建后三处房屋因苏某癸的“事实行为”(维修、改门面、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等)已发生质的变化,虽然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沈天、苏打强等人未丧失继承权,但继承份额不能与苏某癸等同。2002年,某集团对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进行拆迁。2004年,某集团根据其与苏某癸签订的《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协议书》,安置了苏某癸、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等人,产权调换房为武汉市硚口区多福路全新街同润大厦C16和C18号商铺(均为39.62平方米)以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苏某癸就超出房屋面积付给硚房集团19589.57元。在本案庭审过程某乙,苏欢当庭明确确认苏某壬的遗嘱系苏某壬真实意思表示。在苏某癸多年经营、管理、居住该房屋的过程某乙,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并未提出任何质疑。因此,苏某壬所留遗嘱应依法认定合法、有效。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等人分有多处公房,而苏某癸在世未分公房,苏某癸的三个儿子又没有固定收入和经济来源,现在所涉房屋经营和居住,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同意给予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一定的经济补偿。故请求驳回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苏某壬(1981年5月24日去世)与其妻欧阳某(1974年1月5日去世)生前共生育九个子女,即:苏某卯(2009年12月23日去世)、苏某辰(2006年5月6日去世)、苏兵强、苏某丑(2006年8月20日去世)、苏欢、苏某癸(2007年12月11日去世)、苏兵建、苏千、苏打强。苏某卯与其夫杨文月(2005年6月15日去世)生前生育二个子女,即:杨某丙、杨文欢。苏某辰去世时的婚姻状况为离异,沈天系其独子。苏某丑生前未婚、无子女。苏某癸生前与其妻胡天生育三个子女,即: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原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建筑面积141.19平方米)于1966年11月由苏某壬交由政府接管。1983年,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硚政房字(1983)135号文件将该房屋产权从1983年5月1日退还给“苏某癸等”自行管业。1986年6月30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硚政房(1986)37号文件明确认定该房屋应归苏某癸、苏千、苏某巳、苏欢、苏某丑、苏兵强、苏打强、苏某辰、苏某卯、苏某午、苏某午、苏某未、苏丹、苏某申、苏某酉、苏某戌、苏某酉人等17人共有。2007年7月3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以硚政[2007]18号文件将硚政房(1986)37号文件予以撤销。2009年1月13日,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沈天作出《回复》,指出将全新巷4号房某甲还给“苏某癸等”中的“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但对该法定继承人范围的确定,依照法律规定应由其法定继承人依法通过公证或司法程序予以确认。苏某壬、欧阳某及其子女原均居住在原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内。后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某亥续搬出该房屋在外居住。苏某丑、苏某癸则一直随其父母共同居住在该房屋内。苏某壬、欧阳某去世后,苏某丑、苏某癸仍然一直居住在该房屋内。在该房屋居住期间,苏某癸对该房屋进行过维修。苏某癸以该房屋为经营场所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个体)》等,将该房屋中的部分面积用于经营。2002年12月21日,苏某癸与某集团签订《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安置协议书》,全新巷4号房屋被拆迁。2004年4月15日,某集团将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及C28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安置给苏某癸等。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及C28号房屋的设计用途均为商业服务、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的设计用途为住宅。苏某癸办理了上述房屋的安置结算手续。某集团应支付的费用与其应收取的费用互相冲抵后,苏某癸向硚房集团支付了超面积款19589.57元、水电表费1751元、铁门费1150元、卷闸门及招牌费6370元、保证金500元、垃圾代运费200元、垃圾清运费200元、物业管理费4240元、预存的水费100元。该三套房屋由苏某癸、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管业至今。苏某卯于2009年12月23日去世后,其子杨某丙放弃继承权、不要求参加诉讼,其子杨文欢申请参加诉讼,故依法于2010年1月26日通知杨文欢为本案的一审原告参加诉讼。苏某卯、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于2009年11月16日向本院提出评估申请,申请对硚口区多福路全新街同润大厦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的市场价值及评估时点的年租金进行评估。武汉国佳房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接受法院委托后,于2010年3月9日将作出的《估价报告书》送达给法院。因胡天对该《估价报告书》提出异议,武汉国佳房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0年3月31日将对该异议的回复送达给法院。武汉国佳房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确定在估价时点2009年12月2日、完整权利状态及满足各项假设限制条件下,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C28号房地产的公开市场价值均为1023600元,年租金均为114163元,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地产的公开市场价值为441100元,年租金为15785元。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各持己见,调解未达成协议。 
        一审法院认为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苏某壬将原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建筑面积141.19平方米)交由政府接管后,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已将该房屋产权从1983年5月1日退还给“苏某癸等”自行管业,且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9年1月13日作出的《回复》中明确指出“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由于苏某壬、欧阳某生前均未对该房屋进行处分,故苏某壬、欧阳某的子女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某丑、苏欢、苏某癸、苏兵建、苏千、苏正均某对该房屋享有继承权,其继承份额应该均等。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虽称苏某癸及其家人对苏某壬、欧阳某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并称苏某癸对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的贡献很大,但其均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且该房屋一直由苏某癸管业。故该院对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要求苏某癸在继承时应该多分的请求不予支持。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虽主张苏欢、苏某丑、苏千曾书面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并将所有份额赠与给苏某癸,但其均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主张不予采信。拆迁单位于2004年4月将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及C28号房屋、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安置给苏某癸等,完全是由于硚口区全新巷4号房屋于2002年12月21日被拆迁。苏某癸虽然办理了上述房屋的安置结算手续,但由于上述房屋一直由苏某癸、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管业,故不能因此认定苏某癸在房屋安置时购买了部分房屋产权。该三处安置房屋仍应归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某丑、苏欢、苏某癸、苏兵建、苏千、苏打强按份额共有。苏某卯去世后,其遗留的房屋产权份额依法由其子杨文欢继承。苏某辰去世后,其遗留的房屋产权份额依法由其子沈天继承。苏某丑去世后,其遗留的房屋产权份额依法由苏某卯、苏兵强、苏欢、苏某癸、苏兵建、苏千、苏某A同继承。苏某癸去世后,其遗留的房屋产权份额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虽请求将一直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收取的上述两套商铺及一套住宅房的租金收益(自2004年4月15日至今共计约900000元)依法予以分割,但其均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对该请求不予支持。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的规定,2010年9月1日,该院作出(2009)××民三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一、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沈天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七的产权份额,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二、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28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沈天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七的产权份额,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三、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沈天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七的产权份额,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四、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杨文欢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各享有六十三分之十六的产权份额,沈天享有六十三分之七的产权份额。五、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28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杨文欢享有六十三分之八的产权份额,沈天享有六十三分之七的产权份额,苏欢、苏千各享有六十三分之十六的产权份额,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享有六十三分之十六的产权份额。六、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对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所继承享有的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的产权份额作价补偿7001.60元,沈天对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所继承享有的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的产权份额作价补偿14003.20元。七、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由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沈天各享有七分之一的产权份额。八、驳回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289元、评估费14200元,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负担5268元,沈天负担4613元,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负担5268元。
宣判后,胡天、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不服,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二审法院查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为:原坐落于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系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共同财产,该房屋拆迁还建后,拆迁还建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的权属性质并未发生改变。在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相继去世后,拆迁还建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应作为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遗产发生法定继承。胡天上诉主张原坐落于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以及拆迁还建后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不应属于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遗产,与事实不符,该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的规定,本案中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兵建、苏某丑、苏欢、苏某癸、苏千、苏打强等九人,均享有继承的权利。苏某丑去世后,其继承的份额依法应由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兵建、苏欢、苏某癸、苏千、苏打强等人共同继承;苏某卯去世后,其继承的份额依法应由其子杨文欢继承;苏某辰去世后,其继承的份额依法应由其子沈天继承;苏某癸去世后,其继承的份额依法应由其妻胡天,其子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上述继承人作为本案诉讼主体参加诉讼符合法律规定,胡天上诉提出的一审判决认定诉讼主体证据不足的主张,不予支持。继承发生后,上述继承人均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应视为接受继承,故本案应为遗产分割纠纷,而不是继承权纠纷,本案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八条的规定。在原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拆迁还建的过程某乙,苏某癸办理了上述房屋的安置结算手续,并支付了超面积款及其他费用,但在上述房屋权属未发生改变的情况下,这一行为并不能产生苏某癸取得部分房屋产权的后果,且苏某癸作为上述房屋的居住使用人,承担办理房屋有关事项的责任也在情理之中,故胡天上诉主张苏行康对拆迁还建后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享有部分产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生前一直与苏某癸一家共同生活,苏某癸一家尽赡养义务较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的规定,苏某癸本可以多分遗产;但本案所涉房屋自2004年4月还建至今,一直由苏某癸、胡天使用或者居住,尤其是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两套商业用房的使用,通常情况下会产生较大的收益,武汉国佳房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估价报告书》也印证了这一点;尽管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收益的金额,但综合《估价报告书》及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一带商业用房的经营情况,认定该收益存在更符合情理,且该收益作为多分的部分由苏某癸一家享有,足以补偿苏某癸一家尽赡养义务较多、在房屋落实政策发还过程中贡献较大及拆迁还建过程中支付超面积款等的支出。一审判决未认定租金收益客观存在虽与情理不符,但未分割该收益并无不当,该收益可以作为苏某癸一家多分的部分由苏某癸一家所有。对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提出的分割该租金收益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在该租金收益由苏某癸一家所有的情况下,一审判决均等分割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并无不当。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实体处理正确。2011年2月24日,该院作出(2011)××民终字第××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7289元,由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负担13644.5元;由胡天负担13644.5元。 
        宣判后,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指令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本案再审庭审中,申请再审人胡天提交新的证据:苏某B的一份代书遗嘱,内容是苏某B将全部遗产给苏某癸。代书遗嘱有两名见证人的签字和手印。胡天据此主张苏某B的全部遗产应当由苏某癸继承。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被申请人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质证认为:2005年的遗嘱,现在提交,与证据举证的规定不符,且其中的语句是法言法语,不是苏某B会说的话,苏某B的“健”应为“建”,苏某B的签名不真实,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存在异议。要求证人出庭质证。 
        庭审后证人遗嘱代书人代利之到庭质证,代利之到庭证实:当年到苏某癸家去玩,遇见苏某B,肖某也在,苏某B要立遗嘱,但写不好,这份遗嘱为当年自己亲笔代书,并由苏某B签字按手印,自己和肖某共同见证签字并按手印。被申请人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质证认为:2005年8月苏某B病重在自己家中,坐在轮椅上不能行走,小脑严重萎缩,无行为能力,不可能要立遗嘱,所谓的遗嘱是不存在的。另被申请人要求证人肖某到庭质证也未到,对代利之的证言不予认可。申请再审人胡天强调,肖某重病住院不能接受质询,但录像可证明其对当时见证签字的认可。经查看肖某的录像证据,肖某证明遗嘱形成的真实性。 
        本院认为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这份遗嘱是书证,形成时间为2005年8月25日,有代书人和见证人证明,具有真实性。这份遗嘱从形式和内容都是合法的。被申请人虽提出异议,但并未主张对代书遗嘱进行鉴定,也没有充分证据否定代书遗嘱的真实性,故这份遗嘱应予以采信。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相同。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讼争的焦点为:1、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问题。2、遗产范围的确定及应当继承的财产份额问题。 
        关于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苏某壬、欧阳某去世后,其子女苏某卯、苏某辰、苏兵强、苏某丑、苏欢、苏某癸、苏兵建、苏千、苏打强九子女均依法对该房屋享有继承权。上列继承人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继承已发生。苏某卯去世后,其长子杨某丙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次子杨文欢继承;苏某辰去世后,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独子沈天继承;苏某癸去世后,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妻胡天,其子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2005年8月25日苏某B立下遗嘱,将其继承的父母遗产给予苏某癸,遗嘱的形式和内容合法,应当认定为有效。申请再审人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主张苏某B的遗产应当由其继承,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支持。 
        关于遗产范围的确定及应当继承的财产份额问题。原坐落于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建筑面积141.19平方米),系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共同财产,于1966年11月由苏某壬交由政府接管。从1983年5月1日,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政府将该房屋退还给“苏某癸等”自行管业,至房屋拆迁时,未改变房屋所有权属。由于苏某壬、欧阳某生前均未对该房屋进行处分,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9年1月13日作出的《回复》中明确指出“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坐落于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系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留下的遗产,该房屋拆迁前未改变其所有权性质,拆迁后还建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的权属性质也未发生改变。上述还建房屋应当作为本案继承的标的物。关于苏某癸生前及胡天一家出租拆迁安置房屋的收益,原审基于苏某癸一家对上述房屋进行管理、装修和在办理拆迁还建、安置结算时支付了超面积款项以及对被继承人苏某壬、欧阳某夫妇尽赡养义务较多等实际情况,将该收益作为补偿,不再进行分割,符合情理,未违反法律规定,应当予以确认。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关于拆迁还建后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不属于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遗产,而应属于苏某癸的遗产的主张,没有充分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C28和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依法应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和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某丑按份共有。因苏某丑已死亡,由其享有的份额按照其生前遗嘱,应由苏某癸一家即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及实体处理不当,应当予以纠正。据此判决:一、撤销该院(2011)××民终字第××号民事判决和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09)××民三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二、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16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由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沈天各继承享有九分之一的产权份额,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九分之二的产权份额。三、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C28号房屋(建筑面积39.64平方米),由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沈天各继承享有九分之一的产权份额,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九分之二的产权份额。四、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原同润大厦)A区1单元5层2室房屋(建筑面积73.08平方米),由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沈天各继承享有九分之一的产权份额,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享有九分之二的产权份额。五、驳回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打强、苏千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7289元、评估费14200元,由杨文欢、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千、苏打强各负担5268元,沈天负担4613元,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负担526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7289元,由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打强、苏千共同负担13644.5元;由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负担13644.5元。 
        再审裁判结果宣判后,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再审判决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被继承人苏某壬留有遗嘱,应当按遗嘱办理;2、苏某癸是全新巷4号房屋的所有权人;3、被申请人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4、1983年5月1日《退还房屋产权通知》中“苏某癸等仅指苏某癸、苏某B、苏欢、苏某B四人”;5、本案遗产范围仅限于1983年返还房屋时原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或者该房屋的等值财产,而不是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6、苏千、苏欢、苏打强、苏某辰、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均已放弃继承权;7、再审判决对于某乙、苏千、苏欢、苏打强、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等人先后从苏某癸手中得到过近4万元的款项只字不提。8、再审判决没有查明武汉市硚房集团第七房管所应支付的费用与苏某癸支付给该所的费用。二、再审判决所持理由不能成立。1、再审判决认定本案争议焦点不全,还包括被申请人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以及继承权人的范围;2、再审判决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问题,但没有说明为什么不按苏某壬所立遗嘱继承;3、再审判决一方面承认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是遗产,另一方面又以遗产的所有权未发生改变为由,认定多福路全新街同润大厦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作为本案继承的标的物,将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混为一团。三、再审判决适用法律明显不当,存在明显错误。1、本案应按遗嘱继承处理,不应当适用继承法第十条的规定;2、再审没有适用继承法第八条关于继承诉讼时效的规定也是错误的。 
        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欢、苏兵建、苏打强、苏千答辩称:一、再审申请人的再审请求及相关事实和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1、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属苏某壬夫妇的遗产,发生法定继承;2、继承发生后,相关继承人均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视为接受继承,本案属于遗产分割纠纷,而非继承权纠纷,不应当适用《继承法》第八条的规定;3、再审申请人称1983年5月1日《退还房屋产权通知》中苏某癸等仅指苏某癸、苏某B、苏欢、苏某B四人的说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据此认为除前述四人外的其他兄弟姐妹放弃继承权依法不能成立;4、再审申请人提出苏千、苏某辰(沈某乙母)、苏欢等的证明,不能表明其放弃了继承权;5、再审申请人要求苏某癸在继承时应该多分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6、再审申请人诉称的事实和理由相互矛盾,依法不应得到法院支持。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民再申字第××号民事裁定书,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不符,有失公平。三、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民再终字第××号民事判决,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也不服,也请求予以再审。 
        本院再审查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另查明:苏某壬生前于1981年4月29日书写遗嘱,该遗嘱第六条记载:“全新巷4号房子由行康管理,苏家人自住,不卖,不租,外姓人不得住居。”本案在法庭辩论终结后,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本院于2013年7月4日依法受理并进行再审复查,本院依法对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的再审申请予以一并审查。
本院再审认为,根据当事人申请再审的理由及答辩意见,本院归纳争议焦点如下:(一)本案的遗产范围及继承人问题;(二)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三)苏某B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四)本案是按法定继承还是遗嘱继承以及遗产分割份额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一)关于本案的遗产范围及继承人问题 
        原坐落于武汉市硚口区全新巷4号丙砖结构二层房屋一栋系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共同财产,苏某壬将该房屋交由政府接管后,武汉市硚口区政府将该房屋退还给“苏某癸等”自行管业。2009年1月13日,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沈天作出《回复》,指出将全新巷4号房某甲还给“苏某癸等”中的“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针对苏某壬的法定继承权人确定,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处理,即苏某壬、欧某启的九个子女均为其法定继承人。苏某卯去世后,其长子杨某丙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次子杨文欢继承;苏某辰去世后,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子沈天继承;苏某癸去世后,其应继承的份额依法由其妻胡天,其子苏强、苏强东、苏强军共同继承。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申请再审主张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均已放弃继承权,因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权,对此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故本案的继承人应当依法确定为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十一人。
由于苏某壬、欧阳某生前未对该房屋进行处分,至该房屋拆迁时,房屋的权属性质未发生变化,拆迁后还建的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权属性质也未发生变化,上述还建的房屋应当作为本案遗产继承的范围。关于苏行康生前及胡天一家出租拆迁安置房屋的收益,原审基于苏某癸一家对上述房屋进行管理、装修和在办理拆迁还建、安置结算时支付了超面积款项以及对被继承人苏某壬、欧阳某夫妇尽赡养义务较多等实际情况,将该收益作为补偿,不再进行分割,符合情理,未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故本案遗产范围应依法确认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
(二)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苏某壬、欧阳某夫妇的遗产确定为硚口区大夹街109-111号C16和C28号商铺及A区1单元5层2室住宅房屋,且处于未分割状态。至2009年1月13日武汉市硚口区解决私房历史遗留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苏某卯、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沈天作出《回复》,指出将全新巷4号房某甲还给“苏某癸等”中的“苏某癸等”是指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时,苏某壬的法定继承人最终被确定为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自2009年1月13日起,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应当知道其继承权利被侵害,本案继承诉讼时效应当自2009年1月13日开始计算二年,因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于2009年6月18日向一审法院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故对再审申请人认为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的再审理由,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三)关于苏行健的代书遗嘱是否有效的问题 
        2005年8月25日苏某B代书立下遗嘱,将其继承父母的遗产给苏某癸,该遗嘱系代书人代利之书写,并有见证人当场见证,亦有苏某B的签名,其遗嘱内容和形式合法,应为有效遗嘱。杨文欢、沈天、苏兵强、苏兵建、苏打强、苏千、苏欢提出该遗嘱系伪造,因其未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该代书遗嘱系伪造,对此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四)关于本案是按法定继承还是遗嘱继承处理以及遗产分割份额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 
        再审申请人认为苏某壬于1981年4月29日书写的遗嘱中第六条记载:“全新巷4号房子由行康管理,苏家人自住,不卖,不租,外姓人不得住居。”该遗嘱系有效遗嘱,应当按照该遗嘱办理。对再审申请人的主张,本院认为,该遗嘱第六条所记载的意思为全新巷4号房子由苏某癸进行管理,并未明确表示对该房屋进行分割或实体处分,无处分遗产的意思表示,故该房屋应由其法定继承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有关法定继承的规定处理。对于苏某B的代书遗嘱,应当按照遗嘱继承处理,即应当将苏某B应继承的遗产份额判归再审申请人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继承,对其余遗产份额,应当平均予以分割。故原再审判决将苏某B应继承的遗产份额(本案诉争房屋的九分之一)判归胡天、苏强、苏强东、苏强军继承,其余各继承人均继承本案诉争房屋的九分之一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故对再审申请人认为本案应当按照遗嘱继承本案诉争的财产全部由其继承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实体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据此,经合议庭评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鄂武汉中民再终字第00104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冯程律师
山东济南
龙宇涛律师
四川成都
朱蕊律师
甘肃兰州
熊高杰律师
湖北武汉
易冬生律师
广东深圳
王珂律师
上海普陀区
陈铠楷律师
四川成都
高蕾律师
上海黄浦区
钟欣主任律师
吉林长春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3845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