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民商类案例 >> 遗产继承案例 >> 查看资料

生前立有遗嘱,是否应按遗嘱继承?

发布日期:2019-10-16    作者:房产律师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原告诉称原告诉称,马少津与三原告系父女、父子关系,2000年4月马少津与三原告母亲杜云升离婚,2005年马少津与被告王路东再婚,2012年马少津患病去世。马少津生前在天津市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工作,并拥有120000元的股权,且每年有10000元的分红,马少津去世后在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有500元丧葬费仍未领取。马少津去世后,三原告想和被告协商继承马少津遗产,但被告拒不露面,导致遗产继承事宜迟迟无法解决,故三原告起诉,请求依法继承原告父亲马少津的遗产,即在天津市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的股金127800元以及2012年的红利6000元、丧葬费500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被告当庭辩称,马少津生前所在单位制定的“继承办法”中规定有两种继承方式,一种是法定继承,一种是遗嘱继承。马少津生前立有遗嘱,应按遗嘱继承,本案所涉遗产应由被告继承,故不同意三原告的诉请。
原告提供如下证据: 
        1、2013年4月22日和2013年10月11日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政府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灰堆管委会”)出具的通知和证明各1份,证明马少津应得股金、红利情况,及应得丧葬费500元。 
        2、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2014)南民一初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2015)二中民一终字第434号民事判决书各1份,证明诉请变更的依据,本案所涉财产不是遗产,而是马少津死后的经济补偿。 
        3、《灰堆管委会关于死亡职工补偿金的继承办法》、《灰堆管委会关于死亡职工补偿金的继承补充办法》、灰堆管委会通知各1份,证明原告主张分割的依据,其中“继承办法”里规定遗嘱继承应经公证,否则不符合“继承办法”形式要件的要求。而马少津所立遗嘱没有经过公证。根据“继承办法”的规定,继承人享有等同正式职工的年终分配,证明遗嘱继承内容无效。且“补充办法”能证明款项是给继承人的。 
        4、通知复印件1份(系在证据1的通知中补充了内容并加盖公章),证明如未办理一次性补偿,灰堆管委会每年给继承人5000-6000元的福利待遇。 
        5、2015年12月2日灰堆管委会的情况说明复印件一份,证明2014年3月26日灰堆管委会给王路东出具的证明是被告造假,是灰堆管委会退休的书记盖的章,该书记于2015年1月已死亡,现任主管经理不了解该情况。 
        6、天津市人民医院住院病例1份,证明被告拒绝送马少津去重症监护室治疗,见死不救。 
        7、杜云升与马少津离婚一案开庭笔录复印件1份,证明马少津与三个子女关系很好,马少津曾表态女儿、儿子结婚都会出钱,证明马少津所立遗嘱是假的。 
        8、天津市司法局答复意见1份、天津市南开区物价局举报答复书1份,证明鉴定意见书有问题,对遗嘱的鉴定是无效的。
被告提供如下证据: 
        1、死亡证明1份,证明马少津于2012年2月24日去世。 
        2、遗嘱3份,证明马少津的所有财产均归被告所有。 
        3、结婚证复印件1张,证明王路东与死者马少津是夫妻关系。 
        4、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2014)南民一初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2015)二中民一终字第434号民事判决书各1份,证明灰堆管委会给职工的死亡补偿金是根据“继承办法”发放,是作为遗产由继承人来继承。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称不清楚马少津有股金的事情,被告从来都没领过这些钱,对此不认可;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原告所变更的诉讼请求不属于遗产继承的范围,如果变更就不属于遗产继承纠纷,原告应先明确是遗产继承纠纷,还是其他纠纷。对证据3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因该证据是一份遗产继承分配的办法,而原告认为不是遗产,原告证明目的与诉讼请求是相背的。对证据4中后来添加的内容不认可,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证据5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这只是两位经理所表示的对书记出具的证明不知情,并没有否定书记出具证明的合法性和效力。证据6与本案没有关联性,马少津患病期间被告王路东一直是独自照顾,在住院期间马少津多次出现病变,最后无法治疗,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没有尽到妻子的义务,不能推定王路东没有继承权。证据7是原告父亲与案外人杜云升1997年离婚时的开庭笔录,该笔录只能证明在1997年的时候与子女关系好,不能证明2012年马少津与子女的关系,该证据不能证明遗嘱是不真实的,二者没有关联性,马少津后来立遗嘱,剥夺子女的继承权都是有原因的。证据8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均不认可,称三份遗嘱的签字都不是马少津本人所写,而且也不是马少津生前真实意思表示,其中2009年7月1日的说明,内容和最后的签字不是马少津所写,内容也不明确,而且标题也不是遗嘱,2011年8月所写的字据同样没有遗嘱两个字,书写的内容怀疑是王路东所写,签字也是王路东所签,不能算为遗嘱,××××年××月××日所写遗嘱,虽然有遗嘱两个字,但是内容和签字都不是马少津所写,原告怀疑是王路东所写,而且遗嘱中没有明确妻子是谁,遗产都有什么;证据3是复印件不认可,申请法院到民政部门核实是否登记结婚;证据4,原告也作为证据提供了,该证据也证明了原告诉请变化的依据,诉争财产不是遗产,而是马少津死亡后的经济补偿。 
        案件审理中原告申请要求对被告提供的3份遗嘱的真实性进行鉴定,并提出补充申请,要求对2013年10月12日开庭笔录中王路东的签字和王路东出示的2011年8月的遗嘱中“王路东”三字是否为同一人所写。 
        经本院委托天津市中胜物证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所作出天津市中胜物证司法鉴定所[2013]文鉴字第066-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1、落款日期为2009.7.1《说明》中的字迹是马少津所书写。2、落款日期为2011.4.15《遗嘱》中的遗嘱内容及“立遗嘱人”处“马少津”的签名字迹两部分字迹是马少津所书写。3、落款日期为2011.8书写“我所有的个人财产……”材料中的字迹是马少津所书写。”该所对原告的补充鉴定申请作出天津市中胜物证司法鉴定所[2013]文鉴字第066-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落款日期为2011.8书写有“我所有的个人财产……”的字迹材料中第4行“王路东”的写名字迹与2013年10月12日上午9:30时至上午10:30时《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开庭笔录》(3页)中王路东的签名字迹不是同一人所书写。” 
        本院向原、被告送达鉴定意见书后,原告向天津市南开区物价局举报天津市中胜物证司法鉴定所多收鉴定费的问题,并向天津市司法局进行了投诉。2014年1月20日天津市南开区物价局作出津开价举复[2014]1号举报答复书,责令天津市中胜物证司法鉴定所收到《责令退款通知书》之日起五日内将多收价款退还原告。2014年1月29日天津市司法局作出答复意见“一、关于收费问题。经查,天津市南开区物价局已于2014年1月20日对该收费问题做出处理。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23日出具了中胜所退还马强案件12843.20元整的说明材料。二、关于鉴定仪器设备问题。经查,中胜所具备【2013】文鉴字第066-1号鉴定需要的仪器设备,鉴定中的检测由鉴定人在中胜所完成。三、依据司法部《司法鉴定职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我局将对中胜所给予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整改的处理。四、你们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应当通过法庭质证解决。” 
        经本院多次询问原告是否对被告提供的3份遗嘱进行重新鉴定,三原告明确表示不再进行重新鉴定。 
        本院查明经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根据本院作出的(2014)南民一初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内容,该证据中所称的“股金”实际为灰堆管委会向该单位死亡职工继承人发放的工龄补偿金,该证据所称“分红”实际为工龄补偿金选择不做一次性继承而获得的年终分配,该证据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原告提交的证据2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目的不予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3,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目的不予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4系在证据1的通知中增加内容并加盖灰堆管委会公章,本院对该部分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5,系灰堆管委会对2014年3月26日给王路东出具更改证明的1份情况说明,因被告王路东在本案中并未提交2014年3月26日灰堆管委会出具的证明,故对该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确认。对原告提交的证据6、7、8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目的不予确认。被告提交的证据1符合民事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被告提交的证据2,原告不认可其真实性,经原告申请鉴定后,因鉴定部门在收费问题上有瑕疵,经本院多次对原告进行询问是否要求重新鉴定,原告则表示不要求重新鉴定,故本院对被告提供的该项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3,经与民政部门核实系真实证据,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4符合民事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认定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三原告与马少津系父女、父子关系,被告与马少津系夫妻关系。马少津与案外人杜云升原系夫妻关系,双方共同生育二女一子,即本案三原告。2000年4月17日马少津与杜云升离婚。××××年××月××日马少津与被告王路东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马少津生前原为灰堆管委会职工。2007年6月,灰堆管委会出台《灰堆管委会关于死亡职工补偿金的继承办法》(以下简称“《继承办法》”),《继承办法》第一条规定,凡2004年1月1日在册的灰堆管委会职工均享受本《继承办法》。第三条规定,工龄补偿金的计算标准1、纯工龄补偿金:工龄/人×3600元/年。2、保底加工龄补偿金:50000元+工龄/人×1800元/年。以上两种计算标准继承人可任选其一。第四条规定,职工死亡后,法定继承人对被继承人的工龄补偿金按照《继承办法》可以继承,继承可分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两种方式。2009年7月1日马少津书写说明1份,内容为“我的财产(包括动产、不动产)马强、马杰、马文不得继承”。××××年××月××日马少津书写遗嘱1份,内容为“所有属于我的个人财产均由我妻子一人继承。我在单位应得的所有利益(包括股份、钱、房产等等)均由我妻子一人继承。马强、马杰、马文不得继承。立遗嘱人马少津,2011.4.15.见证人张××2011.4.15”。2011年8月死者马少津书写字据1份,内容为“我所有的个人财产全部赠与我妻子。我对家中所有共同财产全部放弃,全由我妻子一人所有。王路东名下的所有房产我全部放弃。若我百年以后还有我的个人财产(包括在单位应得的财产、利益)未赠与到妻子手中,财(产)由我妻子一人继承。”马少津于2012年2月24日因病去世。2014年1月13日案外人杜云升曾起诉王路东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认为马少津因工龄取得的灰堆管委会的股金127800元及2012年红利6000元应全部归杜云升所有。本院作出(2014)南民一初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认为灰堆管委会于2007年6月出台《继承办法》,对死亡职工的工龄补偿金的计算方式及发放对象等做出规定,根据该《继承办法》的规定,马少津死亡后,其继承人获得《继承办法》所规定的权益,该权益于上述《继承办法》实施时起产生,而《继承办法》实施时,杜云升与马少津已经离婚,不属于《继承办法》所规定的工龄补偿金发放对象,故判决驳回杜云升的诉讼请求。杜云升不服该判决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二中民一终字第04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庭审中,原告称,依据本院作出的(2014)南民一初字第249号民事判决书及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二中民一终字第043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本案诉争的127800元为单位对职工死亡后的经济补偿,不是马少津生前的遗产,故变更诉讼请求,请求依法分割灰堆管委会给马少津死亡后的经济补偿127800元及2012年红利6000元、丧葬费500元。同时原告称,被告与马少津是否为真正的夫妻关系表示怀疑,申请法院到民政部门核实。即便是夫妻关系,被告拒绝给马少津进行治疗,没有尽到妻子的扶助义务,是对马少津的遗弃,被告不具有分割补偿金和红利的权利,且诉争的127800元亦不是马少津生前遗产,被告所举三份《遗嘱》在本案不起任何法律作用。被告则称,灰堆管委会制定的《继承办法》明确规定是对死亡职工工龄的经济补偿,该补偿金是针对自己单位职工工龄进行的补偿,是职工在自己单位获取的合法财产。《继承办法》中赋予职工对自己的工龄补偿金行使处分权,可进行遗嘱继承,马少津生前立有遗嘱,经鉴定真实有效,应按遗嘱继承,故诉争款项应由被告继承。 
        本院认为本院认为,灰堆管委会于2007年6月出台的《继承办法》,确定凡2004年1月1日在册的灰堆管委会职工均享受本《继承办法》,明确规定了死亡职工工龄补偿金的继承可分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两种方式。该《继承办法》出台后,凡2004年1月1日在册的灰堆管委会职工均应知晓自己死亡后继承人可得到死亡职工工龄补偿金。灰堆管委会在《继承办法》中规定可遗嘱继承,说明灰堆管委会认可单位职工在生前对该笔款项行使处分权。马少津作为灰堆管委会的职工,生前立有3份遗嘱,其内容涉及马少津在单位应得的所有利益(包括股份、钱、房产等)均由王路东一人继承,虽然所立遗嘱未进行公证,但并未违反法律规定,亦不影响遗嘱的效力。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遗嘱不是马少津所写,亦不是马少津真实意思表示,但原告对此并未提供充足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虽然三原告与被告均为马少津的继承人,但被告王路东已提供马少津生前所立遗嘱,根据遗嘱内容能证实马少津愿意将单位分得的所有利益由被告王路东继承,根据法律规定遗嘱继承优于法定继承,故灰堆管委会向死者马少津的继承人发放的死亡职工工龄补偿金应由被告王路东继承。三原告认为被告有遗弃马少津的行为,对马少津未尽夫妻扶助义务,不应有继承权,对此原告只提供马少津的住院病历为证,该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有遗弃马少津的行为,对此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要求分割丧葬费500元的主张,因丧葬费系为死者办理丧葬事宜的费用,马少津死亡后其丧葬事宜均由被告王路东操办,三原告未支付任何费用,故三原告要求分割灰堆管委会发放的丧葬费500元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驳回原告马强、马杰、马文的诉讼请求。 
        二、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政府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向马少津的继承人发放的死亡职工工龄补偿金由被告王路东继承。 
        三、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政府长青办事处灰堆管理委员会向死者马少津家属发放的丧葬费500元归被告王路东所有。 
        案件受理费1415元,由三原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费,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王珂律师
上海普陀区
刘平律师
重庆渝中
陈晓云律师
北京海淀区
陈凤律师
湖南长沙
高志博律师
黑龙江哈尔滨
苏佰林律师
黑龙江哈尔滨
冯程律师
山东济南
张亮律师
山东淄博
封华清律师
广东广州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2078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