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民商类案例 >> 遗产继承案例 >> 查看资料

如果一方坚称所支付费用非场地使用费而是租金,能否影响最终判定?

发布日期:2019-10-16    作者:房产律师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两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即时将坐落于慈溪市大门旁的门店房屋腾退给两原告;2.判令两被告即时支付两原告自2017年2月1日起至房屋实际腾退日止的实际占有使用费;3.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和君百货系原告妇幼保健院授权开办,被告慈溪可的系被告上海可的投资成立。2016年2月16日,两原告与两被告签订特许加盟合同一份,约定授权两原告以坐落在慈溪市大门旁门店加盟两被告,合同有效期限自2016年2月1日起至2017年1月31日,两被告代理两原告进行加盟店经营,处理所有人力资源、商品、财务管理事务,加盟店经营场所由两原告提供,年固定利润分配金额为300000元,合同终止两被告应将两原告提供的加盟房屋交还。2016年4月29日,原告慈溪市妇幼保健院开具场地使用费发票,以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名称开具。后双方按约履行。因合同约定的有效期为一年,应认定案涉合同已于2017年1月31日终止,两被告按约应将坐落于慈溪市大门旁的加盟门店房屋腾退交还,但两被告仍占有使用上述房屋,经多次交涉未果。关于案由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变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两原告没有异议,现该合同已经终止了,终止后应当按约将涉案房屋腾退交还。
        两被告共同答辩称:1.本案案由确定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如果原告称被告方是特许经营,现法院裁定是房屋租赁关系,出租人是妇幼保健院,承租人是慈溪可的公司,那么其他人在本案是不适格主体。2.原、被告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无效,慈溪可的与妇幼保健院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未作废,双方仍在租赁合同有效期限,提前终止合同被告方不同意。3.支付场地使用费问题,我方认为并不是场地使用费而是租金,对于合同应当支付的租金,慈溪可的便利店同意支付。事实与理由:原告在本案中自相矛盾,原告认为一年到期了,这个到期是特许加盟合同到期,与租赁合同是无关的。法院出具的裁定书中已经将案由进行了变更,既然是租赁合同就是出租人与承租人的关系,原告陈述与事实不符,请法院查明事实,对本案依法进行处理。
两原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A1.证明2份,证明坐落在慈溪市的房地产权利人为原告妇幼保健院。
A2.特许加盟合同及装修附件清单各1份,证明2016年2月16日,两原告与两被告签订特许加盟合同1份,约定相关内容的事实。
A3.关于特许加盟合同的补充协议1份,证明2016年4月29日,补充协议约定特许加盟合同中年固定利润分配金额300000元由妇幼保健院开具场地使用费发票,以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名称开具的事实。
A4.收款收据4份、汇款凭证3份,证明特许加盟合同及补充协议双方按约履行,年固定利润分配金额300000元,由妇幼保健院开具场地使用费发票,以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名称开具的事实。 两被告质证认为:对证据A1无异议。对证据A2的特许加盟合同的真实性有异议,证明目的也有异议,两原告提供的加盟合同原件中有四个章,没有上海可的的公章,多了一个慈溪可的的章,被告方持有另外一份原件,没有慈溪可的的章,两原告用此证明双方存在特许加盟关系,两被告不认可,双方不存在加盟的关系;对于装修的附件清单,真实性无异议,我方认可,但是两原告想要以此证明加盟关系,我方不认可。对证据A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该证明反而证明加盟合同是幌子,是为了开具租赁发票的理由。补充协议在2016年4月29日,装修费中工程结算书表明完成日期在2016年1月20日,但租房在2016年1月10日已经开始了。对证据A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两原告要用该证据证明加盟关系这个目的不认可,从该证据可以证明双方存在租赁关系,因为这三份收款收据加起来是300000元,这个300000元是所签订的租赁合同中规定的一年的租金。
两被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B1.房屋租赁合同原件1份,证明双方之间所存在的是租赁关系,租赁期限是五年。
B2.催告函1份,证明被告按租赁合同要求开具租赁合同发票,以便我方支付2017年的房租。
B3.特许加盟合同原件1份,原告方提供的有四个章,但是被告方提交的是没有的,故对原告提供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两原告质证认为:对证据B1真实性无异议,对曾经签订过该合同无异议,但是是在2015年12月5日,租期是2016年1月10日开始,租赁期限五年,随后,双方在2016年2月16日签订了一份名为特许加盟合同实为房屋租赁合同关系的租赁合同后,2015年的这份合同双方约定已经自行作废了,双方对合同主要条款及内容作了相应的变更,双方一致约定以前所签订的相关合同自行作废,故该证据已经没有法律效力了。对证据B2,原告方是收到的,但内容是不真实的,同对证据B1的质证意见,双方在2016年2月16日签订了新的合同之后,2015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双方约定已经自行作废,两被告以已经作废的合同向原告方发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对证据B3,这是被告方自己所持有的,而我方所持有的特许加盟合同,与该份内容都是一致的,其持有的这份没有慈溪可的的章,我方所持有的盖有慈溪可的的章且也有两被告法定代表人的签字。更何况,被告方在本案答辩期间提出管辖异议的时候,对原告提供的这份加盟合同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法院裁定书中也对原告向提供的加盟合同真实性法律效力均予以了认定,所以现在被告方不能以自己所持有的没有加盖慈溪可的的章来抗辩我方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和效力。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异议确认并在卷佐证。本院确认案件事实如下:2015年12月5日,原告妇幼保健院与被告慈溪可的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一份,约定将原告妇幼保健院所有的坐落于慈溪市二灶潭路1288号大门旁边的底层商铺出租给慈溪可的使用,房屋租赁期为五年,自2016年1月10日至2021年1月9日,租赁房屋第一、二年的租金为300000元,第三年为315000元,第四年为330750元,第五年为347287.50元。2016年2月16日,原告妇幼保健院、和君百货与被告上海可的、慈溪可的签订《特许加盟合同》一份,约定原告方加盟“可的便利”,但并不参与实际经营,仅为被告方提供房屋,按固定金额300000元收取场地使用费,合同有效期限自2016年2月1日起至2017年1月31日。《特许加盟合同》第二十一条约定,双方以此合同为准,以往双方合同自签订之日起自行作废。2016年4月29日,原告妇幼保健院与被告慈溪可的签订《关于特许加盟合同的补充协议》一份,就利润分配金额的具体付款事宜达成补充协议。被告慈溪可的分别于2016年5月26日、7月5日、8月17日向原告妇幼保健院支付场地使用费100000元、50000元、150000元,原告妇幼保健院于2016年5月10日、6月21日、7月15日开具收款收据三份。《特许加盟合同》到期后,原告方通知被告方交还租赁房屋,被告方未腾房,继续使用至今。
原、被告的争议焦点:双方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是否为无效合同。被告认为首先上海可的对于《特许加盟合同》的签订并不知情;其次《特许加盟合同》未实际履行关于加盟的相关条款,合同内容与合同名称不符,签订该合同是为了原告方不交税,损害了国家利益,故《特许加盟合同》为无效合同。本院认为,关于合同的真实性,双方都没有异议,被告方提出原告方提交的合同中上海可的的公章模糊不清,无法确认其真实性,且上海可的对于签订《特许加盟合同》并不知情,但从被告方提交的《特许加盟合同》中显示甲方处清晰的盖有上海可的的公章,故本院对于上海可的并未参与签订《特许加盟合同》的辩称不予采信。关于合同是否无效,双方均认可该份合同名为特许加盟合同,但双方实为房屋租赁关系,本案案由确定为房屋租赁纠纷均无异议。被告方提出未履行合同及合同内容与合同名称不符,但并不属于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而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双方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损害了国家利益,故原、被告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应认定有效。
综上,原、被告之间签订的《特许加盟合同》合法有效,根据该合同第二十一条的约定,双方以此合同为准,以往双方合同自签订之日起自行作废,故原、被告《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已作废,双方之间的租赁期限应为《特许加盟合同》中约定的一年,而并非《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的五年,即租赁期应为2016年2月1日起至2017年1月31日止,现租赁期限已满,被告方负有腾房义务,但被告方迟迟未腾退,致使原告方产生房屋占有费的损失,故本院对原告方主张的逾期腾房占有使用费请求予以支持。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上海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坐落于浙江省慈溪市白沙路街道二灶潭路1288号大门旁边的门店房屋腾空交付原告慈溪市妇幼保健院、慈溪市白沙路和君日用百货经营部。
二、被告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上海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慈溪市妇幼保健院、慈溪市白沙路和君日用百货经营部自2017年2月1日起至实际腾退日止的占有使用费(按照每月2.5万元如实计算)。
若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其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案件受理费5050元,由被告慈溪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上海可的便利店有限公司共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陈晓云律师
北京海淀区
王远洋律师
湖北襄阳
高志博律师
黑龙江哈尔滨
刘哲律师
辽宁锦州
曹生贤律师
陕西咸阳
杨培秀律师
江苏南京
蒙彦军律师
陕西西安
常路律师
北京朝阳区
崔新江律师
河南郑州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169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