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律师随笔 >> 查看资料

限购实施以来,关于北京车牌纠纷的典型案例都有这些!

发布日期:2020-01-10    作者:陈崇良律师

北京以车牌摇号的方式限购,已持续近十年。在此期间因车牌问题引发了诸多纠纷,以下为笔者查询的有代表性的案例,供赏析。

一、车牌出租后,出租方不讲信用,使用手段(或“偷”或“骗”)长期霸占租用人购买的车辆不归还。此种情况,报警的话一般不会被受理,只能起诉解决。即便胜诉,也只会判出租人对承租人的负有债务。法律程序耗时费力,一审、二审加上执行(如果出租方再使用些诉讼策略,不接收传票等公告之类,走完程序起码两三年后见了),购置车辆所花费的资金,不知牛年马月才可以拿到。如果出租人,不在乎是否被列为“老赖”,租用人可以说是欲哭无泪。

1、案例如下:
审理法院: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 2019.06.25
原告:陈HG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律师

被告:彦XH,女,1970年6月8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房山区。

        原告陈HG与被告彦XH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HG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彦XH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HG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被告签订的《购车指标借用协议》无效;2.判令被告返还购车款332800元;3.判令被告赔偿损失64702.35元,包括车辆装饰7036元,验车费3000元,保险费22066.35元,车辆购置税32600元;4.判令被告返还购车指标借用费20000元;5.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原告是外地户口,没有享有北京牌号的小客车指标资格。2017年10月25日,原告就借用被告名下京牌小客车购车指标一事与被告签订《购车指标借用协议》,约定被告将自己名下的小客车更新指标(车牌号为某某)出借给原告使用,由原告将自己购买沃尔沃牌S90小轿车登记在被告名下。协议签订后,原告支付给被告好处费2万元。2018年8月8日,被告以借车的名义,向原告借用这辆沃尔沃小轿车,原告欣然应允。然而令原告没有想到的是被告拿到车辆后,拒绝返还车辆,并拒接原告电话。鉴于被告失信,原告只得提出诉讼,请求法院依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彦XH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10月25日,彦XH(甲方)与陈HG(乙方)签订《购车指标借用协议》一份,约定:由于北京现在实施车辆限购政策,甲方已经于2017年10月20日摇号取得购车指标,乙方尚不能取得购车指标,经甲乙双方协商,甲方同意将车牌号:某某无偿借给乙方使用,使用期限:乙方在自行拥有车牌号的指标后应终止本车车牌号的使用,并主动于提供本车车牌号的提供人联系归还事宜;关于所购车辆权属及使用的约定:1.2017年10月23日,乙方以甲方名义购买沃尔沃牌S90(以下简称所购车辆)一辆,甲方同意乙方出资购买以上车辆后并落户于自己名下;2.以甲方名义购买的车辆的出资均为乙方全部支付,购车款及发生的相关费用(购置税、车辆保险等费用)均由乙方承担,以上所有交款凭据及《车辆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均交由乙方保管;3.乙方享有对所购车辆全权占有、永久使用、收益及处分的权利。车辆所有权归乙方所有,甲方及其亲属无权对该牌照的车辆进行任何形式的处分;等等。 
        诉讼中,陈HG提交了标的车辆确认书、《乘用车买卖合同》备忘录、入户名称确认书、组合营销/收款项目确认书、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抵扣联、出库审批单、信用卡交易明细、北京某某商贸有限公司的付款说明、发票及代付款证明、进账单复印件等,以证明登记在彦XH名下车牌号为某某的沃尔沃牌机动车一辆系其于2017年10月23日出资购买,其为此支出购车款332800元、验车费3000元、车辆购置税32600元、车辆装饰7036元、保险费22066.35元。 

        2018年8月30日,陈HG向北京市公安局某某分局某某派出所报警,称彦XH于2018年8月8日将陈HG出资购买的车牌号为某某的沃尔沃牌机动车借走后失联。后陈HG诉至本院,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购车指标借用协议》无效,彦XH返还购车款等。 

        诉讼中,陈HG称,截至2018年8月,涉案车辆的行驶里程约为11000公里。截至法庭辩论终结时,陈HG在京无小客车配置指标。另,陈HG称其曾通过现金方式给付彦XH借用费2万元,亦要求返还。 

        本案审理过程中,陈HG于2019年1月29日向本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彦XH名下车牌号为某某的沃尔沃牌小轿车一辆(以下简称涉案车辆)进行查封。担保人陈HG、赵某提供陈HG名下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某某02-1房屋一套作为担保。本院于2019年1月29日作出(2019)京0111民初1988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彦XH名下的涉案车辆;查封陈HG名下的担保房产一套。本院于2019年1月30日对涉案车辆进行了查封。 

        本院认为,北京市为了实现小客车数量合理、有序增长,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状况,降低能源消耗和减少环境污染,北京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12月23日出台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规定小客车配置指标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指标有效期为6个月,不得转让。本案中,陈HG与彦XH签订《购车指标借用协议》,明显违反了《暂行规定》的现行规定,扰乱了北京市对于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故应属无效。因此,陈HG要求确认其与彦XH于2017年10月25日签订的《购车指标借用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本案中,陈HG出资购买了涉案车辆,其系涉案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彦XH借用该车辆后拒绝返还,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现陈HG不具有在京购车指标,其要求彦XH赔偿损失一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陈HG支付购车款332800元及车辆装饰7036元,考虑陈HG使用涉案车辆的时间和状况,本院酌情确定彦XH赔偿陈HG车辆损失315538元。
关于陈HG要求彦XH赔偿验车费、保险费及车辆购置税一节,因验车费、保险费及车辆购置税系陈HG为购买、使用车辆的合理支出,其主张彦XH赔偿上述费用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陈HG主张彦XH返还购车指标借用费20000元一节,缺乏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彦XH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陈HG与彦XH于2017年10月25日签订的《购车指标借用协议》无效; 
        二、彦XH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陈HG损失315538元; 
        三、驳回陈HG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二、车牌出租后,使用人不讲信用,既不按时付款也不归还车牌,车牌持有人起诉到法院,基本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双方签署的租用协议一般会被判定为无效,收取的费用可能会需要退还,而对于车牌是否需要归还,法院一般不会提及。车牌出租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1、起诉后法院一般会判协议无效,至于车牌怎么办,则不会被提及。具体如下:
审理法院: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9.06.18

原告:高CY,男,1967年1月20日出生

被告:冯MJ,男,1971年10月17日出生
被告:张YP,女,1973年1月14日出生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霍律师 

        高CY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2015年7月5日签订的虚拟财产转让协议无效;2.判令冯MJ、张YP退还占用高CY所有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3.判令冯MJ、张YP给付交通费、误工费2320元;4.判令冯MJ、张YP退还身份证原件。事实和理由:2015年7月5日,高CY与冯MJ、张YP签订虚拟资产转让协议,约定高CY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转让给冯MJ及张YP,使用年限为16年,转让价格为55000元整。后高CY得知冯MJ及张YP使用指标购买的车辆被套牌,高CY为解决此事前往北京市区,共发生交通费及误工费2320元。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指标不允许擅自转让,故双方签订的虚拟财产转让协议应属无效。现为维护合法权益而诉至法院。 

        冯MJ、张YP辩称:不同意高CY的诉讼请求,第一、双方签订的合同真实有效,高CY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冯MJ及张YP已于2015年支付了16年指标转让费,并使用指标至今,并可继续使用至2031年;本着维护公平诚信的市场交易原则,为打造和谐稳定的市场交易环境,高CY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第二、冯MJ与张YP发现车辆被套牌时积极进行处理,并且负担了罚款,不存在高CY前往北京市区解决问题一事,其属于恶意诉讼。同时,就高CY出租小客车指标一事,冯MJ、张YP保留向相关部门投诉的权利。第三,根据双方签订的虚拟资产转让协议内容,不同意向高CY退还身份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7月5日,高CY作为小客车指标转让方,与作为小客车指标接受方的冯MJ、张YP签订虚拟资产转让协议,约定高CY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及身份证一次性转让给冯MJ及张YP,使用年限为16年,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5000元。该协议签订后,冯MJ及张YP向高CY支付55000元,冯MJ将身份证交给冯MJ及张YP。双方对此事实均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高CY之身份证,高CY陈述已办理新的身份证并使用至今。 

        本院认为,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北京市为了实现小客车数量的合理、有序增长,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状况,降低能源消耗和减少环境污染,北京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12月23日出台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规定北京市对小客车实施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需要取得本市小客车指标的,应当通过摇号方式无偿取得。而高CY与冯MJ、张YP于2015年7月5日签订的《虚拟资产转让协议》,合同目的是为了租赁北京市小客车配置指标进行使用,扰乱了国家对于居民身份证和北京市对于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规定,依照该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因此,双方签署的《虚拟资产转让协议》无效。 
        因车牌号登记在高CY名下,不存在返还问题,故对高CY要求返还小客车指标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高CY主张处理套牌一事发生费用,但并未就进行举证,本院对其交通费、误工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规定,出租、出借、转让居民身份证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并处二百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高CY出借身份证的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违法行为应由公安机关依法作出处理,且高CY称已补办新的身份证,故对于高CY要求被告冯MJ、张YP返还身份证的主张,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  、确认原告高CY与被告冯MJ、张YP于2015年7月5日签订的《虚拟资产转让协议》无效; 
        二、驳回原告高CY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88元,由高CY负担294元(已交纳),由冯MJ、张YP负担29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此案例是将车牌卖了,想靠起诉要回的。结果:败诉。
审理法院: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9.06.24

原告:岑P,男

被告:北京雪松XX公司 

        原告岑P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在2013年4月1日签订的协议无效;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在2013年4月1日在北京市丰台区二手车交易市场签订本协议,被告支付原告人民币2.4万元,原告将名下指标出售给乙方,至今乙方未将甲方名下指标办理过户手续。协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雪松XX公司辩称:双方已经履行合同,车辆指标已经卖给第三人,车还是登记在原告名下。认为协议有效,双方已经履行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于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4月1日,原告岑P(甲方)与被告雪松XX公司(乙方)签订《协议》,约定:甲方将一辆小客车指标的所有权及使用权一次性卖给乙方,售价为24 000元。乙方在使用该车指标过程中,如发生任何违章违法行为一律与甲方无关,均由乙方承担,甲方不承担任何责任。买方有权出售该小客车指标的使用权和所有权。甲方将身份证永久放在乙方手中,乙方保证不用此身份证从事任何违法行为,保证身份证的安全性。乙方在使用该车指标过程中,如果甲方中途由于某种原因造成本指标不能正常使用的情况,甲方必须承担全部经济损失。 
        合同签订后,雪松XX公司向岑P支付24 000元,岑P将指标交付雪松XX公司使用。被告称原告将指标给其后,曾自用过一段时间,后将指标转给他人。该指标所用车牌号为×××的北京牌小轿车一辆,登记在岑P名下。 

        本院认为,《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系北京市人民政府为落实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实现小客车数量合理、有序增长,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状况于2010年12月23日颁布并实施的,根据规定,小客车配置指标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摇号的方式无偿分配,指标的有效期为6个月,不得转让。原、被告于2013年4月1日就岑P的小客车配置指标买卖签订的协议违反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扰乱了北京市对于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关于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关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的规定,原、被告签订的协议应属无效。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岑P与被告北京雪松XX公司于2013年4月1日签订的《协议》无效。 
        案件受理费200元,由被告北京雪松XX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三、租用车牌过程中,出租人和承租人都还算讲信誉,但出租人欠其他人债务还不上,被别人起诉且被强制执行。车辆被查封冻结后,车牌使用人(出资买车的人)以车辆是自己出资购买的,要求解封,能成功吗?据笔者检索,大多数情况下,都不能成功。

1、个人从公司处租用车牌,公司被其他人强制执行,公司名下的车辆会被执行。个人提出执行异议,一般不会成功。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8.12.25

原告:董TJ,女,1985年3月1日出生。

被告:北京GZ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Z公司)

第三人:北京HF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HF公司) 

        董TJ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车牌号×××、发动机号LFV3A23C8F3007239的迈腾小型轿车(以下简称涉案车辆)归董TJ所有;2.停止执行涉案车辆,并解除查封;3.GZ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

一、董TJ拥有涉案车辆的所有权。 
        2015年2月10日,董TJ通过网银付款及现金付款方式向北京联拓通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拓公司)支付车款229000元,用以购买涉案车辆。随后,董TJ到国税局刷卡缴纳车辆购置税18316.24元。自提车后,董TJ一直占用并使用该车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结合上述购车事实及实际占有情况可知,涉案车辆的所有权人为董TJ,而非HF公司。

二、车辆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 
        董TJ因为没有在京购车指标,所以向HF公司借用指标。在董TJ购买车辆后,涉案车辆于2015年2月12日在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完成登记,登记至HF公司名下,发动机号LFV3A23C8F3007239,登记编号为×××。随后,于2015年3月1日,董TJ与HF公司签订《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双方约定HF公司无偿将车辆牌照借给董TJ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的规定,机动车所有权的归属并不以登记为准,是否进行登记只是产生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且根据《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交管[2000]989号)可知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 

        GZ公司辩称:涉案车辆为HF公司所有,依法应被执行。董TJ主张其为涉案车辆的实际所有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一、HF公司合法拥有涉案车辆所有权,涉案车辆应依法被执行。涉案车辆为GZ公司依据民事调解书提起强制执行申请后,法院查找确定的HF公司财产之一,从董TJ提供的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缴款书中亦可看到,该机动车购买方名称、车辆购置税纳税人名称均显示为HF公司,《机动车登记证书》显示,该车辆登记在HF公司名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申请机动车登记,应当提交以下证明、凭证:(一)机动车所有人的身份证明:(二)机动车来历证明;(三)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明或者进口机动车进口凭证;(四)车辆购置税的完税证明或者免税凭证;(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在机动车登记时提交的其他证明、凭证”。上述规定表明,机动车应登记在所有人名下,否则,机动车登记制度将丧失其意义,机动车管理亦将陷入混乱。涉案车辆登记公示为HF公司,属于HF公司财产,应当依法被执行。董TJ提出的《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中车辆登记单位与实际出资购买人不一致应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分别于2000年6月5日、2000年11月21日作出,与2007年10月1日生效的物权法不一致的,理应适用物权法的规定。董TJ提出的物权法司法解释第六条仅适用于“转让人的债权人”,GZ公司并非转让人的债权人身份,不适用于该条规定。 

        二、董TJ主张其实际拥有涉案车辆没有事实依据。首先,董TJ主张其实际支付涉案车辆的车款没有依据。董TJ出示的支付记录仅能证明名为“耿成东”的人向联拓公司支付车款,支付价款与车辆价款并不一致,耿成东也与本案无关。即便董TJ证明其与耿成东为夫妻关系,该支付记录也并未指向涉案车辆,无法确定该支付记录所涉款项为涉案车辆车款,且存在耿成东支付后由HF公司报销费用或是HF公司委托其代为支付的可能,因此仅凭该支付记录无法证明董TJ实际支付并负担了车款。董TJ没有号牌指标,机动车号牌指标属于HF公司,HF公司才是有资格购买机动车的主体,即便董TJ代为支付车款,其与HF公司之间也只是成立借款合同或其他关系,应当另案处理。其次,董TJ亦无法证明其实际拥有涉案车辆。董TJ即便实际使用该车辆,其性质也仅应被认定为借用。 

        三、董TJ主张自己借名买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受到法律保护。《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有下列行为:(四)使用其他机动车的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实施细则(2017修订)》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对于涉嫌发布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指标等相关信息,由指标管理机构对相关行为人的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账户暂停三个月开展调查。对于经公安、司法机关及指标管理机构等调查确认有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已使用指标完成车辆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撤销机动车登记,指标作废。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董TJ主张的借名买车违反了上述规定,构成对机动车登记管理公共利益的损害,其签订的《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应属无效。 

        四、针对“借名买车人”要求停止执行、确认车辆所有权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实践中已有生效判决予以确认。 

        五、HF公司在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免费出借机动车号牌,不符合公司应当合法运营、诚信经营的规范,亦有悖常理。且《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的签订时间与车牌实际登记时间前后矛盾,GZ公司有理由怀疑该行为不属实。结合HF公司的经营情况及诉讼风险,其否认拥有涉案车辆的事实,有转移财产,逃避执行之嫌。
综上,董TJ对GZ公司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其对涉案车辆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请求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HF公司述称:涉案车辆属于董TJ个人,不属于HF公司,不应该作为HF公司的车辆被执行,同意董TJ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为证明其主张,董TJ提供如下证据:证据1.执行裁定书,证明董TJ已书面提出执行异议,被法院驳回;证据2.机动车行驶证,证明车辆真实存在;证据3.车辆注册登记信息复印件,证明车辆真实存在;证据4.招商银行交易明细,证明车款系由董TJ配偶耿成东代为支付,车辆属于董TJ本人所有;证据5.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证明董TJ向HF公司借用车辆牌照指标;证据6.车辆保险单及保险业专用发票,证明董TJ实际使用涉案车辆,由其交纳保险费。 
        GZ公司针对上述证据质证称,对证据1-4、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证明目的;对证据5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 
        HF公司对董TJ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 
        GZ公司、HF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经过庭审质证、认证,根据各方当事人发表的质证意见,查明事实如下: 
        GZ公司与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F公司、吴道洪、李丹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6月11日作出(2018)京02民初58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因HF公司等债务人未履行还款义务,GZ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查封了HF公司名下涉案车辆。董TJ以其系涉案车辆的所有权人为由,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本院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2018)京02执异638号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了董TJ的异议请求。 
        2015年2月10日,耿成东通过其招商银行账户向联拓公司转款200000元。董TJ主张连同当日提取现金29000元共计向联拓公司支付案涉车辆的购车款229000元。 
        2015年2月12日,车牌号为×××的大众牌轿车登记于HF公司名下。 
        2015年3月1日,HF公司(甲方)与董TJ(乙方)签订《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约定如下:一、该车辆牌照指标由甲方无偿借用给乙方使用。二、借用期内,乙方应对该车牌妥善保管,不得在未经甲方同意的情况下将其转让、转借等。三、借用期内,乙方使用该车辆发生的一切事故纠纷、法律纠纷和相关费用均由乙方承担,例如:车辆违章罚款、车船使用税、事故纠纷赔偿、肇事逃逸等。四、租赁期间若甲乙双方更换联系方式,应第一时间告知对方。五、借用期限:2015年3月1日至2045年2月28日,到期后乙方提前告知甲方续租或终止租赁。六、乙方需提供身份证复印件作为本协议的组成部分等。 
        2016年1月30日、2018年2月6日,案涉车辆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保险,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为耿成东,特别约定部分载明本车车主为HF公司,《保险业专用发票》记载的付款人为HF公司。 
        本院认为,本案系董TJ对本院2018年9月27日作出的(2018)京02执异638号执行裁定不服提起的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对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不得执行该执行标的;(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本案争议焦点是案外人董TJ对本院查封的案涉车辆是否享有所有权、是否享有足以排除执行的民事权益。 

        根据本案查明事实,涉案车辆注册登记机动车信息载明机动车所有人为HF公司,该登记信息具有公示公信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申请机动车登记应当提交以下证明、凭证:(一)机动车所有人的身份证明;(二)机动车来历证明;(三)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明或者进口机动车进口凭证;(四)车辆购置税的完税证明或者免税凭证;(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在机动车登记时提交的其他证明、凭证。根据上述规定,机动车应登记在所有人名下。涉案车辆系在北京市购买并在北京市登记使用的车辆,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在北京市购置车辆,需要有车辆配置指标,方可办理车辆登记。因此,购车指标是取得购车资格并办理车辆登记的必要条件。本案中,董TJ购买涉案车辆时不享有车辆配置指标,其明知自己当时并不具备在本市购买车辆并办理车辆登记手续的资格。在此情形下,其通过与HF公司签订《车辆牌照指标借用协议》的方式,规避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规定,其行为不应受到法律保护。结合董TJ提交的银行流水明细、保险单等,可以认定董TJ实际支付了案涉车辆的价款,并实际使用涉案车辆,是车辆购买和使用费用的实际负担人,但其不享有车辆配置指标,无法取得车辆所有权,董TJ要求确认其系案涉车辆的所有权人无合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董TJ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其要求停止案涉车辆的执行并解除查封,缺乏合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董TJ的全部诉讼请求。


2、从个人处租用车牌,车牌提供人(出租人)被其他人申请强制执行后,车牌使用人提出执行异议,基本不会获得支持。

审理法院: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9.06.26

异议人(案外人):李CH,男,1990年2月14日出生

申请执行人:万MX,男,1990年8月11日出生

被执行人:关L,男,1981年10月9日出生 

        异议人李CH述称:法院做出的(2019)京0109执906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登记在被执行人关L名下车牌号为×××揽胜运动版汽车,该车所有权系归我所有,事实与理由如下,2017年9月28日我与关L达成书面《车辆指标长期面签租用协议》,协议约定,鉴于关L拥有北京市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异议人急需购买车辆使用,异议人使用关L名义,占用关L的购车指标。双方明确约定,该车虽然登记在关L名下,但该车所有权、使用权、处分权等均属于异议人,并且购车所有票据和证件也由异议人保管。该车辆由李CH全款购买,金额985100元。综上,异议人认为,法院对该车辆的查封错误,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恳请法院依法解除对车牌号为×××揽胜运动版汽车的查封。 

        本院经审查查明,万MX与关L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20日做出(2018)京0109民初5130号民事调解书,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关L于2018年10月31日前偿还万MX借款本金50万元。因关L未履行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万MX向本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本院于2019年5月30日向北京市公安局车辆管理所送达(2019)京0109执906号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了车牌号为×××的机动车一辆,查封期限为两年。
另查,根据机动车综合信息查询所示,车牌号为×××的机动车所有人为关L,居民身份证号为×××,该车辆品牌为揽胜运动,车辆识别号为×××,发动机号为×××。 

        上述事实,有(2018)京0109民初5130号民事调解书,(2019)京0109执906号协助执行通知书,机动车综合信息,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本案中,争议车辆登记在关L名下,故李CH主张其对争议车辆享有所有权并以此排除执行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李CH的异议请求。


四、因车牌问题,一怒之下,起诉市交通委、市政府。勇气可嘉,值得佩服。但结果毋庸置疑,都是败诉。

1、车辆在限购前被盗抢,无法参加摇号,某市民起诉北京市交通委。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5.09.18

上诉人(一审原告):尹先生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南里甲九号首发大厦B座。 

        尹先生于2014年9月22日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2014年10月24日,北京市交通委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对尹先生提交的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进行审核,结果为“审核不通过”。系统显示“审核失败原因”为“市公安交管局:个人持有驾照,且持有京牌车辆”。 

        尹先生向一审法院诉称:2003年7月28日,其购买了“丰田RAV4”汽车一辆,车牌号为京“FP1893”。2005年11月1日,该机动车被盗,公安机关将该车辆的信息状态登记为被盗抢。2014年10月25日,其参加北京市交通委组织的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时,被告知不具有摇号资格,无法获得小客车配置指标。尹先生认为,北京市交通委作出审查不予通过决定所依据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等规范性文件中,没有限定2010年12月23日前车辆被盗抢不得重新购车上牌。因此,北京市交通委的行为于法无据,更不能限制其的在先权利。综上,尹先生认为北京市交通委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故请求撤销北京市交通委对其参与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所作出的不予通过的决定,责令北京市交通委向其提供能够进行机动车登记的小客车配置指标,判令北京市交通委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北京市交通委辩称: 
        一、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对尹先生申请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所作的审查不予通过的决定,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以下简称《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第十二条规定:“指标管理机构负责归集对外办公窗口受理的指标申请,并于每月8日前将未经审核的申请人信息分别发送到公安、人力社保、质监、国税、地税及其它相关部门进行审核”,“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负责审核车辆信息以及个人的驾驶证件信息”,“本市相关审核部门在接收到申请人信息后8个工作日内完成对信息的审核,并将审核结果反馈指标管理机构”。第十三条规定:“指标管理机构每月在指定网站上分批公布有效编码”,“经审核认定为无效编码的,指标管理机构在指定网站上说明原因”。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查询得知:尹先生于2014年9月22日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当期审核结果为:审核不通过。申请表显示审核失败原因:“市公安交管局:个人持有驾照,且持有京牌车辆”。本案中尹先生提出指标摇号申请,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审核中发现其个人名下还登记有被盗抢的京牌车辆,做出审核不通过的意见,并通过网上审核系统反馈给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依据公安交管部门的审核意见,作出了对尹先生申请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审查不予通过的决定,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 
        二、尹先生要求直接向其提供能够进行机动车登记的小客车配置指标,不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的规定。《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于2013年11月28日发布、自2014年1月1日起施行。《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单位或者个人名下处于正常登记状态的小客车若被盗抢,公安机关立案满12个月后仍未追回,并已在公安机关车辆管理系统登记被盗抢状态的,可在此后6个月内申请小客车指标。逾期未提出申请的,视为自动放弃指标申请”。根据此款规定,2014年1月1日后名下登记的小客车被盗抢的,在符合一定条件下,可在一定期限内直接申请小客车配置指标。《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2010年12月23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小客车被盗抢,公安机关立案满12个月后仍未追回,并已在公安机关车辆管理系统登记被盗抢状态的,可自本《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实施之日起6个月内提出申请。逾期未提出申请的,视为自动放弃指标申请”。此款规定溯及2010年12月23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名下登记的小客车被盗抢且符合一定条件的,可以直接申请小客车配置指标;未溯及2010年12月23日之前名下登记小客车被盗抢的情况。据此,2010年12月23日前名下登记的小客车被盗抢的,不能直接申请小客车配置指标。经向公安部门核实,尹先生名下登记有车牌号为“京FP1893”的小客车一辆,于2005年10月30日被盗,现仍未找回,该车辆登记状态仍为:被盗抢。尹先生车辆在2010年12月23日前丢失,按照上述相关规定,尹先生要求直接向其提供能够进行机动车登记的小客车配置指标,不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的规定。 
        三、对于2010年12月23日之前名下登记小客车被盗抢后如何取得小客车配置指标,相关政策规定已给出救济渠道。2010年12月23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227号)(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公布实施,标志我市正式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暂行规定》中明确了个人取得小客车指标的两种方式:自2010年12月23日以后,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且符合其它条件的,可以通过申请摇号取得小客车指标;名下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在小客车出售、报废后,可以直接取得小客车更新指标。《暂行规定》中没有对名下登记的小客车被盗抢后如何取得指标作出规定。小客车被盗抢后,按照《机动车登记规定》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在被盗抢车辆找回前,公安机关不能为小客车所有人办理车辆的注销登记手续,被盗抢的小客车在被找回前,将一直登记在原所有人名下。如果僵硬地执行《暂行规定》的既有规定,车辆被盗抢后,车辆所有人既不能申请参加摇号取得指标、也不能直接申请取得指标。因车辆被盗抢非车辆所有人的主观故意,为维护被盗抢小客车所有人的合法权益,解决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后不能参加摇号的问题,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办公室在2011年10月26日发布了《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对于小客车被盗抢后、原所有人如何取得指标进行了完善性规定:小客车被盗抢并由公安机关立案、车辆登记状态更改为“被盗抢”的,可以不计为个人名下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符合申请摇号条件的个人,可通过申请参加摇号取得小客车配置指标。本案中,尹先生车辆在2010年12月23日前丢失,按照《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的相关规定,不能直接取得小客车指标,可以按照《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规定的程序,通过申请参加摇号取得小客车配置指标。 
        综上,北京市交通委请求判决驳回尹先生的诉讼请求。 

        2014年12月19日,一审法院作出(2014)丰行初字第353号行政判决认为,北京市交通委承担本市城乡交通统筹发展、落实本市交通方面法律、法规、规章、政策的责任,是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具有管理本市小客车指标事项的职责和权力。因此其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作出的审核处理结果应由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010年12月22日,为落实城市总体规划,实现小客车数量合理、有序增长,有效缓解交通拥堵状况,北京市人民政府制定并公布了《暂行规定》,确定自当日起北京市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措施,取得小客车指标的方式为摇号方式,但个人出售、报废名下登记的小客车的也可直接取得更新指标。《暂行规定》的第四条规定,“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持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可以办理摇号登记”。根据《机动车登记规定》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已注册登记的机动车被盗抢的,车辆管理所应当根据刑侦部门提供的情况,在计算机登记系统内记录,停止办理该车的各项登记和业务。被盗抢机动车发还后,车辆管理所应当恢复办理该车的各项登记和业务”。虽然尹先生名下车牌号为“京FP1893”的银灰色“丰田RAV4”吉普车被盗并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该车辆现仍登记在尹先生名下无疑。因此尹先生不属于名下没有本市登记小客车的情形,市交通委通过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认定尹先生配置指标摇号申请的审核结果为不通过并无不当。201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立案满12个月后仍未追回,并已在公安机关车辆管理系统登记被盗抢状态的,可在此后6个月内申请小客车指标。逾期未提出申请的,视为自动放弃指标申请。单位或者个人在申请指标时需承诺:被盗抢小客车若被找回,已取得指标尚未使用的,可选择放弃小客车指标或者放弃已找回车辆;已使用指标购置车辆的,应放弃被找回车辆。被放弃的小客车在出售或者报废后不产生更新指标。”第二十三条规定,“单位或者个人持立案证明材料到本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打印小客车被盗抢状态信息凭证,持信息凭证和其他相关材料,到各区(县)政府设置的对外办公窗口提出申请并签署承诺书。各区(县)政府设置的对外办公窗口将信息录入到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经审核,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可获得小客车指标。”本案中,尹先生提出其名下车辆属被盗抢状态,要求法院责令市交通委直接提供能够进行机动车登记的小客车配置指标,但其未按照上述规定要求向对外办公窗口提出申请并签署承诺书,因此其相应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支持。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尹先生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了尹先生的诉讼请求。 

        尹先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尹先生的上诉理由如下:其车辆丢失于2005年10月30日,《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均发布并实施于2010年12月23日之后,一审法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关于规章不溯及既往的规定,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属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引用的《实施细则(2013年修订)》的规定与本案无关;其已连续数月参加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北京市交通委已事实上认定其名下无车辆,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事实不清。 

        北京市交通委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予以维持。 

        在一审诉讼期间,北京市交通委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以下证据:1、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表,证明北京市交通委针对尹先生提交的申请,是依据公安交管部门的审核意见作出审查不通过的决定;2、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三支队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登记在尹先生名下的“京FP1893”小客车被盗时间是2005年10月30日。
在一审诉讼期间,尹先生提交了以下证据:1、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表,证明尹先生丢失车辆已办理被盗抢手续,北京市交通委的行为导致尹先生无法重新上牌;2、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参与过的摇号期号”网页截图,证明尹先生车辆被盗抢后仍参与过北京市交通委组织的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 

        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确认:北京市交通委提交的证据及尹先生提交的证据1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采信;尹先生提交的证据2所反映的事实同尹先生所诉其提交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审核失败的处理无关,因此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已将上述证据材料全部移送本院。本院审查后认定:一审法院对北京市交通委、尹先生一审诉讼期间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所作认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有关规定,是正确的,本院作同样认定。 

        根据上述被认定合法有效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案件事实:2005年10月30日,尹先生名下车牌号为“京FP1893”的银灰色“丰田RAV4”汽车被盗。同年10月31日,公安机关对该案立案侦查。至2014年9月22日,尹先生名下的上述车辆尚未被发还尹先生。2014年9月22日,尹先生通过向“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表》,申请获取“申请编码”,继而“通过摇号方式”获得“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2014年10月24日,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北京市交通委在“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中,对尹先生的申请,作出“审核不通过”的决定。“审核失败原因”为“市公安交管局:个人持有驾照,且持有京牌车辆”。 

        本院认为,根据《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本市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措施;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和个人需要取得本市小客车配置指标的,应当到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办理摇号登记;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持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可以办理摇号登记。在《暂行规定》实施后,为解决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后不能参加“摇号”的问题,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于2011年10月26日发布了《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该《通告》规定了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后申请摇号工作的如下流程:京牌小客车被盗抢的个人可持身份证件、公安机关立案单位出具的立案证明、机动车登记证书等相关证明文件,向市公安交管车辆部门提出办理小客车被盗抢状态变更申请,经车管部门信息审核后,将被盗抢小客车信息状态更改为被盗抢,并为申请人开具《被盗抢小客车车辆信息证明》;申请人本人持个人有效身份证明、个人有效的机动车驾驶证、被盗抢车辆的机动车登记证书、《被盗抢小客车车辆信息证明》等材料的原件、复印件,到户口所在地或暂住地的区(县)对外办公窗口提交摇号申请,并签署《被盗抢小客车摇号申请承诺书》;各区(县)对外办公窗口,收到个人提交的摇号申请后,对申请信息进行初步审核后,将信息录入“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并分别发送公安、人力社保、地税及其他相关部门进行审核,通过审核的,参加摇号。本案中,尹先生名下相关车辆于于2005年10月30日被盗,在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于2011年10月26日发布《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后,其申请参加“摇号”,应按照该《通告》规定的程序提交申请。而其于2014年9月22日通过向“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表》的方式,径行提出“摇号”申请,并不符合前述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于2011年10月26日发布的《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中,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后提交“摇号”申请的程序规定。在此情况下,又根据“市公安交管局:个人持有驾照,且持有京牌车辆”的审核情况,北京市交通委对尹先生提出的“摇号”申请,作出“审核不通过”的决定,符合《暂行规定》及《关于个人京牌小客车被盗抢摇号申请工作有关事项的通告》的规定。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尹先生关于撤销北京市交通委对其参与小客车配置指标摇号所作出的不予通过的决定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尹先生关于责令北京市交通委向其提供能够进行机动车登记的小客车配置指标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一审法院一并判决驳回其该项诉讼请求亦无不当。综上,一审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尹先生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本院应予维持。尹先生的上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0元,均由尹先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2、车牌被公告报废,无法更新指标,某市民起诉市交通委,一并起诉了北京市政府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19.09.23

上诉人(一审原告):康先生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南里**首发大厦**。
法定代表人李先忠,主任。委托代理人尹XX,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干部。委托代理人王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运河东大街**法定代表人陈吉宁,市长。委托代理人李X,北京市司法局干部。委托代理人李律师 

        2018年3月19日,康先生登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个人小客车更新指标申请,网站显示:提交失败。该车辆已由本市公安交管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的规定公告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按照《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不再受理更新指标申请。康先生不服该小客车更新指标审核行为,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8年5月23日,市政府作出京政复字[2018]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市交通委对康先生提交的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更新申请作出的不受理决定。 

        康先生向一审法院诉称,其涉案车辆于2015年7月22日在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网站上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对于该公告,其并不知情,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没有尽到告知义务。该公告作废行为与小客车更新指标行为并无关联,不能导致其无法获得小客车更新指标。另外,其涉案车辆于2015年7月22日公告报废,《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市政府第276号令)于2018年1月15日起施行,因此该政府令不应适用于其涉案车辆。综上,康先生请求判决撤销市交通委作出的不予受理生成指标的决定;判令市交通委依法为其办理小客车指标;撤销市政府作出的京政复字[2018]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市交通委辩称,康先生名下×××小客车已被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该机关因此不再受理其更新指标申请,该行为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另外,该机关的不予受理行为履行了必要的告知义务,符合法定程序,故请求依法驳回康先生的诉讼请求。

市政府辩称,被诉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康先生的诉讼请求。 

        2019年6月25日,一审法院作出(2019)京0106行初109号行政判决认为,市交通委承担本市城乡交通统筹发展、落实本市交通方面法律、法规、规章、政策的责任,是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具有对涉及本市小客车指标事项的管理职责和权力。《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7年修订)》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单位或者个人出售、报废名下小客车后需要更新指标的,可以直接申请更新指标,以小客车更新指标确认通知书作为更新指标证明文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和《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的规定,因车辆达到国家规定的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逾期不办理注销登记,被本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官方网站上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后,办理注销登记的小客车,不再受理更新指标申请。本案中,康先生名下的×××小客车符合上述条款规定的申请更新指标的除外情形,市交通委依照该规定不再受理康先生的更新指标申请,并无不当。市政府经复议对市交通委作出的审核行为予以维持亦无不当。康先生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康先生的诉讼请求。 

        康先生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撤销市交通委对其所作不予生成小客车指标的行政行为、判令市交通委依法为其办理小客车指标、撤销市政府所作京政复字[2018]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康先生的上诉理由如下:其名下×××小客车因未年检,于2015年7月2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对于该公告,其并不知情,且该公告作废行为没有涉及小客车指标;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的公告行为是内部管理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市交通委才是小客车指标的管理机关,市交通委于2019年1月7日以短信的形式通知其于2019年3月7日前办理小客车指标,就应以该通知为准,为其办理小客车指标。 
        市交通委、市政府均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予以维持。 

        在一审诉讼期间,康先生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以下证据证明其车辆报废的情况以及其申请更新指标不予受理的情况:1.机动车综合信息查询;2.委托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通知书;3.机动车注销证明书;4.业务办理告知单;5.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网页截图;6.关于依法对部分机动车的公告及其附件;7.注销机动车登记决定书;8.报废汽车回收证明;9.小客车指标办短信截图;10.更新指标申请回执单。 

        在一审诉讼期间,市交通委在法定期限内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如下证据:1.车辆出售报废原始数据,证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针对康先生名下×××小客车的原始数据情况;2.申请小客车指标办事说明(个人),证明该机关针对小客车指标办理的相关事项进行了说明,履行了告知义务;3.个人申请日志列表,证明康先生申请小客车更新指标的具体时间。 

        在一审诉讼期间,市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提交并在庭审中出示如下证据,证明其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合法:1.行政复议申请书;2.行政复议接待室接待笔录;3.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4.行政复议答复意见;5.证据目录;6.京政复字[2018]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材料。 

        经庭审质证,一审法院认定康先生、市交通委、市政府提交的证据,均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故均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已将上述证据材料全部移送本院。本院审查后认定:一审法院对康先生、市交通委、市政府一审诉讼期间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所作认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有关规定,是正确的,本院作同样认定。 

        根据上述被认定合法有效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案件事实:号牌为×××的小客车于1998年12月15日登记在康先生名下,该车辆检验有效期至2010年12月31日,之后未再办理车辆检验。2015年7月22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关于依法对部分机动车的公告》,公告内容为,按照公安部《机动车登记规定》(第124号令)和《机动车登记工作规范》,我局现依法对机动车已达到或即将达到国家强制报废标准、临界国家强制报废期满、逾期未参加安全技术检验、已办理注销登记未收回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及行驶证清单等情形向社会进行公告。康先生名下号牌为×××的小客车在该公告清单中。2018年3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作出京公交行注字:[2018]第513748号《注销机动车登记决定书》,认定机动车所有人康先生车辆牌号×××的小型普通客车,因机动车被依法收缴并强制报废,根据《机动车登记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现决定注销该机动车登记。同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京朝分所作出《机动车注销证明书》,证明在该所登记的×××小型普通客车,因报废已办理注销登记。注销日期为2018年3月7日。该所已收回:机动车前号牌、机动车后号牌、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所有人因故未能交回:机动车登记证书。2018年3月19日,康先生登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提交个人小客车更新指标申请,网站显示:提交失败。该车辆已由本市公安交管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的规定公告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按照《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不再受理更新指标申请。康先生不服该审核行为,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8年5月23日,市政府作出京政复字[2018]17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市交通委对康先生提交的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更新申请作出的不受理决定。 

        本院认为,根据《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市政府第276号令)修订后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7年修订)》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单位或者个人出售、报废名下小客车后需要更新指标的,可以直接申请更新指标,以小客车更新指标确认通知书作为更新指标证明文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和《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的规定,因车辆达到国家规定的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逾期不办理注销登记,被本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官方网站上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后,办理注销登记的小客车,不再受理更新指标申请。本案中,康先生名下车牌号为×××的小型普通客车,即属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和《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规定》的规定,因车辆达到国家规定的机动车强制报废标准逾期不办理注销登记,被本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官方网站上公告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作废后,办理注销登记的小客车。市交通委按照前述《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市政府第276号令)修订后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2017年修订)》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不再受理康先生的更新指标申请,并无不当。市政府经复议对市交通委作出的审核行为予以维持亦无不当。综上,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康先生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本院应予维持。康先生的上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五十元,均由康先生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关于北京车牌方面的典型案例,以上只是部分。如遇类似纠纷,可以详细咨询我们,换个思路或解决办法,可能会是另一种结果。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龙宇涛律师
四川成都
李保忠律师
辽宁沈阳
冯程律师
山东济南
石亚男律师
山东济南
曾金峰律师
江苏南京
王丽侠律师
河南郑州
陈皓元律师
福建厦门
王天军律师
河北沧州
许剑律师
江苏南京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8022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