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律师 找律师 案件委托   热门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东 广东 天津 重庆 江苏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询网 法律咨询 律师在线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网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经济类案例 >> 房产纠纷案例 >> 查看资料

继子女是否能进行遗产分配

发布日期:2020-01-16    作者:房产律师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名称等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诉称
 
    原告张璈、张权昉共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分割被继承人周德珍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后变更该项诉讼请求为:被告张瑜、杨雷返还属于原告张璈、张权昉的房产继承份额,共计折合人民币555666.7元(张璈、张权昉各二分之一)。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张瑜、杨雷承担。事实和理由:张璈与张瑜系兄弟关系,张权昉系张璈弟弟张璜之子(张璜先于被继承人过世),杨雷系张瑜妻子。位于成都市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号的房产原属于张璈、张瑜、张璜的父母张世迈、周德珍共同所有,登记在双方名下,被继承人周德珍于2001年去世,生前无遗嘱,第一顺位继承人应该为张璈、张权昉(代位继承)、张瑜、张世迈。张瑜、杨雷串通父亲张世迈在张璈、张权昉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开具虚假证明,以故意遗漏继承人的方式骗取继承公证文书,将属于张世迈、周德珍的房产过户至张瑜、杨雷名下,张璈在意识到张瑜、杨雷的侵权行为后,向案涉公证的四川省成都市国力公证处提出复查申请,公证处于2018314日作出《复查决定书》,认定其作出的(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8号公证书遗漏被继承人周德珍有继子女的事实,对其予以撤销,并确认其自始无效。因案涉房产原所有人张世迈、周德珍均已过世,无法进行产权登记,房管局无法实质撤销其变更行为,案涉房产应属于被继承人与张世迈共同所有,遂请求重新分割被继承人的遗产。因继承的财产并不存在,张璈、张权昉变更诉讼请求为张瑜、杨雷返还属于张璈、张权昉的房产继承份额。
 
被告辩称
 
    被告张瑜、杨雷共同辩称,张璈、张权昉应证实继承权的由来。根据法律规定,继承权纠纷的诉讼时效为两年,张璈、张权昉起诉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同时,继承子女要取得继承权必须具有抚养关系,张瑜母亲是2001年死亡,张璈以及张璜(已死亡)没有与张瑜母亲一起共同生活过,没有尽扶养义务,不属于法定继承人,无法定继承权。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以下事实,张世迈、张辉华原系夫妻关系,19471219日生有张璈、1949121日生有张璜,张璜于1996225日去世,张权昉是张璜之子。后张世迈、周德珍系夫妻关系,于196418日生有张瑜,张瑜、杨雷系夫妻关系。周德珍于20011124日去世,死亡后没有遗嘱。
 
    张世迈于1992年与四川省机械工业供销总公司签订《售购房合同书》,购买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1996年与四川省机电装备总公司原四川省机械工业供销总公司签订《转换全产权售购房合同书》将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单元33号房屋转换成全产权,补房价款11662.81元。199989日,案涉房屋登记所有权人为张世迈,建筑面积83.35平方米。
 
    201131日,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出具一份证明,称我辖区居民张世迈与周德珍系原配夫妻关系,二人婚后共生育了一个子女,为儿子张瑜,无收养及抱养其他子女。周德珍于20011124日因病死亡,周德珍死亡后,张世迈至今未再婚,周德珍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备注张世迈同志是我单位按政策接收的企业离休干部,上述情况属实。
 
    201132日,张世迈、张瑜向成都市国力公证处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201134日,张世迈委托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对其民事行为能力进行鉴定,该中心于同日出具一份《行为能力鉴定书》,鉴定结论被鉴定人张世迈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同日,张世迈出具一份《放弃继承权声明书》,放弃对其妻周德珍遗留的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财产的继承权。
 
    201134日,张世迈与张瑜签订一份《赠与合同》,约定受赠人张瑜系赠与人张世迈的儿子。赠与人张世迈自愿将其所有的以下房产份额赠与给受赠人张瑜所有。受赠人张瑜表示愿意接受赠与人赠与的房产份额。现就该赠与的有关问题达成协议如下:一、赠与人赠与的房产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单元33号权0531274,是赠与人与其已故妻子周德珍共同所有,赠与人张世迈自愿将上述房产中属于其所有的一半份额赠与给张瑜所有。二、受赠人张璈表示愿意接受赠与人赠与的上述房产份额等。201132日成都市国力公证处对张世迈与张璈签订的《赠与合同》进行公证并出具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9号公证书以及201137日对张世迈、张瑜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出具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8号公证书。7818号公证书载明查明事实:一、被继承人周德珍于20011124日因病在家中死亡。二、继承人张世迈、张瑜申请继承被继承人周德珍生前与其配偶张世迈共同所有的财产,即: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权0531274的住宅房屋一套。三、据被继承人周德珍的所有继承人张世迈、张瑜称,被继承人周德珍生前无遗嘱,亦未与他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继承人对被继承人生前无遗嘱及未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无争议,截止本公证书出具之日亦未有他人向本处提出异议。四、被继承人周德珍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被继承人周德珍的配偶:张世迈;被继承人周德珍生前与丈夫张世迈只生育有子女一人:张瑜,无共他收养抱养子女。根据上述事实亲根据法律规定,上述房产的二分之一为死者周德珍的遗产。被继承人的上述遗产应由其配偶、父母、子女共同继承,因被继承人周德珍的父母先于其死亡,配偶张世迈书面表示放弃继承权,因此,被继承人周德珍的上述遗产由其子女张瑜一人继承。
 
    2011325日,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所有权人由张世迈登记为张瑜、杨雷共同共有,取得方式继赠。
 
    20151015日,张世迈去世,死亡后没有遗嘱。
 
    2017628日,成都成量集团公司退休管理办公室出具一份证明,证明主要内容为我单位退休职工周德珍与张世迈系夫妻关系,共同生育一子张瑜,有二个继子,分别是:继子:张璜,于1996225日去世。继子:张璈。周德珍于20011124日去世,没有抱养、领养及非婚子女。周德珍和张世迈的父母均早已去世。
 
    201827日,张璈向成都市国力公证处提出对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8号公证书的复查申请,要求撤销或更正该公证书。该处于2018314日作出2018川国公证复字第06号《复查决定书》,认为公证书在办理过程中,遗漏了被继承人周德珍有继子女的事实。撤销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自始无效。
 
    2018426日,张璈申请对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所有权异议登记,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经审查核实,准予登记并出具一份不动产登记证明。
 
    庭审中,原告张璈明确诉讼请求为继承份额,原告张权昉明确诉讼请求为房产份额对应的价款,原告张璈、张权昉诉讼请求不一致,经本院释明,原告张璈、张权昉坚持请求被告张瑜、杨雷返还继承份额。
 
    同时查明,张世迈、张辉华离婚后,婚生子张璈、张璜随张世迈的母亲即奶奶在北京生活,由张世迈及张世迈的大哥一同给付生活费。张璈于1971年、张璜于1968年均到成都工作、生活,没有与张世迈、周德珍共同生活过。张世迈的常住人口登记簿载明:妻周德珍、子张瑜、子张璈、子张璜;1982年的干部履历表载明:张世迈、四川机械局供销服务公司经济情报室主任,妻周德珍、成都量具刃具厂工人,长子张璈成都量具刃具厂工人、次子张璜、成都东城区春熙路按摩医院搞按摩,三次子张瑜、机械部西南供销办事处。周德珍于1981130日填写的《职工登记表》载明:家庭成员爱人张世迈、四川省机械局供销服务公司干部,子张璈、本厂工具车间工人,子张璜、红星路卫生院学医,子张瑜、本厂子弟校学生。张璈于19711214日填写的《职工登记表》载明张世迈父亲,周德珍母亲,张璜弟,张瑜二弟。
 
    认定以上事实,有原告张璈、张权昉提交的《常住人口登记簿》、张世迈1982年的干部履历表、周德珍1981130日的《职工登记表》、张璈19711214日的《职工登记表》、《售购房合同书》、《转换全产权售购房合同书》、证明、《行为能力鉴定书》、《放弃继承权声明书》、《赠与合同》、2011川国公证字第7819号、7818号公证书、《复查决定书》、不动产登记证明等证据材料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为证。
 
    关于原告张璈、张权昉提交的证人证言,证人未出庭作证,本院无法核实其真实性,不作为证据使用。原告张璈、张权昉庭审后提交的张璜的死亡诊断证明书、法医学鉴定书、遗产处置协议书、潘能英的回记录等证据材料,与本案的事实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返还财产是指侵占他人财产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返还财产。本案中,原告张璈、张权昉请求被告张瑜、杨雷返还继承份额其实质是使被告张瑜、杨雷通过继赠方式于2011325日取得的财产,即案涉位于锦江区暑袜中街6111单元33号房屋恢复到产权变更前的状况,原告张璈、张权昉继承该房屋的份额。根据查明的事实,案涉房屋属于被继承人周德珍、张世迈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共同所有财产,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周德珍与张世迈对房屋有约定,故案涉房屋的一半为张世迈所有,其余一半为周德珍的遗产。张世迈的一半份额在其死亡前已将该房屋中属于自己的一半份额以公证赠与方式赠与给其子张瑜,属于张世迈自由处分自己的财产,该赠与的房屋二分之一份额不属于遗产,即不属于原告张璈、张权昉请求继承份额的部分。该赠与合法有效,张瑜、杨雷基于张世迈生前赠与取得案涉房屋的二分之一份额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周德珍的一半份额属于遗产,因周德珍死亡后无遗嘱应适用法定继承,即由配偶、子女、父母继承,父母先于周德珍死亡,故应由配偶、子女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之规定,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虽然周德珍1981130日填写的《职工登记表》、张璈19711214日填写的《职工登记表》以及周德珍所在单位成都成量集团公司退休管理办公室出具的证明均能证明张璈、张璜与周德珍系继母子关系,但张璈、张璜继承周德珍的遗产关键在于需具有扶养关系,即扶养关系的形成前提是子女未成年、继子女与继父母长期共同生活的事实、继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进行了生活上的照料和教育、继子女对继父母经济上供养、生活上扶助。本案中,张璈、张璜的父母离婚后,未成年的张璈、张璜随奶奶到北京生活,张璈、张璜的父亲张世迈支付部分或全部生活费,没有与周德珍共同生活;张璈于1971年、张璜于1968年回到成都时均已年满18周岁,也没有与周德珍共同生活;张世迈支付生活费的行为属于其应尽的法定抚养义务,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周德珍对未成华的张璈、张璜进行了生活上的照料和教育,也无证据证明张璈、张璜成年后对周德珍进行了经济上供养、生活上扶助;因此,张璈、张璜与周德珍之间没有形成扶养关系,张璈、张璜无权继承周德珍的遗产。周德珍遗留案涉房屋一半的份额应由其配偶张世迈、子张瑜继承,因张世迈生前书面放弃继承周德珍的上述遗产,故应由周德珍之子张瑜继承。综上所述,张璈、张璜之子张权昉请求返还继承份额,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法律条文全文附后)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璈、张权昉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400元,由原告张璈、张权昉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发布咨询
发布您的法律问题
推荐律师
邓桂霞律师
山东聊城
冯程律师
山东济南
陈春香律师
浙江宁波
何峤巍律师
北京朝阳区
雷衍祥律师
广东深圳
王成团队律师
北京西城区
龙成律师
四川成都
李建军律师
四川成都
钟欣主任律师
吉林长春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10154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