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加入收藏
全国站 [进入分站]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律师热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法律文书
   您的位置首页 >> 判裁案例 >> 案例正文

曹爱东、唐勤珍犯非法经营罪一案

当事人:   法官:   文号:湖南省汝城县人民法院

公诉机关湖南省汝城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曹爱东,男,1970年10月27日出生,湖南省汝城县人,汉族,初中文化, 下岗职工,住汝城县城关镇朝阳社区新建西路46号。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1年3月6日被汝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汝城县看守所。

辩护人朱俭华,湖南人和(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曹向东,男,1969年1月6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汝城县三江口瑶族镇东岭墟21号,系被告人曹爱东之兄。

被告人唐勤珍,男,1973年5月13日出生,湖南省汝城县人,汉族,小学文化, 农民,住汝城县附城乡江头村黄家组。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1年3月6日被汝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汝城县看守所。

汝城县人民检察院以湘汝检刑诉[2011]8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犯非法经营罪,于2011年9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2011年10月17日汝城县人民检察院以补充侦查为由,向本院申请延期审理,本院于同日决定延期审理。2011年11月17日汝城县人民检察院以补充侦查完毕向本院建议恢复审理,本院于同日决定恢复审理。2011年12月30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汝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祝文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曹爱东及其辩护人朱俭华、曹向东,被告人唐勤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汝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7月份至2009年8月份期间,被告人唐勤珍利用“六合彩”设置赔率,采用电话收受、现金交易形式收受彩民吴良某、吴余某帮彩民方文某投注的“六合彩”码金共计70000余元。2009年8月份,被告人曹爱东采用电话形式收受被告人唐勤珍投注“六合彩”码金720000元并报给其上线朱某,从中获取手续费5300元。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曹爱东辩称其收受的“六合彩”码金是70000余元;其行为构成赌博罪,不构成非法经营罪。辩护人辩称被告人曹爱东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只构成赌博罪;被告人曹爱东“六合彩”码金应认定为70000元;被告人曹爱东系初犯,确有悔罪表现,建议判处缓刑。

被告人唐勤珍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没有提出异议。

经审理查明:2008年7月至2009年8月期间,被告人唐勤珍采用电话、现金等形式共收受彩民吴良某、周汝某等人投注的“六合彩”码金113000元,并将收受的部分码金打到被告人曹爱东处,其中收受吴良某码金20000元,收受周汝某码金93000元。2009年8月期间,被告人曹爱东共收受被告人唐勤珍投注的“六合彩”码金510000元,并将收受的部分码金打给其上线朱某(身份尚未查明),被告人曹爱东从中获得手续费5300元。

案发后,被告人曹爱东向公安机关退出款项1517.50元,被告人唐勤珍向公安机关退出款项3860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庭审举证并经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六合彩资料笔记本证明:被告人曹爱东收受“六合彩”投注的事实。

2、抓获经过证明: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3、户籍材料证明: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的自然身份情况。

4、湖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证明:被告人曹爱东向公安机关退出款项1517.50元,被告人唐勤珍向公安机关退出款项3860元。

5、证人吴余某的证言证明:2009年8、9月份的某一天晚上7、8点钟的样子,他接到唐勤珍的电话:知不知道谁收“六合彩”码,如果有的话就将码打到他那里去。他听了之后告诉唐勤珍周汝某收“六合彩”码,唐勤珍听到后就讲:哪天约周汝某出来商谈一下。过了大概二、三天的样子,他就打了电话给周汝某:唐勤珍收“六合彩”码,你打到他那里去,他的钱比较现,接着周汝某就讲可以。又隔了大概一、二天的晚上9点多钟的样子,唐勤珍打他的电话讲叫周汝某出来商谈“六合彩”的事情,他就打电话给周汝某讲唐勤珍上了县城商谈“六合彩”的事情。周汝某听到后就讲到“好运楼”(汝城一中后门旁),这样他就打电话告诉了唐勤珍到“新好运楼”面谈。挂了电话后,他到了“好运楼”看见唐勤珍和一个年纪30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周汝某就过来了,然后唐勤珍就跟周汝某讲把她收到的“六合彩”打到他那里,他的钱比较现,而且返回的“水钱”也比较高(好像是按11%返),周汝某听到后就答应了,接着唐勤珍就对他说周汝某收的“六合彩”码金要现钱,并要他担保,他就说打码打得小的话就可以担保,打得大的话就不会担保。吃完夜宵后唐勤珍和周汝某互留了对方的电话号码就走了。他曾经帮方文某送过两次钱给周汝某,第一次是在2009年的某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方文某在局里找到他跟他讲她欠周汝某的钱,叫他给钱周汝某,然后她就拿起现金1万元给他,他接起钱后就来到县总工会门口,将1万元现金交给了周汝某;第二次是在2010年3、4月份的某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方文某打电话给他说她欠周汝某的钱,叫他帮她送过去。于是方文某拿起8000元现金交给他,他接了之后就将钱送到县总工会门口将钱交给了周汝某。过了几天后,周汝某就打电话给他问方文某有钱吗,方文某还欠钱。他听了后就问周汝某:方文某欠什么钱?周汝某就讲是方文某打“六合彩”所欠的钱。他只帮方文某打过一次码到唐勤珍那里金额5万元,是2009年10月份的某一天晚上大概8点钟的样子,他在周汝某家刚吃完晚饭,周汝某收到方文某5万元“六合彩”码(打大尾),因周汝某欠唐勤珍的码钱,唐勤珍就不肯收周汝某的“六合彩”码了,后由他担保唐勤珍才肯接这5万元“六合彩”码,等开奖后结果未中奖,唐勤珍就一直打他的电话追方文某那5万元钱,到了2010年4月份的某一天下午,唐勤珍来到财政局找到他讲:别人打了码到他这里中奖4万元,现在没钱赔,而且还被人打了一顿,他讲没有钱,等他走后,他在局里找到方文某讲唐勤珍来借钱和追钱,方文某讲她也没有钱,听了后他就说他到别人那里去借1万元给唐勤珍,然后他就到别人那里借了1万元钱给了唐勤珍,以后唐勤珍就一直没有来追钱了。还有两次是他帮方文某送钱给唐勤珍,是原来方文某同周汝某打“六合彩”码的债,因为先前方文某是打码到周汝某处,再由周汝某打到唐勤珍那里,所以唐勤珍和周汝某都追过他说方文某还欠多少钱。当时他问了周汝某方文某到底打了多少“六合彩”码金,周汝某就告诉他方文某打到她那里有21万元的样子,她又将这21万元又打到唐勤珍那里。

6、证人周汝某的证言证明:2009年5月份的某一天下午,吴余某和方文某来到她家里,吴余某就跟方文某讲打“六合彩”码不如打到她这里,他听到后就答应了。过了个多月的某一天晚上11点多钟的样子,她接到吴余某的电话叫她到汝城一中后门开的“好运楼”来,接完电话后,她就从家里来到了“好运楼”二楼的一间包厢内,当时她就看见吴余某和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一起,等她坐下后,吴余某跟她介绍唐勤珍认识后,唐勤珍就跟她讲他的钱很现,包赔得起,叫她将收到的码打到他那里,还可以得水费(单双就按5%,包数字就按11%),她听了后就答应了。大概过了三、四天晚上8点钟的样子,方文某就打电话给她包大尾3000元,后她就将这3000元码金打到了唐勤珍那里,开奖后没中,到了第二天下午5点多钟,方文某到“神农寨”吃饭的时候,就将3000元钱在她家门口给了她,她就打电话给唐勤珍来接钱,过了一会儿,她在她家的大门口将3000元钱给了唐勤珍。又过了三天晚上的8点钟,方文某又打电话给她包大尾5000元,后她就又将这5000元码金报到了唐勤珍那里,开奖后没中奖,过了两天后,方文某就只给了她4000元钱,她又打电话给唐勤珍,唐勤珍过来后见她只给了4000元钱就发脾气讲第二次就欠钱。讲完后就走了。又过了几天的晚上8点钟的样子,方文某打电话给她包大尾15000元,然后她就将这15000元钱报到唐勤珍那里,可是又没中,过了二、三天的下午方文某就打电话给她讲吴余某会送钱过去,于是她就在她家大门口等到了吴余某,吴余某就将15000元现金给了她,她接起后就打电话叫唐勤珍过来拿钱,过了一会儿,唐勤珍就过来了,她就将15000元给了唐勤珍,唐勤珍就讲上次欠的那1000元也要给清,这样她就减清那5000元的水费(按5%就是750元)后,她再给唐勤珍250元,清账后,唐勤珍就走了。又过了几天后晚上8点钟,方文某就打电话给她包大尾3万元,她又将这3万元码金报到唐勤珍那里,后又没中奖,第二天下午她就在县财政局门口找到方文某拿了15000元,拿了后方文某讲剩下的15000元钱她向吴余某借了,等下吴余某会给她,讲完后她就走了,走到她家大门口的时候,她就打电话给吴余某,过了一会儿,吴余某就将这15000元给了她,后她就打电话给唐勤珍来拿钱,等唐勤珍过来后她将钱交给了唐勤珍,唐勤珍就给了她1500元水费后他就走了。过了几天后晚上8点多钟,方文某就打电话给她包大尾5万,她就将5万元码金报到唐勤珍那里,开奖后没中,过了二天后她见方文某没拿钱来,她就打电话给方文某叫她拿钱来,可是方文某讲没有钱了要不跟她一起去借钱,然后她就和方文某一起找到邓勤方借了6万元钱,方文某就给了她3万元钱,她就讲怎么不拿清,方文某就讲剩下的3万元她有用,你就跟你的上线好好地谈,他就打电话叫唐勤珍来拿,唐勤珍过来后见她只给3万元就不同意,说:“不好跟上面的交差,一定要拿清。”她就到她姐夫那里借了9000元加上她1000元的水费一共4万元给了唐勤珍,唐勤珍就走了。又过了几天后晚上8点多钟,方文某打电话给她报7万还是8万的大尾,她就打电话给唐勤珍,唐勤珍就跟她讲打这么大你就要负责,她就讲负责不起。当时吴余某在她家里听到后,吴余某就打电话给方文某,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她在另外一间房子,等她出来后就听到吴余某讲打了(具体多少钱她不清楚),以后具体怎样付钱的她就不清楚了。

7、证人方文某的证言证明:2007年的一天,吴余某会同她和几个同事去周汝某家吃饭,过后,她跟周汝某的交往就比较多了,慢慢的她就知道周汝某收“六合彩”码,所以,她也开始在周汝某这里买“六合彩”码。从2007年至2009年上半年,她在周汝某那里打码输了七、八十万元,也许将近百万元。她在周汝某处打码输了很多钱的事,吴余某都知道,因为,有几次他还让他去送码钱给周汝某。她叫吴余某帮她拿过三、四次打码钱给周汝某,一般都是一、二万元的样子,有一次好象是3万元。大约至2009年上半年,她在周汝某那打码除了输了七、八十万还欠周汝某许多码钱,周汝某就不同意她在她那里大额买码了,而她又用空了很多公款,急于扳本。吴余某知道后,就叫她通过他向唐勤珍打码,她便开始叫吴余某帮她打码,她打码时便把她打码的数额和打什么告诉吴余某,再由吴余某帮她打码到唐勤珍,她叫吴余某打码少的时候一、二万元,多的时候打过十多万元,她叫吴余某打码输掉了三、四十万元现金,现在还欠唐勤珍的码钱,具体欠多少要问吴余某就知道。她向唐勤珍打码共输了三、四十万都是经过吴余某经手的,都是她直接提现金给吴余某,她从没直接交过码钱给唐勤珍。

8、证人范文某的证言证明:2009年3月份,唐勤珍打电话给他问哪里可以打“六合彩”码,他说要打“六合彩”码的话则他堂弟那里可以打码,但不要打太大,几百千把块钱就应该没问题,唐勤珍就让他帮他说一下。当日,他就打电话给范名某,告诉他这里有人打“六合彩”码,范名某同意了。谈好后的下一期开奖后,他打电话给唐勤珍问是否打“六合彩”到范名某那边,唐勤珍说打了1000元,是买六个生肖,没有买中,接着下一期,唐勤珍又打了2000元,是买六个生肖,没有买中。后来唐勤珍还打过一次几千元的“六合彩”码到范名某处,到现在唐勤珍都还欠着他的钱,具体多少他不清楚。2009年4、5月份,他听表弟唐均某讲,唐勤珍欠一个姓曹的“六合彩”码钱都欠二、三十万元。

9、证人吴良某的证言证明:2008年至2009年之间,他在唐勤珍处买过“六合彩”码,是打手机报码,每次都现金结账,累总算起来在唐勤珍处输了2万多元。

10、被告人曹爱东的供述和辩解证明:(2011年3月6日在公安机关供述)2009年7月份他认识了唐勤珍,唐勤珍告诉他他收“六合彩”码单,收的码金较大,收的码单都是单位上班的,钱很现,收码的中奖率高,打到的上线都怕他,问他是否能帮他找到一个老板,他好把码单打到他那里,他说到时再看,唐勤珍就将他的手机号码留下了。之后,他在县邮政局那里见到了朱某,见面后他将唐勤珍想找“六合彩”老板的事告诉了朱某,他还告诉朱某钱好现,因他在深圳时就知道朱某是收“六合彩”码的,朱某还问他唐勤珍是哪里人,还叫他要搞清他是收哪些人的码单,他就告诉了朱某,这些是在县邮政局门口他的面包车上谈的,他还开车带朱某去唐勤珍家那边看了,朱某说要他把握住钱,钱要现,钱不现出了问题就会找他负责,他同朱某谈好朱某给1%的手续费给他,收码时朱某会找他,朱某会在场,由他接电话接码单,然后再给朱某,开奖后再算账,报码时先不付钱,开奖后再算账,开奖后再由他开车去接账,朱某还说他不会与唐勤珍直接见面。他同唐勤珍谈好每期只打6个生肖,若中则100元就赔给他80元。①2009年8月份,具体时间记不清,那天晚上8时许,朱某和他二人在他家里,唐勤珍用手机打通他的手机,将那6个生肖买了5万元左右报到他这里,他还用纸写好,纸被朱某拿住并等开码,这期唐勤珍买中了,这样就要赔给他4万多元,第二日上午9时左右,朱某打电话给他,叫他到县邮政局门口,他开车到那后朱某将4万多元给了他,当时朱某按1%的比例将手续费500元给了他,后他同唐勤珍联系,在县南站那边的加油站将那4万元给唐勤珍,唐勤珍拿了钱就走了。②过了二期,唐勤珍又打电话给他,他和朱某二人在他车上接码的,这期唐勤珍也是买6个生肖,一共买了8万元左右,但没有中奖,第二日下午,唐勤珍也是在那加油站处,将这8万元左右给了他,他马上给了朱某,朱某付给他800元手续费。③接着这期,也是以同样方式,唐勤珍买了6个生肖,一共24万元,后中了奖赔给唐勤珍20万元左右,他从中得手续费2400元,这20万元左右也是朱某给现金给他,他再付给唐勤珍的。④接着这期也是以同样方式,唐勤珍买了6个生肖,一共10万元左右,这期没有中奖,第二日下午唐勤珍将钱付给他,他从中得手续费1000元。⑤也是连着的下一期,以同样的方式,唐勤珍买了6个生肖,一共6万元,这期没有中奖,他从中得手续费600元。⑥接着上一期的这期,以同样的方式,唐勤珍买了36万元,但没有中奖,当时他就打了电话给唐勤珍,唐勤珍说不走运,他说现上线老板都在这里,这钱怎么办,唐勤珍谈了二句就挂了电话,至第二日凌晨1时,他打通了唐勤珍的电话,唐勤珍说他买中了,要他们赔钱,还叫他们到县交通广场,他同朱某及朱某叫了一个人一共三个人去的,唐勤珍他们当时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个是土桥的“三毛”,唐勤珍说他买中了,这些钱是“三毛”他们买的,“三毛”他们说买中了要给钱,谈了一会儿说明天再说就走了,第二日中午“三毛”他们二个人去了他家,叫他付钱,过了二日,他怕出事,在华芳舞厅,“三毛”叫他过去谈,当时“三毛”有四、五个人,“三毛”他们讲给他们钱,他们就不管唐勤珍的事了,后来,他就同“三毛”他们谈好付1万元给他们,他们就不管这事了,第二日在县城十字街他车上他付了1万元给“三毛”。后来,他一直找唐勤珍都找不着。过了一、二个月,他打电话给土桥镇永安村的“旭奴”,在县城南站那边一个茶楼上,他和“旭奴”二人在场,他告诉“旭奴”唐勤珍欠他36万元“六合彩”码钱,问他怎么才能接到,“旭奴”说他会去帮他接,他同“旭奴”谈好“旭奴”去帮他接这36万元,接到后40%的钱作为他的手续费,他还带“旭奴”去了唐勤珍家,当时唐勤珍不在家,还问了唐勤珍的妻子怎么办,她说她不管,他们就走了,至2009年大年三十,那天下午5时许,“旭奴”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他们在唐勤珍家找到了唐勤珍,叫他过去,他去后叫唐勤珍付钱,唐勤珍开始说没有钱,后来还是付了2万元,是付在“旭奴”手上的,后“旭奴”说他来了4个人,开支又大,他要1万元,于是“旭奴”就只给他1万元,过了元宵节后他将这1万元给了朱某。他只收了6期“六合彩”码,一共收了85万余元,其中有34万元至今唐勤珍还未付给他。他从中得手续费5300元。

(2011年3月7日在公安机关供述)他是在2009年8月份收唐勤珍的“六合彩”码一共6期,一共收码是85万余元,其中34万元至今唐勤珍没有付给他,每期收码金额是第一期收码5万元,第二期收码8万元,第三期收码20万元,第四期收码10万元,第五期收码6万元,第六期收码36万元,其中的34万元至今未付给他。他收到唐勤珍的“六合彩”码金全部都打到朱某那里,朱某给他1%的手续费,他一共得手续费4900元。

(2011年3月31日在检察机关供述)唐勤珍共打了六次码到他这里,第一次打了5万元,这期唐勤珍中了(是打六肖),他得手续费500元,付了4万多元给唐勤珍;第二次打了8万元,没有买中,第二日唐勤珍在南站那边的加油站处付给他8万元,他得手续费800元;第三次打了20多万元,这期中了,他付了18万元左右给唐勤珍,他得手续费2000元左右;第四次打了10万元,这期也没有中,第二日唐勤珍把钱付给了他,他得手续费1000元;第五次打了6万元,不记得中没中,他得手续费600元;第6次打36万元,唐勤珍说还要打20万,朱某在一旁说:“对了的话,我一分钱也不会少他的,不对的话钱未收回来我会要了你的命。”最后,他接了唐勤珍36万元,开码后未中奖,他打电话给唐勤珍这笔钱怎么办,唐勤珍说不走运,他问他什么时候给钱来,唐勤珍未做声就把电话挂断了,后来,他找到“旭奴”帮他去追那36万元钱,他们讲好给40%给“旭奴”,后来“旭奴”帮他接了2万元钱,“旭奴”拿了1万元,给了他1万元,到目前为止唐勤珍还欠他码金34万元。唐勤珍一共打了85万元到他处。

(2011年8月31日在检察机关供述)唐勤珍总共在他这里打了6期,他们说好了每期包六肖。第一次是在他家里他接到唐勤珍的电话说打5万元,结果买中了,他就在加油站那里赔了4万元钱给唐勤珍,朱某就付了500元水费给他;第二次是过了二期,唐勤珍打电话说买8万元,没买中,唐勤珍第二天就把钱付给了他;第三次是接着这期,以同样的方式唐勤珍打了20多万元“六合彩”码,中了奖,他赔了18万元;第四次是打了10万元左右,没有中,唐勤珍付了钱给他;接着下一期唐勤珍打了6万元,没有中奖,付了钱给他;接着下一期唐勤珍打了34万元“六合彩”码,没中,付了2万元给他。他总共收了投注数额85万余元,总共收了4900元水费。

11、被告人唐勤珍的供述和辩解证明:他自2009年3月份开始收“六合彩”码,打码到他这的都是周围的群众,开始每期能收到1000元的样子,后来县财政局的吴余某打了5期到他这,他就打得大点。他一直收到8月份。在7-8月份之间,他自已又打码到曹爱东处,打了几次没中奖,他破了产,曹爱东要他还钱,他没钱还,就逃到广东打工去了。吴余某一共打了五次六合彩码到他处,第一次是2009年5月份的样子,吴余某打了1000元在他处,吴余某是买单,这次没买中,因为他还欠吴余某2万元,这1000元就准他付给吴余某的利息,没要他给钱;过了半个月的样子,吴余某又打了2000元在他处,也是买单,结果买中了,因为吴余某打的是空码,他只要把奖金给吴余某就行了,第二天下午4点钟的样子,他先跟吴余某电话联系好以后,在满天星家属区对面的洗车店里找到吴余某,把1600元奖金给他后他就走了;过了半个月的样子,吴余某打电话问他说:“从你这里打码走,安全吗?”他说:“你一下子打几十万的我肯定不敢接,三、五万元我肯定敢接。”吴余某说:“有个人收了些码,想打些到你这里。”他说:“可以,但是要你担保。”吴余某说:“可以。”当晚吴余某打电话给他:“县总工会的一个女人收了些码,想从你这里退。”他说:“可以,但要你担保。”随后, 吴余某就报了2万元的码单在他处,这2万包的是大尾。当晚开码后,见吴余某没包对,他很开心,当天晚上他到县城一中后门的一个店请吴余某吃夜宵,吃宵夜时,吴余某把工会那个女人带了出来,他和那个女人互相留了对方的手机号码,另外他在吃夜宵时,知道了这个女人是周汝某。第二天,他打电话找吴余某要钱,吴余某跟他说:对方还没拿钱来,这2万元等下期一起结账。接着的下一期,周汝某直接打电话给他,说她要打5万元,包大尾。他不相信她,要她请吴余某来担保。吴余某打电话过来担保后,他就接下了这5万元的码单。这期她又没包对,第二天,他到工会家属楼找到周汝某,周汝某告诉他说:对方还没拿钱来,你打电话给吴余某看下。他打电话给吴余某,吴余某叫他先在那等下,他马上过来,他在周汝某的家里坐了10分钟的样子,吴余某过来了,带了37000元过来,把这些钱给他后,吴余某说那个人包大尾包了蛮多钱了,虽然对方没把钱付清,但他相信吴余某,也就没作声,拿了这些钱就走了。过了几天,吴余某把剩下的钱付清了给他。又过了几天,周汝某打电话给他,要打11万,包大尾。他说不敢接这么大的,他不接她的码后,可能她打了电话给吴余某,接着吴余某打电话给他说:可以的话,你就帮她打些走,他听了没做声,吴余某又说:就打9万,包大尾。听吴余某这么说,他就接了9万元的码单,当天晚上开码后,吴余某打了个电话给他说:“完了,那个人包大尾输了蛮多钱了。”他说:“我不管哪些,我只跟你要,你包对了,我也是付钱给你。”第二天是星期六,他到县城找吴余某要钱,开始电话没打通,后来打通后,吴余某告诉他到郴州去了,星期天回来。星期一,他到县财政局找到吴余某,吴余某叫他到外面去说话。吴余某骑摩托车把他带离了财政局,到庐阳市场的路边,随后,吴余某打电话给一个女人,在电话里跟那个女人说了蛮久。打了电话后,吴余某对他说:“对方输了很多钱,暂时拿不出钱了,我卡上还有1万元,我先取给你。”他拿了吴余某这1万元后就先走了。过了几天,他打电话要吴余某给钱,吴余某说:“这个人包大尾输了很多钱,这些钱很难搞。这个人的丈夫在公安局,如果让她丈夫知道了就不得了,大家都会完蛋,而且这个人还想自尽,她已经输了40多万了。”他听了感觉吴余某是在威胁他,他说:“我不管那些,我只找你要,是你担保的,其他人我都不认识。”吴余某说:“这么多钱,我也垫不出来,而且我已经借了这么多钱给她,开始给你的那些钱都是我垫出来的。”他说:“你也要怎么想办法把钱给我呀。”吴余某说:“只有等她以后发展了才能给你了。”他说:“我只找你,跟别人不发生关系。”这次没结果,过了几天,他再次打电话给吴余某,要吴余某想办法把钱给他。吴余某说他要出去,叫他快点从家里出来,说把向他借钱的借条给他,抵2万元的账,算他借给那个人的。他在津江村上新106国道的路口上跟吴余某汇合了,吴余某把那张2万的借条当着他的面撕了。自那以后,吴余某就没再打过码到他处了。吴余某自已打过两次在他处,都已清了帐,帮别人买的这三次码,累计码金是16万元,目前只付了102000元给他,还欠他5万元。周汝某打的那些码也是收来的,不是她自已的。吴良某打了十多期在他处,有时吴良某一期打1万元,有时又只打1000元,平均每期5000元的样子。

自2009年3月份开始到8月份,中间偶尔会中断不收,有时也不会开码,6个月时间,他大概收了五十期的六合彩码,累计收取码金保守估计在30万元的样子。开始收到的码金不多时,他就自己坐庄,到6月份开始,他开始把收到的“六合彩”退一些到曹爱东处。他只记得买六肖买中三次,一次是3万元,一次是9万元,还有一次是20万元,三次累计的奖金是256000元。另外几期都没买对,把他赢来的这256000元全部输出去了,然后他还付了13万现金给曹爱东。最后三期是这样的,倒数第三期,他打了8万,没买中;接着下一期是打了10多万,又没买中;最后一次他为了回本,就一期就打了342000元,结果没买对,他拿不出这么多钱,他表弟黄志某就给他出了个主意,他叫两个人去曹爱东处协商一下,具体他叫谁去的他不知道,反正最后曹爱东付了1万元给那两个叫去的人。随后,曹爱东请了土桥的“旭奴”来追他的账,他没办法就跑到广东省打工去了。这342000元,目前他只付了2万元给曹爱东,还欠他322000元。他跟曹爱东大部分都是现金交易,只有几笔款是通过转帐的,他用的是以唐海某的名义在建行开的帐号,曹爱东的是他自已的帐号,他收码金都是当场现金交易的。

本院认为,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六合彩”设置赔率,采用电话、现金等形式收受投注,其中被告人曹爱东收受投注数额510000元,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唐勤珍收受投注数额1130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确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对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曹爱东收受被告人唐勤珍码金720000元的指控,经查,被告人曹爱东在侦查机关的四次供述均称他共收受被告人唐勤珍“六合彩”投注六期,投注数额850000元,其中实际收受投注数额510000元,至今被告人唐勤珍尚欠其码金340000元;被告人唐勤珍在公安机关供述称他向被告人曹爱东打码六期,码金842000元,其中实际支付码金520000元,尚欠被告人曹爱东322000元码金未给付;证人范文某的证言证明他听说被告人唐勤珍欠一个姓曹的“六合彩”码金二、三十万元。综上,被告人曹爱东、唐勤珍的供述和辩解与证人范文某的证言相互吻合,应予认定被告人曹爱东收受被告人唐勤珍“六合彩”投注数额510000元,故对公诉机关的该项指控事实本院不予采信。对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唐勤珍收受彩民吴良某、吴余某帮彩民方文某投注的“六合彩”码金70000元的指控,经查,被告人唐勤珍在公安机关供述称其收受周汝某“六合彩”投注数额100000元,收受吴良某“六合彩”投注十多期,平均每期5000元;                                                                                                                                                                                                                                                                                                                                                                                                                                                                                               证人吴余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唐勤珍收受周汝某的“六合彩”投注的事实;证人周汝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唐勤珍收受周汝某“六合彩”投注数额93000元;证人吴良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唐勤珍收受吴良某“六合彩”投注数额20000元,在庭审质证时,被告人唐勤珍对吴良某的证言予以认可,被告人唐勤珍的供述和辩解与证人吴余某、周汝某、吴良某的证言相互吻合,应予认定被告人唐勤珍收受吴良某“六合彩”投注数额20000元,收受周汝某“六合彩”投注数额93000元,则被告人唐勤珍实际收受“六合彩”投注数额113000元,故对公诉机关的该项指控事实本院不予采信。

对被告人曹爱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曹爱东的行为构成赌博罪,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曹爱东收受被告人唐勤珍“六合彩”投注数额510000元,根据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湖南省公安厅《关于办理“六合彩”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意见(试行)》第三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六合彩”设置赔率,采用电话、传真、网络、现金等形式收受投注,收受投注数额五万元以上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其辩护意见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人曹爱东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曹爱东收受的“六合彩”投注数额只能认定为70000元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提出的被告人曹爱东确有悔罪表现的辩护意见,因被告人曹爱东在庭审中翻供,认罪态度不好,其辩护意见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提出的被告人曹爱东系初犯,建议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

被告人唐勤珍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对被告人曹爱东的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一)项,对被告人曹爱东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唐勤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曹爱东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

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3月6日起至2016年3月5日止)。

二、被告人唐勤珍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

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3月6日起至2014年3月5日止)。

三、对被告人曹爱东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五千三百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

院或直接向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七份。

                                                  审  判  长   邓 慧 丽

                                                  审  判  员   罗 丽 爱

                                                  人民陪审员   何 俭 松

                                                  

                                                 二0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何 冬 青

附:本案判决依据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二条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

为尽量避免给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经当事人本人申请110.com将对文章内容进行技术处理,点击查看详情
==========================================================================================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相关判例: 经营 非法
没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发布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 问题越详细,回答越精确,祝您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 免费发布法律咨询 或者 在线即时咨询律师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4198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