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发布法律咨询 回复法律咨询 加入收藏
全国站 [进入分站]
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网站首页 法律咨询 找律师 律师在线 律师热线 法治资讯 法律法规 资料库 110法律微网
您的位置: 110网首页 >> 法律咨询 >> 所有类别 >> 其他 >> 查看咨询        今日活跃律师: 陈宇  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  黄险峰  黄俊  吴健弘  
该问题已关闭

奇哉!无处申诉!

北京 07-18 04:36  悬赏 0  发布者:3kpSmY…… 给我留言  回答:(0)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庞仁法,男,汉族,1954年8月2日出生。
地址:杭州市上城区大学路新村8幢18号402室。
被申请人1(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裘海锋,男,汉族,1976年1月19号出生。
地址:浙江省嵊州市崇仁镇大桥头路36号。
被申请人2(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张杭生,女,1952年1月16日出生。
地址: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

申请人与两被申请人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杭州市上城区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杭上民初字第1591号民事判决书,经申请人上诉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浙杭民终字第598号民事判决书,后申请人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申请人认为,一审、二审法院的判决以及浙江省省高院的裁定书,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特向贵院申请再审。

事实与理由:
第一、案件基本事实
被申请人1(一审原告)在一审中诉称:2007年,申请人承接了被申请人2所有的位于杭州市天福花园2幢3单元的房屋装修工程,并雇佣了被申请人1做木工,工作期间,其眼睛被模板中弹出的金属物击伤。
一审法院认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雇佣关系,对于被申请人1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申请人与被申请人2存在承揽关系。由于被申请人1在施工过程中存在过错,可以减轻申请人赔偿责任,被申请人2作为定作人存在责任过失,应承担一定的责任。判决:申请人承担60%的责任:被申请人2承担10%的赔偿责任。
后申请人和被申请人2上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审理认为:被申请人1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是在被申请人2处房屋工作期间受伤的事实,被申请人2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申请人承担70%赔偿责任。
后申请人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认为: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民诉法》第179条的规定,驳回再审申请。
第二、一审、二审法院以及省高院对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2之间的关系,认定错误
首先,根据申请人与被申请人2签订的“协商要点”、“结算清单”:所有建材、装饰材料均系被申请人2委托申请人购买,按事计价;所有材料加人工,按实支付后,再另付庞2000元。根据这些内容的约定,申请人仅仅是被申请人2的受委托人,介绍装修工人,材料购买多少钱,人工费多少钱,都是由被申请人2承担的,有些费用还是被申请人2直接支付给施工人,有些费用是通过申请人再转交给施工人的。申请人与被申请人2之间的每一笔款项往来,被申请人2都有明确的清单【该清单在被申请人2处,一直未提交法庭】,申请人总共从被申请人2处获得的报酬只有2000元。被申请人1仅仅是申请人介绍过来的其领取的每天100元的工资也是被申请人2据实结算的,申请人并没有截留差价,所有的装修材料都是被申请人2自己购买或委托申请人购买,所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2之间并不是承揽合同关系,真正雇佣被申请人1是被申请人2,申请人与被申请人1并不存在雇佣关系。
第三、一审、二审以及省高院认定被申请人1是受雇于申请人期间受伤的事实,系认定事实错误,缺乏证据依据
首先,被申请人1起诉时明确认定其受伤是在天福花园工作期间,而且申请人也承认曾把被申请人1介绍到天福花园做过七天木工。所以,申请人提出申请追加天福花园的房东即被申请人2。被申请人1起诉的侵权事实、时间、地点,其在起诉之前已经明确确定的,并不是因为申请人家加追了被申请人2其才知道侵权事实和时间等内容难以自圆其说,就应该驳回申请人1的诉讼请求。因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既然被申请人1起诉的事实缺乏依据,就应该驳回起诉。
其次,申请人除了介绍被申请人1在天福花园做工外,在此之后确实找过被申请人1在西城年华做过(并不是省高院认定的在装修张杭生房屋前后的模棱两可的说法)。但是不能据此就认定既然不在天福花园受伤,就应该在西城年华工作期间受伤。这种推定是非常荒唐可笑的。被申请人1起诉主张侵权事实是在天福花园工作过程中,并没有说在西城年华,而且在西城年华工作的时间与在天福花园工作的时间相差甚远,两者根本没有关系性,而且被申请人1本身是木工,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并不是连续性,即使在西城年华工作期间,他同时也在其他地方工作,而且按照被申请人1的自认的受伤时间,应该是受伤之后在西城年华做过,与本案的受伤没有任何关联性
再次,何南阳称述的事实是指在天福花园工作的过程,申请人承接的其他地方工程并没有找过何南阳,所以何南阳说的事实只能是在天福花园的工程。申请人与申请人1之间的录音内容也完全是指天福花园工作的事情,而且二审法院也认定录音的内容与被申请人1陈述的事实不符。所以,录音的内容也只能证明被申请人1告诉过申请人他在天福花园工作过程中受伤,并不能证明其他内容
第四、一审、二审法院、省高院的认定被申请人1的损失由申请人承担,缺乏法律依据。
首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1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具体理由前面已经论述过。
其次,若果申请人要承担赔偿责任,被申请人2作为发包人,根据《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11条规定,应该与申请人之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一审、二审法院、省高院认定事实错误,进而导致使用法律错误,作出错误判决,为了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向贵院申请再审。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庞仁法
                                             年   月  日
 

附:1、一审、二审判决书
    2、主要证据

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
民事行政检察不立案决定书
                   检  民行不立【2012】54号

庞仁法:
 你不服(2012)浙杭民终字第598号民事判决的申诉材料收悉。我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

                                         



2012年11月2日





浙 江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2)浙民申字第1255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庞仁法,男,1954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嵊州市黄泽镇塘家岙村28号,现住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大学路新村8幢18号402室。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张杭生,女,1952年1月16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
    委托代理人:杨尚俭,男,1949年7月23日出生,汉族,系张杭生丈夫,住浙江省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裘海锋,男,1976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嵊州市崇仁镇大桥头路36号。
    申请再审人庞仁法因与被申请人张杭生、裘海锋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杭民终字第5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庞仁法申请再审称:1、其没有雇佣裘海锋,双方之间仅为介绍工作关系;2、其也未承包张杭生的装修工程,仅是帮助管理。退一步说,即使承包了张杭生的装修工程,张杭生也应与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二审就裘海锋在何处做工受伤的事实认定错误;4、其仅获得2000元的报酬却因此承担15万元的赔偿,原判违反公平原则。庞仁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张杭生提交意见认为:1.一、二审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认定准确,事实和法律依据充分;2.一、二审判决对庞仁法责任认定的法律适用正确;3.裘海锋受伤并非发生在张杭生装修房,二审法院纠正一审法院关于“张杭生的装修房为裘海锋受伤事发地”的认定,有理有据;4.原判并未违反公平原则。庞仁法的申请再审理由均不能成立,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认为:本案原告裘海锋以庞仁法为被告提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赔偿之诉后,一审期间因庞仁法申请追加张杭生为被告,经法院释明,裘海锋也申请追加张杭生为被告,要求其与庞仁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首先,关于裘海锋受伤的事发地认定问题。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对于在张杭生房屋的木工装修时间,裘海锋述称其2007年9月5日进场,10月7日退场,中间大概空了4天,前后做工20多年;对于事故发生的时间,裘海锋认为2007年10月7日。但是,根据庞仁法、张杭生的一审挺审陈述,均确认张杭生房屋的木工装修工程已于2007年9月22日结束,庞仁法亦于当日支付了木工工资;庞仁法还陈述称裘海锋在张杭生装修房前后做工7天,工钱为700元,在张杭生房屋装修前后,裘海锋还给其做过西城年华项目;裘海锋提交的录音记录中,庞仁法也说“会知道一共啊只做了一星期,最后一天。噢,你说是不是”,裘海锋说:“刚刚给你做,会弄伤,这也想不到的”。据上,鉴于裘海锋陈述的装修期间与庞仁法、张杭生陈述的不相符,也与其提供的和庞仁法谈话录音的内容不一致;且庞仁法虽主张事发装修房屋的房东为张杭生,但其在一、二审均答辩认为裘海锋受伤并非发生在张杭生房屋的木工装修期间,因此二审法院综合上述事实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张杭生为事发装修房屋所有人的事实依据不足而予以纠正,并无不当。
    其次,关于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的雇佣关系认定问题。本案一审中庞仁法自认,其先叫了案外人何南阳做工,后何南阳又叫了裘海锋,工资是100元一天;何南阳在询问笔录中称:庞仁法接业务,其与本人与裘海锋一起做对于房东姓名和工作地点不清楚;而在裘海锋提交的其与庞仁法的谈话录音中,也多次提及裘海锋是为庞仁法做工期间受伤的内容。据此,裘海锋系受庞仁法的指派,在庞仁法指定的地点从事木工工作,由庞仁法提供材料、工具设备,并从庞仁法处领取每天100元的工资,原判认定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系雇佣关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至于庞仁法与张杭生之间的关系认定问题,在不能认定张杭生为事发装修房屋所有人的情况下,对本案的实体处理没有影响。二审法院对裘海锋要求张杭生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亦无不当。
    最后,关于原判是否违反公平原则。人身损害赔偿责任的具体金额依法应当根据受害人实际所受的损害大小以及当事人对损害发生的过错来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损失。本案原判认定裘海锋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各项损失,均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考虑裘海锋因疏忽而在木工施工期间未佩戴防护眼镜的重大过失,已经依法减轻庞仁法的雇主赔偿责任,并不违反公平原则。
    综上,庞仁法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庞仁法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侯黎明
                                 代理审判员      蒋旭东
                                 代理审判员      陆秋婷





                                              二O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代书记员   余之悠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浙杭民终字第5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庞仁法,男,1954年8月2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号码330689195408025276,户籍所在地浙江省嵊州市黄泽镇塘家岙村28号,现住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大学路新村8幢18号402室。
    委托代理人邱斌,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蕾,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杭生,女,1952年1月16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证号码33010419520116132X,住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
    委托代理人杨尚俭,男,1949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张杭生丈夫。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裘海锋,男,1976年1月19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证号码330623197601192219,住浙江省嵊州市崇仁镇大桥头路36号。
    委托代理人王旭山,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
    上诉庞仁法、张杭生因与被上诉人裘海锋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1)杭上民初字第15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2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案查明:2007年,庞仁法承接了张杭生所有杭州市以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并雇佣裘海锋及案外人何南阳做木工,工作期间,裘海锋在切割木板时右眼被木板内弹出的金属物击伤。2007年10月11日,裘海锋前往嵊州市人民医院就诊,初步诊断为右眼钝挫伤、右眼视网膜震荡,于同日入住该院,后于同年10月13日出院,并前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二医院)进行门诊治疗,该院建议手术,裘海锋未能立即尊主嘱行。同年12月17日,裘海锋再次前往浙二医院复诊,被嘱住院行右眼玻切探查术。裘海锋于同年12月21日入住浙二医院,于同年12月24日行右眼巩膜冷凝 外加压 环扎 玻 内放液 内光凝 C3F8填充 球内异物取出术,与12月26日出院。后裘海锋继续在该院门诊治疗。2008年11月25日,裘海锋因“右眼外伤后视物不见一年”再次入住浙二医院,于11月26日进行“右眼phaoc 环扎带缩颈 巩膜冷凝 ppv剥膜 内光凝 硅油填充术”,于11月28日出院。2009年12月9日,裘海锋入住浙二医院,于次日进行右眼硅油取出术,于12月11日出院。2010年1月6日,裘海锋因“右眼闪光感20余天”入住浙二医院,次日行“右眼巩膜冷凝 ppv 剥膜 内充凝 硅油填充术”,于同年1月11日出院,出院诊断:右眼视网膜脱落,右眼无晶体眼。后裘海锋继续在该医院门诊治疗。事发后,庞仁法共垫付3000元。另查明,2011年7月12日。裘海锋委托浙江省法会司法鉴定所就其伤残等级、护理时间、误工时间进行评定。该所于2011年7月19日出具浙法司【2011】临鉴字第560号鉴定意见:裘海锋的伤情构成八(捌)级残疾,护理时间为八周(包括住院时间),误工时间以150日为宜。裘海锋为此支付鉴定费1560元。一审审理中,经庞仁法申请,原审法院依法委托杭州明皓司法鉴定所就裘海锋的伤残等级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1年11月29日出具杭州明皓【2011】法医(活检)鉴字第1159号鉴定意见:裘海锋目前所遗有的右眼视力障碍,其残疾等级评定为人体损伤八级残疾。再查明,裘海锋于2006年4月11日至2009年4月10日期间暂时住在杭州市祥符街道、裘海锋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获得医疗费补偿共计7082.37元。后裘海锋于2011年8月11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1、判令庞仁法支付医疗费34931.65元、伤残鉴定费1560元、残疾赔偿金164154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以上合计237156.65元,张杭生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由庞仁法、张杭生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对损害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雇主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裘海锋受庞仁法指派,在庞仁法指定的地点从事木工作业,由庞仁法提供材料、工具和设备,并从庞仁法处领取每日100元的工资,双方符合雇佣关系的法律特征;同时,裘海锋与庞仁法的谈话记录内容亦能印证双方对雇用事实的认可。因此,裘海锋与庞仁法应属雇佣关系,裘海锋在受庞仁法雇佣从事木工作业的过程中遭受人身损害,庞仁法作为雇主应就裘海锋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裘海锋作为一名木工工人,应该能遇见相关风险,根据庭审中的陈述,裘海锋自己已备有防护眼镜,在做自己承接的活时会戴,但在为别人做活的时候不戴,因此,裘海锋自身对本案损害的发生亦存在过错,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时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张杭生与庞仁法就张杭生所有的杭州市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达成协议,由庞仁法组织工人进行施工,张杭生根据工程进度支付装修款,双方成立承揽关系。但张杭生没有选择具体安全施工条件的主体进行装修,在选任上具有明显过失,是造成损害事实发生的一个原因,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综合考虑各方对损害事实发生的过错程度和原因力的情况,以庞仁法承担60%的责任、张杭生承担10%的责任、裘海锋承担30%的责任为宜。裘海锋自2007年10月至2010年一直处于持续治疗状态,故庞仁法、张杭生关于裘海锋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裘海锋的损失,原审法院确实如下:医疗费,根据裘海锋提交的票据,裘海锋治疗共花费医疗费37931.65元,扣除庞仁法已垫付的3000元的裘海锋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获得的补偿7082.37元,裘海锋实际损失为27849.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裘海锋共住院17天,计为255元(15元/天*17天);残疾赔偿金,根据鉴定意见书,裘海锋的伤情已构成八级伤残,同时,其于事故发生前在城镇住满一年,裘海锋按照城镇居民标准主张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妥,计为164154元(27359元/年*20年*30%0;庞仁法、张杭生对护理费3405、误工费12596元、伤残鉴定费1560元无异议,予以确认。上述损失共计209819.28元,由庞仁法赔偿125891.57元(209819.28元*60%),由张杭生赔偿20981.93元(209819.28元*10%),其余部分的损失由裘海锋自行负担。管与裘海锋主张精神损失费抚慰金,综合考虑各方当事人的过错情况和裘海锋的伤情、原审法院定为酌1000元,由庞仁法承担8000元,由张杭生承担2000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名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二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庞仁法赔偿裘海锋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费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失损害抚慰金合计133891.57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二、张杭生赔偿裘海锋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失损害抚慰金合计22981.93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三、驳回裘海锋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857元、减半收取2428.5元,由裘海锋负担711元、庞仁法负担1472.5元、张杭生负担245元。
    宣判后,庞仁法、张杭生均不服,分别向本院提出上诉。
    庞仁法上诉称:一、原审判决对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的法律关系认定错误。庞仁法并没有雇佣裘海锋,庞仁法仅是替张杭生管理装修工程。根据庞仁法与张杭生的协商要点“所有建材、装饰材料均委托庞购买,按实计价”、“所有材料加人工,按时支付后,再另付庞2000元”可以看出,庞仁法仅是代买装修材料、介绍装修工人,装修工人的工资实际上是由张杭生承担的,庞仁法从未向裘海锋支付报酬,庞仁法并未雇佣裘海锋,仅是介绍工作给裘海锋,上诉人仅是替张杭生转交给裘海锋工资。而原审判决错误地认为庞仁法从张杭生处承接了房屋装修工程,而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存在雇佣关系,是错误的。二、原审判决基于错误地事实认定,导致使用法律错误。张杭生雇佣裘海锋工作,并给付相应的劳动报酬,二者之间存在雇佣劳动关系。根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张杭生应当对裘海锋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而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不存在任何直接法律关系,当然也就不存在侵权法律关系,故不应承担赔偿负责。三、退一步讲,如果法院任认定张杭生发包了房屋装修工程给庞仁法,张杭生也应与庞仁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应当与雇主承担敛财赔偿责任、张杭生没有选择具备安全施工条件的主体进行装修,在选任人选上存在过失,故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一审法院判决庞仁法承担60%的赔偿责任显失公平。公平原则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庞仁法在该装修过程中仅是管理人,历时几个月的装修工程中,庞仁法仅获得2000元的报酬,却因此承担133891.57元的赔偿,显失公平。庞仁法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无法承受巨额赔偿,法院在确定赔偿时比例时,也应考虑当事人的实际负担能力和承受能力。综上,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由张杭生承担裘海锋损失的赔偿责任。2、一、二审诉讼费由张杭生承担
    针对庞仁法的上诉,被上诉人裘海锋答辩称:一、一审认定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形成雇佣关系是正确的。裘海锋受庞仁法的指派,在庞仁法指定的地点从事木工工作,由庞仁法提供材料、工具设备,并从庞仁法处领取每天100元的工资,双方之间符合雇佣关系的法律特点。二、庞仁法应与张杭生承担连带责任。本案应适用《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而不是第十条。裘海锋受庞仁法的雇佣从事木工工作,是广义上的承揽人,一审判决将裘海锋认定为第三人是不正确的。更为重要的是,即适用第十条,也应判令两人承担连带责任。一审认定庞仁法、张杭生对于裘海锋损害事实的发生均有过错,则该两人的行为属于《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所规定的“共同侵权行为”,故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一审判决仅对两人之间的责任份额进行了划分,但这不能对抗裘海锋。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庞仁法、张杭生对裘海锋的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张杭生答辩称:一、一审法院对庞仁法的裘海锋之间法律关系的认定正确无误。根据一审证据及查明的事实表明,庞仁法在承揽了张杭生的家庭装修后,雇佣工人进行具体施工,完成约定的承揽工作,然后张杭生根据工程支付工程款。因此,张杭生与庞仁法之间系无可争辩的承揽关系,庞仁法和裘海锋之间系雇佣关系。张杭生作为定作人选择庞仁法作为承揽人,由庞仁法选择哪些工人实施施工,决定权在庞仁法,而不是庞仁法上诉状中所称的“按照张杭生的旨意把装修某项工作做好”。裘海锋何时来做木工、如何操作都是在庞仁法的直接管理和指挥下实施的,而不是张杭生;裘海锋的劳务工资标准也是庞仁法与裘海锋谈妥的,也不是张杭生;裘海锋的劳务工资也是庞仁法支付给裘海锋的,同样不是张杭生。无论是裘海锋的陈述还是何南阳的证言,还有庞仁法的陈述,都证明了这一点。庞仁法和裘海锋之间是一种长期的雇佣关系,而不仅仅在张杭生房屋装修这一项装修工程上。作为定作人,张杭生当然有权就装修所需的材料进行指定,但这均不影响庞仁法和张杭生之间法律关系的性质。二、一审判决对庞仁法责任认定的法律适用正确。庞仁法和张杭生之间是承揽关系,庞仁法和裘海锋之间是雇佣关系,根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庞仁法当然应对裘海锋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考虑到裘海锋自身的过错,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一审认定的基本是合法的、合理的。三、在承揽关系中,定作人不应对承揽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系针对建筑工程合同,而不是承揽合同。该司法解释第十条已经对承揽关系中发生的损害赔偿责任进行了规定,即作为定作人,只有在认定其有过失的情况下,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问不是承认连带赔偿责任。四、庞仁法承担赔偿责任并未显失公平。庞仁法并非仅仅是案涉装修工程现场管理人员,其和张杭生之间并不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也不是受张杭生委托或者委托的代表,而是承揽人与定作人的关系。庞仁法作为承揽人,应当对其实施的承揽工作承担相应的责任,而不是仅仅以其收取的报酬作为评判其责任大小的依据。正是由于其雇佣过程中的不当行为,才导致裘海锋眼睛受伤,至于庞仁法以其经济状况的好坏来对抗承担的法律责任,更是对法律规定的不公平、正义原则的曲解。综上,庞仁法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应当驳回其上诉请求。
    张杭生上诉称:一审法院在就裘海锋是否系在为张杭生所有房屋装修工程做木工时眼部受伤这一事实认定上存在重大错误。裘海锋在一审起诉中自认2007年9月底受雇于庞仁法,在滨江天福花园做木工,并与2007年10月7日8时30分切割木板时,被木板内铁钉弹出击伤右眼。在裘海锋提供的录音记录(原审证据1)中,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的对话中说“一共只做了一个星期”。与此相印证,一审第一次庭审中裘海锋的代理人与庞仁法之间的回答也确认:庞仁法支付裘海锋700元(每天100)。然而于此大相径庭的是,裘海锋在一审第一次庭审中又自认:大约9月6日左右开始到张杭生的房屋装修,共做了20多天。将裘海锋的起诉状和庭审陈述作一对照,即可看出存在严重的自相矛盾:就其做木工的起始时间上看,要相差20多天:从做木工天数上看,要相差10多天。这两个说法不但在起始时间上相差甚远,还在支付劳务费上产生了自相矛盾,即:既然裘海锋为张杭生做了20多天,庞仁法就不可能支付给裘海锋700元。据此,张杭生认为,裘海锋2007年九月底受雇于庞仁法,只做了一个星期,庞仁法支付给裘海锋700元,而后裘海锋10月7日眼睛受伤的那项装修工程,并不是张杭生的装修工程,而应该是另一项装修工程。裘海锋提供的何南阳的证言也未表明裘海锋眼伤的确切时间和地点。结合案中裘海锋、庞仁法的陈述以及裘海锋眼伤的确切时间、地点。结合案中裘海锋、庞仁法陈述以及他们这一行业的特点,张杭生认为,裘海锋平时是四处打零工,流动性很大,每个地方做的时间长短不一。何南阳的证言既然未能明确裘海锋的眼伤是在张杭生房屋中发生的,那么就无法排除裘海锋在其它房屋、为其他人工作中受伤的可能性。同时,何阳南证言称“裘海锋在电锯上锯木板的时候,有订书针之类的东西弹出来,弹到眼睛上了”。经查对裘海锋首次就医时的自述、嵊州人民医院的出院记录以及浙二医院手术前的数次门诊记录,都未确定是“订书针之类的东西”,那么何南阳证言中“有订书针之类的东西弹出来”说法来源有问题。有理由怀疑何南阳是从其他渠道获得此信息,而不是在裘海锋受伤的现场。如果何南阳不是在事故现场,其证言的真实性就现在严重的问题,因此,何南阳的证言不应被法院采信。综本案庭审过程中各方的举证情况,无论是裘海锋提供的证据、还是庞仁法的当庭陈述,均未能直接证明裘海锋的眼伤系在为张杭生所有房屋装修工程做木工时所致,裘海锋提供的数据之间也未能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足以推断出其眼伤系在为张杭正所有房屋装修工程做木工时所致。一审法院仅以张杭正在庭审中认可裘海锋是其房屋装修期间的木工工人,同时根据认证何南阳的证言,事发地点在靠近钱塘江,与张杭生所有的房屋位置吻合,且事发时间与张杭生房屋装修时间属于同一时期,双方在同一时期、类似位置并无其他工程形成法律关系,就武断地作出裘海锋受雇于庞仁法,在张杭生所有的杭州上城区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做木工时受伤的事实认定,并据此判令张杭生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显然与客观事实不相符合,也与庭审过程中各方提交的其他证据、各方的陈述相矛盾。综上,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的第二项:2、本案诉讼费用由庞仁法、裘海锋承担。
    被上诉人裘海锋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裘海锋系在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做木工时眼睛受伤,事实清楚,征集充分。裘海锋受雇于庞仁法,庞仁法承包了张杭生你的房屋装修工程。在为张杭生房屋进行装修期间,庞仁法在同一个小区及附近位置并无其他装修工程。同时,裘海锋的工友何南阳也证实事发工程属庞仁法承包,工程地点在钱塘江附近,只是因为时间久远,房东的名字忘记了。何南阳在本案诉讼前因犯罪而被羁押达两年之久,就本案所涉情况不可能与本案三方当事人沟通,其所讲内容应该是真实的。裘海锋于2007年10月7日受伤,有医院病历、与庞仁法的谈话录音、何南阳的证人证言等证据,庞仁法与张杭生的协商要点可以证明庞仁法与张杭生之间的承揽合同关系,而油漆工在2007年10月30日出具的收条可以证实裘海锋受伤时张杭生的工程正处于施工期。以上证据可以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锁链,足以证实裘海锋系在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内作木工时眼部受伤的事实。
    庞仁法答辩称:一、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裘海锋是在天福花园做工期间受伤。1、2007年9月22日木工的工作已经结束,当日庞仁法替张杭生把木工钱支付给了裘海锋,共700元(共计7天),裘海锋也于当天撤离了现场。而裘海锋诉称眼睛受伤发生在10月7日上午,从时间上看,并非发生在天福花园做工期间。2、裘海锋在天福花园做工并不是连续工作,而是同时在其他地方也有做工,不排除在其他地方受伤的可能性。3、庞仁法的机器都装有防护设施,不应发生铁钉飞出扎伤眼睛的事情。4、如果裘海锋认为受伤事实发生在天福花园,为何当时不提出,而是隔数年后才提出损害赔偿,这明显不符合常理。二、张杭生、庞仁法之间未形成承揽关系,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未形成雇佣关系。退而言之,即使认定裘海锋受伤发生在天福花园且张杭生发包了房屋装修工程给庞仁法,庞仁法与张杭生之间承担的也应是连带赔偿责任。具体理由同上诉状。
    各方当事人在二审举证期间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根据有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陈述,二审经审理认定:裘海锋在庞仁法所承揽的装修工地进行木工施工时眼睛受伤,后于2007年10月11日前往嵊州市人民医院就诊。其他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裘海锋是否在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内进行装修施工期间受伤的问题。一审中庞仁法首先申请追加张杭生为被告,后裘海锋也提出了同样的申请。而裘海锋主张其系在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内进行装修工期间受伤,乃基于庞仁法的告知,裘海锋本人对于房东情况并不知晓。裘海锋的工友河南阳在一审中也作证称裘海锋受伤的装修工地系庞仁法承揽,地点好像靠近钱塘江,对于房东情况则不记得。而庞仁法主张案涉装修房屋的房东为张杭生的主要理由,则为事发期间庞仁法手上仅有张杭生的一套房屋在装修。对于事故发生的时间,裘海锋明确陈述为2007年10月7日,而张杭生则主张其房屋装修的木工工程已于2007年9月22日结束,并支付了木工工资,这也为庞仁法所确认。庞仁法述称邱海峰在张杭生房屋装修工地前后做工7天,工钱为700元。基于此,庞仁法在一、二审中的答辩意见均认为裘海锋的受伤工地不可能是张杭生的房子。而对于裘海锋在张杭生家的木工装修时间,裘海锋诉称2007年9月5日进场,10月7日退场,中间大概空了4天,前后做工20几天。但该陈述与庞仁法诉称的裘海锋的实际施工期间不符,也与裘海锋所提交的其与庞仁法的谈话录音记录不符,该录音记录中庞仁法讲到“会知道一共阿只做了一个星期,最后一天。奥,你说是不是?”裘海锋也讲到“刚刚给你做,会弄伤,这也想不到的”。庞仁法在一审中还陈述在张杭生房屋装修前后,裘海锋还给其做过西城年华的项目。综合以上分析可知,裘海锋主张张杭生为其受伤工地的房东系来源于庞仁法的告知,而庞仁法在一、二审中根据裘海锋对事发经过的描述又对该主张予以了否认:且裘海锋陈述的装修期也与庞仁法陈述不相符,也与其和庞仁法的谈话录音不一致。据此,裘海锋的上述主张存在诸多的矛盾之处,难以自圆其说,故裘海锋基于张杭生为事发装修房屋的所有人和装修工程定作人而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主张,事实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张杭生的相应上诉主张具有合理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二)庞仁法与裘海锋关系问题。庞仁法在一审中自认,其先叫了何南阳做工,后何南阳又叫了裘海锋;工资是100元一天。何南阳也作证称:庞仁法接业务,其本人与裘海锋一起做;做工是庞仁法包来的,对于房东姓名和工作地点也不清楚。在裘海锋与庞仁法的谈话录音中也多次讲到裘海锋是为了庞仁法做工期间受伤的内容。据此,原审法院基于在案有效证据认定庞仁法与裘海锋之间形成雇佣关系正确,本院予以确认。(三)裘海锋损害后果的责任承担问题。根据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对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或免除雇主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裘海锋自认其本人有木工上岗证,做木工时间前后长达20年;其本人配有防护眼镜,但是帮别人干活的时候是不带的;因为案涉装修工程包工头没有配制防护眼镜,自己也因疏忽而没有带。综合以上陈述可知,裘海锋作为具有近20年从业经验的木工,其应知道从事施工期间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从其自配防护眼镜的行为也可得出这一结论。裘海锋因疏忽而在木工施工期间未佩戴防护眼镜的行为显然存在重大过失,据此依法可以减轻雇主庞仁法的赔偿责任,另,根据裘海锋所提交的一系列病历资料可知,在案涉事件发生后,裘海锋曾多次未遵医嘱进行及时治疗,对于自身损害的扩大也存在明显过错。庞仁法据此要求减轻其赔偿责任的主张于法有据,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审法院查明的裘海锋因案涉事件所致财产性损伤,即:医疗费37931.65元,扣除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获得的补偿7082.37元,实际损失为30849.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5元(15元/天*17天);残疾赔偿金164154元(27359元/年*20年*30%);护理费3405元;误工费12596元伤残鉴定费1560元,上述共计212819.28元。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基于前述分析, 应由裘海锋负责30%的责任、庞仁法负责70%的赔偿责任为宜,据此,庞仁法应赔偿裘海锋148973元,扣除其乙支付的3000元,尚应支付145973元。关于裘海锋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综合考虑各方当事人的过错情况和裘海锋的实际伤情,本院酌情确定庞仁法负担10000元,综上,原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导致实体判决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二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世界》第一条第一款(一)项、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撤销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1)杭上民初字第1591号民事判决。
二、 庞仁法赔偿裘海锋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58973元,扣除已支付的30000元,尚应支付155973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支付。
三、 驳回裘海锋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支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857元,减半2428.50元,由裘海锋负担718.50元、庞仁法负担171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437元,由庞仁法负担。
本案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傅东红
                                          代理审判员    王  亮
                                          代理审判员    石清容




杭  州  市  上  城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杭上民初字第1591号
    原告:裘海锋,男,1976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嵊州市崇仁镇大桥头路36号。
    委托代理人:王旭山,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庞仁法,男,1954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上城区大学路新村8幢18号402室。
    委托代理人:邴朝祥,浙江一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占悄燕,浙江一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杭生,女,1952年1月16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身份证号:33013419520116132X。
    委托代理人:杨尚俭,男,1949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上城区滨江新苑6幢404室。
    原告裘海锋与被告庞仁法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8月11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徐婷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审理。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通知张杭生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并与同年10月16日、12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裘海锋及其委托人王旭山,被告庞仁法及其委托代理人邴朝祥,被告张杭生及其委托代理人杨商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终结。
    原告裘海锋起诉称:2007年9月底,被告庞仁法雇佣原告在滨江天福花园做木工,每天工资100元。2007年10月7日8时30分,原告在切割被告庞仁法所购买的装修木板时,木板内铁钉弹出击伤原告右眼,造成右眼玻璃体出血、视网膜脱离、眼球穿孔伤,后入院治疗,因病情反复,原告经多次手术治疗和门诊定期治疗至今,现遗留右眼硅油眼、无晶体眼、由视神经萎缩,右眼视力仅有光感,2011年7月19日,经浙江法会公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右眼受伤构成八级伤残。原告受伤后,被告庞仁法仅支付医疗费3000元,其余款项均由原告自己支付。被告庞仁拒绝赔偿由此给原告造成的其他经济损失。根据被告庞仁法的陈述,其与房东张杭生系装修合同关系,被告张杭生将家庭装修工程发包给不具有资质的被告的庞仁法,存在过错。因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庞仁法支付原告医疗费34931.6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护理费3405元、误工费12596元、伤残鉴定费1560元、残疾赔偿金164154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以上合计237156065元,被告张杭生对上诉款项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庞仁法答辩称:1、被告庞仁法并没有雇佣原告,仅仅是提房东(即被告张杭生)管理装修工程而已,角色类似与监理人。庞仁法并没有承包天福花园的装修工程,根据庞仁法与张杭生的协商要点可以证实,庞仁法仅仅是代买装修材料、介绍装修工人,装修人员的工资实际由张杭生生承担,一部分工钱是由张杭生直接支付给工人,一部分是张杭生交给庞仁法代为转交的,庞仁法在整个工程中仅仅收取了2000元的管理费。所以,庞仁法并没有雇佣被告,仅仅介绍过原告来天福花园做过几天木工而已。2、关于原告是否在天福花园
做工期间受伤,尚未能确定。首先,原告做的是木工,天福花园木工的工序已经在2007年9月22日下午结束,当日庞仁法已经替房东把木工钱支付给了原告,共计700元(共计7天),而且当日原告也撤离了现场,原告陈述其在2007年10月7日8点30分受伤,可见并非在天福花园做工期间。其次,原告在天福花园做工并不是连续工作,而是同时在其他地方做工,原告的伤害不排除在其他地方受伤的可能性。再次,加入原告是在天福花园工作期间受的伤害,为什么原告当时未提出受伤的事实,而是拖了几年之后才主张损害赔偿,明显不符合常理。而且庞仁法的机器都装有防护设施,不会发生铁钉飞出着眼睛的事情。3、抛开本案的事实,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数额,庞仁法认为,医疗费应以发票为准;住院伙食补助认可15元每天的标准;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鉴定费没有异议;对伤残的等级和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有有异议;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4、假如原告是在天福花园做工期间受伤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原告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未按照规定使用安全防护罩,而且根据病历资料显示,原告多次拒绝意见要求的治疗,对扩大的损失部分应由其自行承担。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杭生答辩称:1、原告申请追加张杭生为本案被告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原告在2011年9月6日追加张杭生为本案被告后,张杭生才知道2007年10月7日8时30分,原告在切割被告庞仁法所购买的装修木板时,木板内铁钉弹出击伤原告右眼。在相隔四年的时间里,原告从未提过受伤的事情,也未向张杭生主张过责任,人身损害的诉讼时效为1年,原告现在已经无权追加张杭生为被告。2、原告主张受伤发生在张杭生的房屋装修期间内没有法律依据,张杭生与庞仁法在2007年9月已结清了木工款,原告的受伤和被告的张杭生房屋的装修没有因果关系。原告出示的法医鉴定书陈述原告是在天福花园3幢3单元受伤,张杭生的房屋地址是3幢2单元。3、撇开事实问题,针对原告诉讼请求数额的意见与被告庞仁法的意见一致。
原告裘海锋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 录音及文字说明,证明原告受雇于被告,2007年10月7日在从事木工作业时右眼受伤的事实;付款说明,证明截止2009年12月16日,被告庞仁法支付给原告医疗费3000元;
2、 门诊病历3份、住院记录四份,证明原告因受雇于被告,证明原告因本起事故一直处于持续治疗期间,本案诉讼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3、 浙江法会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右眼所受损伤构成八级伤残,护理实践为8周,误工时间150天,支出鉴定费1560元;
4、 医疗费发票、报销结算单,证明原告治疗右眼花费医疗费37931.65元
5、 杭州市公安局祥符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自2006年4月至今一直居住在杭州市拱墅区;
6、 何南阳(目前在浙江省第二监狱服刑)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在受雇
庞仁法做木工期间受伤的事实。
被告庞仁法为证明自己辩称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 照片,证明切割机是由防护措施的,不会发生铁钉飞出的情况;
2、 协商要点,证明被告庞仁法仅收取了2000元的管理费,两被告之间并不存在承包关系。
被告张杭生为证明自己辩称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 协商要点,证明被告张杭生与被告庞仁法协商的过程;
2、 庞仁法收款确认单,证明被告张杭生已于2007年9月22日与被告庞仁法结清了木工工程款,进一步说明原告2007年10月7日受伤不是发生在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装修期间内;
3、 油漆发票,证明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在原告陈述的事发时间已进入了油漆阶段,原告2007年10月7日受伤不是发生在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装修期间内;
4、 油漆工证人证言,证明2007年10月7日前,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内的木工已退场,原告主张的2007年10月7日受伤不是发生在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装修期间内;
原、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结合各方的质证意见,本院做如下认证:
一、关于原告裘海锋提供的证据
    被告庞仁法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原告是在2007年受伤的,录音产生于2009年,录音中陈述的事实不一定是本案中原告主张的事实;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该笔费用是被告看望原告时为原告垫付的医疗费,仅能证明被告庞仁法付款的事实,并不能直接证明治疗是因为做工时受伤,而且在第一份住院病历上可以看出原告有多次拒绝治疗的事实;对证据4的三性无异议,对鉴定结论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报销的费用应该扣除;对证据6的三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一直居住在城镇;对证据7形式的事实性无异议,对内容的真实性和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证人与原告存在厉害关系,且与原告起诉的事实不符,证人未出庭作证。被告张杭生对证据1、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的受伤治疗与被告张杭生没有关联;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鉴定书上的地址不是被告的地址,而且该鉴定属于单方委托;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已报销的费用应该扣除;对证据6的三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一直居住在城镇;对证据7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内容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证人与原告存在亲戚关系存在证人通过其他途径得知原告受伤的消息东风可能性,且证人并未明确原告受伤的具体地址,因此该证据与张杭生无关。
    本院认证意见:证据1至证据6均真实、合法,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3、5能够证明原告因伤治疗的事实;证据2能证明被告庞仁法已支付医疗费3000元;证据1结合2、3、5及原、被告双方的当庭陈述,可以证明原告在受雇于被告庞仁法做木工期间受伤及原告向被告庞仁法主张赔偿的事实;证据4能证明原告单方委托就其伤残等级、护理时间、误工时间进行鉴定并支付鉴定费1560元的事实;证据6能证明原告于2006年4月至2009年4月在杭州市连续居住的事实;本院对上述事实予以认定。证据7系证人证言,结合被告庞仁法的当庭陈述,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定。
    二、关于被告庞仁法提交的证据
    原告裘海锋对被告庞仁法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照片的形成时间和地点不同,不能证明原告受伤时机器是有防护罩的;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为无法确认。被告张杭生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曾经在自己家装修时看到过有人在这台机器上做工;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虽然两被告没有签订书面协议,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是按照协商要点执行的,被告张杭生是把装修承包给被告庞仁法的,双方是承揽关系。
    本院认证意见:证据1的关联性无法确认,本院不予以认定;证据2与被告张杭生提交的证据1一致,系两被告之间形成,且两被告对此无异议,故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定,对证明对象将综合全案进行认定。
三、关于被告张杭生提交的证据
    原告裘海锋对被告张杭生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无法确定是何人所写,何时形成;如果材料属实,可以看出工序是分为三步的;对于证据2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认为原告没有见到过该份材料,即使该份材料属实,9月22日支付的款项并不是结清木工的钱,即使是木工款,也不能说明木工工作已经全部做完;对证据3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仅是收据,并非发票,从第二张销货单可以看出材料是10月7日购买的,而不是10月5日购买的,油漆的开工时间应该是2007年10月7日以后;对证据4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证人和被告庞仁法是长期合作关系,两者存在利害关系,证人的当庭证言和其书面证言相互矛盾,具体何时去做油漆,证人的结论是记不清楚了;原告询问被告给了证人多少油漆费,证人说记不清楚了,后来又说了两千八到三千。
    被告庞仁法对被告张杭生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两被告并不是承包关系,被告庞仁法仅收取了被告张杭生2000元的管理费;对证据2、3、4无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证据1的认证意见同被告庞仁法提交的证据2;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定,但无法证明其待证事实,对其证明对象不予以认定;证据3系销货单和收款收据,真实性无法认定,且无法证明其待证事实,本院不予以认定;证据4系证人证言,证人在书面证言和当庭作证中对时间的陈述出现模棱两可、前后不一致的情形,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以认定。被告张杭生庭审中认可原告是其房屋装修期间的木工工人,同时,根据证人何南阳的陈述,事发地点在靠近钱塘江,与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房屋位置吻合,且事发时间与张杭生房屋的装修时间属于同一时期、类似位置并无其他工程形成法律关系。综合上述事实,本院对原告受雇于被告庞仁法,在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杭州市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做木工时受伤的事实予以认定。
    审理中,经被告庞仁法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杭州明皓司法鉴定所就原告的伤残等级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1年11月29日出具杭州明皓【2011】法医(活检)鉴字第1195号鉴定意见书。原高及被告张杭生对该鉴定意见书无异议,被告庞仁法对其三性无异议,对鉴定结论有异议。本院认为,该鉴定意见书程序合法、依据充分、结论科学,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案件事实如下:
    2007年,被告庞仁法承接了被告张杭生所有的杭州市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并雇佣原告裘海锋及案外人何南阳做工。工作期间,原告在切割木板时右眼被木板内弹出的金属物击伤。2007年10月11日,原告前往嵊州市人民医院就诊,初步诊断为右眼钝挫伤、右眼网膜震荡,于同日入住该院,于同年10月13日出院,并前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二医院)进行门诊治疗,该院建议手术,原告未能立即遵嘱执行。同年12月17日,原告再次前往浙二医院复诊,被嘱住院行右眼玻切探查术。原告于同年12月21日入住浙二医院,于同年12月24日行右眼巩膜冷凝 外加压 环扎 玻 内放液 内光凝 C3F8填充 球内异物取出术,于12月26日出院。后原告继续在该院门诊治疗。2008年11月25日,原告因“右眼外伤后视物不见1年”再次入住浙二医院,于11月26日行“右眼phaco 环扎带缩劲 巩膜冷凝PPV剥膜 内光凝 硅油填充术”,于11月28日出院。2009年12月9日,原告入住浙二医院,次日行“右眼巩膜冷凝 PPV 剥膜 内充凝 硅油填充术”。于同年1月11日出院,出院诊断:右眼视网膜脱离,右眼无晶体眼。后原告继续在该院门诊治疗。事发后,被告庞仁法共垫付医疗费3000元。
    另查明,2011年7月12日,原告委托浙江法会司法鉴定所就其伤残等级、护理时间、误工时间进行评定。该所于2011年7月19日出具浙法司【2011】临鉴字第560号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的伤情构成八(捌)级残疾,其护理时间为8周(包括住院时间),其误工时间以150日为宜。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1560元。
    审理中,经被告庞仁法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杭州明皓司法鉴定所,就原告的伤残等级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1年11月29日出具杭州明皓【2011】法医(活检)鉴字第1195号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目前所遗有的右眼视力障碍,其残疾等级,评定为人体损伤八级残疾。
    再查明,原告于2006年4月11日至2009年4月10日期间暂住在杭州市祥符街道。原告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获得医疗费补偿共计7082.37元。
    本院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对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雇主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受被告庞仁法指派,在被告庞仁法指定的地点从事木工作业,由庞仁法提供材料、工具和设备,并从庞仁法处领取每日100元的工资,双方符合雇佣关系的法律特征;同时,原告与被告庞仁法的谈话录音内容亦能印证双方对雇用事实德 认可。因此,原告与被告庞仁法应属雇佣关系,原告裘海锋在受被告庞仁法雇佣从事木工作业的过程中遭受人身损害,被告庞仁法作为雇主应该就原告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作为一名木工工人,应该能预见相关风险,根据庭审中的陈述,原告自己备有防护眼镜,在做自己承接的活时会戴,但在为别人做活的时候不戴,因此,原告自身对本案损害的发生亦存在过错,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同时,根据《最好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择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张杭生与被告庞仁法就张杭正生所有的杭州市天福花园2幢3单元402室房屋装修工程达成协议,由被告庞仁法组织工人进行施工,被告张杭生根据工程进度支付装修款,双方成立承揽关系,但被告张杭生没有选择具备安全施工条件东风主题进行装修,在选任上具有明显的过失,是造成损害事实发生的一个原因,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综合考虑原、被告各方对损害事实发生的过错程度和原因力的情况,以被告庞仁法承担60%的责任、被告张杭生承担10%的责任、原告裘海锋承担30%的责任为宜。原告自2007年10月至2010年一直处于持续治疗状态,故被告关于原告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的损失,本院确认如下:医疗费,根据原告提交的票据,原告治疗共花费医疗费37931.65元,扣除被告庞仁法已垫付的3000元和原告通过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获得的补偿7082.37元,原告实际损失27849.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共住院17天,计为255元(15元/天*17天);残疾赔偿金,根据鉴定意见书,原告的伤情已构成八级伤残,同时,原告事故发生前爱城镇居住满一年,原告按照城镇居民标准主张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确认,计为164154元(27359元/年*20年*30%);两被告对护理费3405元、误工费12596元伤残鉴定费1560元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上述损失共计209819.28元,由被告庞仁法赔偿125891.57元(209819.28元*60%),其余部分的损失由原告自行负担。关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失费抚慰金,综合考虑原、被告的过错情况和原告的伤情,本院酌定为10000元,由被告庞仁法承担8000元,由被告张杭生承担2000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庞仁法赔偿原告裘海锋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133891.57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10日内履行完毕;
二、 被告张杭生赔偿原告裘海锋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22981.93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内履行完毕;
三、 驳回原告裘海锋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857元,立案时本院予以缓交,由被告庞仁法负担1472.5元、被告张杭生负担245元,由原告裘海锋负担711元,退还原告裘海锋2428.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人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4857元。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交预交。在上诉期满后7日内任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账号:1202024409008802968】。



                                                代理审判员    徐 婷
                                             二O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徐 雯

附:原告提供的材料:
一、 庞仁法与裘海锋录音谈话笔录
录音时间:2009年12月9日
地点:杭州市大学路横河公园旁
对话人:庞仁法   裘海锋
庞仁法:有没有在杭州做生活?
裘海锋:刚好昨天做好,小邹哪儿做了个不锈钢架子。
庞仁法:还没有好啊?
裘海锋:恩,没有。
庞仁法:眼睛怎么办啊?
裘海锋:我明天住进去的。
庞仁法:现在在铺地基,做了个赤膊党。气也气死了,劳过的赤膊党,天天返工啦。
裘海锋:哎。
庞仁法:1千元钱没得赚,生意嘛也不好。哎,今年丈人死了,花了1万5千元钱。
裘海锋:你啊?
庞仁法:恩,我丈人死掉了。
裘海锋:这仓库你的啊?
庞仁法:这仓库租来的,两百元一月,单位的。
庞仁法:眼睛现在零点几啊?
裘海锋:没有,油取掉才知道,现在说不来,手指头看得清的。
庞仁法:那么实际上我对你说,对浙二打官司,问浙二赔钞票呢,耽误医疗,有责任。
裘海锋:这反正我,是我的事。
庞仁法:浙二医院有责任呢。
裘海锋:这种东西怎么说呢,要让我看好再说了。
……
庞仁法:那么看来再说。你的意思怎么样?
裘海锋:钞票你多少些总要给我点再说。我刚10月份张老板那儿2万元钱去还掉,去年我动手术他那儿拿了2万元钱过年。多少我啊不来说的,多少你要给点我的。取掉油要交3千元钱,去年这次是先交进去6千元,后来再交进去6千元钱。
庞仁法:你有多少好报?
裘海锋:报?
庞仁法:百分之60﹪啊。
裘海锋:没有,我自己的农保卡加起来没有3千元,3千元不到。第一个杠子多少啦,我啊说不来。我这个杠子刚达不到。本来只有35﹪。先前35﹪是进口药报不来的。
庞仁法:进口药是报不来的。
裘海锋:我总共是第二次手
您也有法律问题? 您可以 发布咨询,我们的律师随时在线为您服务
为尽量避免给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经当事人本人申请110.com将对文章内容进行技术处理,点击查看详情
北京朝阳区
山西太原
天津滨海新区
甘肃张掖
浙江杭州
山东济南
江苏南京
福建厦门
最新回复律师
北京 朝阳区
人气:784842
北京 朝阳区
人气:60089
山西 太原
人气:686108
山东 青岛
人气:63581
河南 郑州
人气:483106
陕西 西安
人气:148837
热点专题更多
免费法律咨询 | 广告服务 | 律师加盟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载入时间:0.09908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110.com